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夢轉千年我為皇 > 第一百三十一章 盟主(上)

第一百三十一章 盟主(上)

    赤練和赤風二人喬裝打扮成山中獵戶,悄然潛入慶安府。

    豪雄和府主是洪荒界不可忽視的兩大力量。他們擁有自己的情報系統,除了依靠明面上的風樓,他們更愿意相信自己掌握的情報。

    池記肉鋪,慶安府內最大的肉鋪。前來買肉的顧客在前門排隊,上門送貨的在后門排隊。每天的清晨是池記肉鋪最忙碌的時候。

    池老板在以往必定會在前門和后門間來回穿梭。然而在今天,他束手拘謹的站立在一名老獵戶身前。這一幕若是讓其他人見到了,必定會大跌眼鏡。

    “如此說來,安家提升的實力遠不止情報上說的。精魄境修者二百五十人,淬體境修者五百人,強體境修者七百五十人,辟谷境高手被隱藏。這股力量足以在我毫無準備的情況下,迅速將我擊垮。”

    “家主,據我花重金得來的消息。安家的實力之所以提升這么快,全因為風昊的關系。風昊此人擁有神仙之能,一日間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將安家實力提升一大截。據那位被我們收買的人透露,安家辟谷境高手至少有一掌之數。”

    “什么!你確定是一掌之數?”赤練震驚而起,座椅扶手被他拍成了碎末。

    “我確定我沒有記錯,但具體有多少?屬下實不敢欺瞞家主,這個數字至今是個謎。”

    “好,我知道了,你先去忙你的吧!若有最新消息,立刻來報。”赤練揮揮手,讓他離開屋子。

    “家主,我在想,也許在我們進入慶安府的瞬間就被安家的人盯上了。與其繼續揣著明白裝糊涂,不如正大光明的去安家問個究竟。”赤風在池老板走后,獻上一計。

    “正大光明的去安家?我不甘吶!”赤練一甩衣袖,滿臉的不忿。

    “家主,自古成大事不拘小節。我知道您覺得委屈,但大丈夫能屈能伸,在目前形勢下,我們低下頭又如何?能夠在低頭的同時獲得最大利益,才是我們應該注重的問題。

    您貴為家主,身上肩負的是整個家族。為了家族,低下頭算得了什么?假如您不是家主,屬下必定不會讓您這樣做,哪怕讓屬下去死屬下都不會讓您的尊嚴受到半分委屈。”

    “哎!時間都活到狗身上去了。繼承家主之位后,拼搏十幾年,讓家族榮登豪雄之位。這本是讓我感到自豪的事,然而,在當下,這反到成為了我最大的障礙。

    你說得對,是我一葉障目不見泰山,是我將個人情緒擴大化了。等我洗漱穿戴衣冠。就算去求人,也要體面的去。”赤練沒有猶豫,快速做下決定。

    同一時刻,扮成流民的紫樂天在手下人的掩護下,成功擠入慶安府。

    滿記茶樓,東城有名的茶樓。

    “走走走,這里不是你來的地方!沒看見貴人們正在里面喝茶嗎?趕緊走!”伙計揮舞著毛巾,驅趕著風塵仆仆趕來的紫樂天。

    “狗奴才!”紫樂天在心里暗罵一聲。

    在伙計得意的眼神下,他默默離開了伙計的視線,然后一個折回,繞到了茶樓的后巷。

    “嘩”的一下,紫樂天一個騰躍站到了茶樓三樓的回廊上。

    “誰?”一道身影從茶樓內一閃而出。

    “滿老板,好久不見,近來可好?”紫樂天不慌不忙的對他露出微笑。

    “少爺,您怎么來了?還有您怎么這副打扮?”滿老板一臉驚疑的問道。

    “形勢所迫。這個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讓你查的事怎么樣了?”紫樂天直奔主題,雙手后負,朝通往茶樓四樓的樓梯方向走了過去。

    滿老板跟在后面,一臉恭敬的回道:“安家強者共計一千五百人,實力分布和我們之前調查的一樣。只是辟谷境高手的數目超過了我們的預計。”

    “哦?超過多少?只要不超過三位,我們不用擔心。”紫樂天自信的說道。

    “恐怕要讓少爺失望了。安家辟谷境高手的數目至少一手之數,遠超我們預計。”滿老板不敢隱瞞,如實回道。

    “不會吧!安家的底蘊能達到如此程度嗎?他們就不怕洪荒界天地間規則出手把他們攆到天地界?若是我們或者那些霸主采取拖延策略,安家的辟谷境高手還會是威脅嗎?興許他們會成為最大的蛋糕,等待著被瓜分的命運。”來到四樓,紫樂天往沙發上一靠,指點江山的說道。

    “少爺說的沒錯。可問題的關鍵是,風昊有手段幫他們避開洪荒界規則的探查。因而,辟谷境高手不用擔心您剛才說的問題。按照他們的年歲計算,再耗個百十年根本就不是問題。”

    “什么?風昊能做到?你可知他是怎么做到的?”紫樂天臉上的鎮定和自信在這一刻消失殆盡。

    “少爺,您貴人多忘事,可能忘記他雙天才的身份了。他既然能在一日間提升大家的實力,為何就煉制不出遮掩實力的符器呢?再有他的實力上升到何種程度了,至今是個謎。

    您剛才說他們耗不起,實際上耗不起的是我們。加以時日,誰知道風昊會把安家的實力提升到何種高度?安家和我們,和其他人相比,最不缺的就是人。人多力量大,人多潛力足,只要有風昊的幫助,安家的實力就不會原地踏步,會始終保持這種匪夷所思的勢頭高歌猛進。”

    紫樂天沒有回話,而是陷入了沉思。兼聽則明偏信則暗,他不是一個剛愎自用的人,合理有用的建議他會聽取,值得踐行的建議他會采納并且實施。

    “滿老板,依您的意思我們現在應該怎么做?”紫樂天抬起頭,神情嚴肅的盯著滿老板的眼眸。

    “少爺,您是當局者迷,您難道忘了您的身份嗎?我們和安家是盟友,不是敵人。您若去了安家,還怕安家把您怎么著嗎?現在是關鍵時期,霸主們虎視眈眈,安家絕不會傻到對盟友動手。一旦動手,這后果絕不是安家可以承受的。”

    “好!我聽你的。等我更換完衣服就去安家,希望安家不要讓我失望,讓紫家失望。”

    滿老板對紫樂天能采納自己的建議感到高興,但他也有一抹擔憂。少主年少聰慧,德才兼備,就是挫折經歷太少,不擅長打逆風仗。

    安家府宅門前,兩輛馬車同時抵達。

    “赤叔叔,真巧啊!沒想到會在這遇見您。”安山下車,主動向赤練行了一個晚輩禮。

    “是挺巧,沒想到是你來了。你父親呢?”赤練笑呵呵的回應一聲。

    “家中有些重要的事情需要處理。等處理完畢,父親會立刻趕過來。”紫樂天不急不慢的回道。

    “好!等他來了,我們哥幾個又可以好好聚聚。走,我們去看看你安叔叔。”赤練特意將安叔叔三個字的音加重了一下。

    “赤叔叔先請。”紫樂天一邊做出手勢,一邊向赤練眨了一下眼睛。

大乐透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