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蓋世群英 > 第七百七十九章 身份轉變

第七百七十九章 身份轉變

    蘇傲天不自禁地就摸了摸手上的儲物戒指,里面裝著他的戰利品。本來已經消耗一空的儲物戒指,因為司空斗的富裕而又充盈起來。雖然這些東西并不能保證他順利通過這片聚集著強悍靈獸的恐怖地帶,但起碼令他安心不少。

    司空斗不愧是頂級宗門的精英弟子,儲物裝備里的圣器就有兩件。其一是一把寶劍,劍柄上刻著“截天劍”三個古篆字,精芒流淌威壓凝重,單是圣器的鋒芒就能令人窒息。

    另一件則是一個圓環,通體烏黑,入手極重,此物名叫“斷岳輪”,真有翻江倒海的威力。這兩件圣器在光明府也是大大有名,司空斗仗著它們闖出了偌大的名頭,手底下不知收割了多少亡魂。

    從司空斗的記憶里得知,各族的精英弟子在暮秋田獵的過程中,任何人都不得幫手,違者一概取消資格。每個人的身上,都留有宗門家族的保命手段,例如傳送符之類的,事不可為之時只要祭出,可保性命無虞,當然那樣也就自動失去了資格。若是有人逞強,意圖行險或是心存僥幸,那么即便是遭逢大難也不允許任何人插手。不能認清形勢,懂得取舍之人,也不值得宗門家族花心血栽培。

    因此蘇傲天覺得,在暮秋園里,確定不會走漏風聲的前提下,使用這兩件圣器應該無妨,即便是有人感應到了,多半也只會認為是司空斗在用。而離開暮秋園之前,則要將它們扔掉,否則有可能被天羅萬象宗的大能之士察覺到它們的氣息,從而暴露自己。雖然有些不舍,但蘇傲天決定不能為之冒險。

    這兩件圣器品質之高遠在他前些日子繳獲的羊脂白玉瓶與紫金鎖鏈之上,他的神魂也完全能夠驅使這兩件圣器發揮出自身應有的實力,憑此足以與太清境的修仙者一戰。當然只靠這點無法斬殺這種級別的強者,還需另用手段。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殺手锏,做為自己保命的手段之一,司空斗還帶著一張威能極大的符寶,比他自己全力施展的威能還要勝過三分。

    這張符寶里封印著一個恐怖的神通,名叫“鬼域陰風”,是冰寒屬性的水系功法中的登峰造極之作,法寶催發時爆發出的寒氣足以令太玄境的修仙者當場凍斃,圣階的修仙者則是會立刻被粉碎。

    司空斗當然也有丹藥,不用說也是一些起死回生的無上妙品,這些東西對蘇傲天來說就是可有可無的了。靈石倒是不多,數十塊極品靈晶而已,這些相對于他這種人來說不算多的財富,建立一個中小規模的宗門已經是綽綽有余了。

    除了這些,還有十幾個獸核,里面蘊含著精純之極的狂躁靈氣,至少也是化形境巔峰的靈獸才能有如此高等的獸核,說不定有些還是通靈境的。這些獸核對蘇傲天當然也是無用,不過若做為充當考核的結果也是成績斐然了,可惜蘇傲天是沒有機會用到了。

    望著遠處不可見的暮秋園出口處,蘇傲天深吸一口氣,穩定了一下心緒,隨即大步向山下奔去。縱然前面有千難萬險,他的心里只有一個信念,就是無論如何,也要生離這暮秋園。

    下得山后蘇傲天立刻收斂起了自己的氣息,如果不用肉眼去看,只憑神識感應,就會神奇地發現,他已經完全不存在了,似乎已經消失在了天地間。當然這種收斂并不能將人全部騙過,真人之流的大能,不難識別,就是太清境的修仙者,在仔細的探查下也能發現一些蛛絲馬跡。人畢竟是活著的生靈,即便是真仙,也不能將自身的所有氣息全部收斂起來,除非他是個死人。

    但蘇傲天這般收斂起氣息,再配合以假亂真的偽裝,那么若不是有心人在先入為主的意識下仔細搜尋,還真是難以發現,最起碼令他的行蹤被,不會遠遠就被人發現。在與吳征明等人共同行動時,他的這些手段全然無用,沒有辦法將一群人全都偽裝起來;現在他們都已慘遭不幸,雖然蘇傲天并不因此幸災樂禍,反而甚是悲憤,暗下決心有機會一定要為他們復仇,但實際上等于為他甩掉了個大包袱。

    潛蹤躡跡,一是為了瞞過靈獸與狩獵者的耳目,盡可能地為自己減少麻煩,便于接近暮秋園的出口;另外一個目的,則是要對付那些暮秋田獵的參賽者,司空斗本人以及他留給蘇傲天的記憶,已經勾起了蘇傲天無窮的怒火。他要利用暮秋田獵不許大能插手的規則,潛伏獵殺各族的精英,為吳征明等,也為無數枉死的人族,討一個公道!

    蘇傲天心里清楚,只要他自己手腳干凈,做的干脆利落不留痕跡,會令旁人覺得這些人是不幸隕落在靈獸的兇威下。即便是退一步說,他們哪怕是懷疑這些參賽者自相殘殺了,也不會懷疑到自己這個他們眼中的兩腳獸身上。

    擊殺這些精英,既可以替吳征明等人報仇,也是削弱了這些大宗門、大家族、高等族群的勢力,甚至還能挑起他們的內部矛盾,制造紛爭和仇殺,可謂是一石三鳥,何樂而不為呢?

    從此刻起,蘇傲天完成了自己身份的轉變,從獵物變成了獵手,捕殺那些以殺人為樂的喪心病狂之徒。

    走了沒有兩日他就發現了一個目標,這是一個太清境的巨人族。巨人族都是一些身高力壯之輩,尋常的巨人族也比蘇傲天至少高兩個頭,巨人族中的女子也比蘇傲天更高更壯。若非他們的個子實在太高,塊頭實在太大,看起來倒是與魔族一般無二。

    但比起魔族,巨人族不僅整體實力遜色多多,就是個體實力也與魔族相去甚遠,如此巨大的體魄竟然在力量上趕不上魔族,這令巨人族甚為羞惱,也令魔族恥于為伍,堅決否認巨人族是魔族的一支。巨人族也不甘人下,四處宣揚自己是一個獨立的種族。

    與器族、藥族等種族一樣,巨人族在靈界也不是頂尖的強大族群,但這并不妨礙他們看不起人族,因為與人族相比,巨人族都是名副其實的大力士。雖然靈界的最終標準,還是以修為論英雄,然而與人族普遍孱弱的肉身相比,巨人族的優勢一目了然。

    器族、藥族,顧名思義就是在煉器煉丹方面有其所長的,而傳言很久之前,煉符師與人族也不是同一個祖先,只不過由于煉符師十分稀缺,制符又是一件極其耗費資源的事情,單靠個別符師絕對無法籌措到如此龐大的資源,這才令得符族這個構想沒有實現。而煉符師被視為擁有特殊才能的人族,強大的煉符師,在靈界各族都受到尊敬,千方百計拉攏他們。

    這個巨人族不僅力大無窮,太清境的修為在他的族群中足以稱為精英,真實修為比蘇傲天高出甚多。然而也許是應了有勇無謀這句話,強悍的巨人族神魂一般都很差,比普通人族還不如,也許其余族群,除了魅族,明知巨人族有這個缺陷,但面對著一個幾乎是打不死的怪物也常常感到有心無力,但對蘇傲天來說,則是比對付靈獸困難不了多少,神魂攻擊就差點要了他的命,趁著他半死不活的再來兩下重手,十分輕松就結果了他。

    然后他又伏擊了一個藥族的太清境精英,藥族參與者暮秋田獵,與其說是來爭奪靈界的大比名額,不如說是收集奇花異草更為準確,但這并不妨礙這些自命不凡之輩殘殺幾個人族的兩腳獸為樂。藥族對付這些兩腳獸,最愛用他們以身試藥,這些充當獵物的人族,落到藥族手里簡直就是活生生地受罪,還不如被直接滅殺。

    收割這個藥族的性命蘇傲天也是心安理得,他們的神魂相對來說強大,若是在這方面沒有突出的天賦,學習煉器制藥完全就是白費功夫。但是這些神魂強大之輩在肉身上卻比孱弱的人族還要虛弱,面對著蘇傲天,藥族高強的修為彌補不了這種缺憾,而且在出其不意地偷襲之下,誅殺他也沒有多費手腳。

    不覺又是半年的時間過去了,死在蘇傲天手里之人也有七八個了,靈族與人族是最多的,而暮秋田獵的參賽者,本來也是以這兩個族群為主的。這倒并不是說靈族與人族在暮秋田獵中占據了主導地位,完全是指人數而言。以這兩個族群龐大的人口基數,在任何活動中都會充當主角。

    暮秋田獵曠日持久,每次的時間也不統一,長一些的話二三十年都有可能。在歷次的田獵中,隕落之人不算多,但死傷一個兩個也不稀奇,因而在這些年來,這次田獵中隕落的人已經大大出乎預料了,卻并沒有被人注意到。這也是因為死去的兩腳獸就有數千,十余個狩獵者的數目被這個龐大的基數掩蓋住了,他們的死亡確實不易察覺,甚至他們各自的宗門,都還以為自家子弟正在努力捕獵呢。

大乐透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