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秀才家的俏長女 > 第八百四十四章 為孩子們請先生

第八百四十四章 為孩子們請先生

    原來楊傲群打算將已經七歲的大妞妞留在京城,當她得知蘇云朵將歡哥兒和樂姐兒一同帶出京城,與陸瑾臻商量來商量去,終究還是將大妞妞重新回回了勃泥城。

    勃泥城的大帥府里,從七歲的大妞妞到三歲的樂姐兒,一溜兒五個小蘿卜頭,剛到勃泥城的時候,蘇云朵抽不出空來,只得隨吩咐奶娘和丫環婆子小廝們小心侍候盯緊他們,任他們成群結隊府內府外瘋玩。

    得大家在大帥府安置下來,接手了大帥府的中饋,蘇云朵接下來的第一件事,就是給孩子們上緊箍咒。

    五個孩子以七歲的大妞妞為長,六歲的歡哥兒為老二,接下來就是五歲的喜哥兒,四歲的暄哥兒和不足兩歲的樂姐兒,

    樂姐兒還小,連話都還說不全乎,自是還不到讀書識字的時候,大妞妞卻不能再耽誤了。

    七歲的年齡放在前世也該是小學二年級的學生,大妞妞居然連“三字經”都不曾讀完,防身功夫倒是學得不錯,小小年紀就很有幾份楊傲群當年的颯爽英姿。

    每當早起看到大妞妞跟著楊傲群耍劍弄鞭,蘇云朵就覺得頗有些頭疼,也有些替大妞妞擔憂。

    喜歡耍劍弄鞭識字不多的楊傲群可以說十分幸運,讓她遇到了陸瑾臻成就一世姻緣,大妞妞是否也能延續楊傲群的這份幸運呢?

    這個時代到底是像前世那么開化,就算武將世家,也并不家家如鎮國公府這般清明。

    為了大妞妞的未來,必須得讓大妞妞讀書識字,蘇云朵甚至打算自己理事的時候,隔三差五地帶上大妞妞,讓大妞妞跟著學習理財處理俗務,以此彌補楊傲群這些年來對大妞妞的疏忽。

    楊傲群得知蘇云朵的打算,自是感激不已,她倒不是有心疏忽對大妞妞的教養,而是她自己在讀書識字甚至理財和處理俗務方面都不算擅長。

    當年能在庸城順利將“云裳”開起來,一方面是依賴蘇云朵的大力支持,另一方面是因為有娘家母親和嫂子幫襯。

    勃泥城的“云裳”表面上是楊傲群獨自開起來的,可是楊傲群自己心里再清楚不過,若非帶了庸城“云裳”的掌柜一起過來,只憑她自己卻是不能夠的。

    此后開的那家名為“花容”的首飾鋪子,更多的是蘇云朵在幕后的策劃,還有曾茹的協助。

    幾個男孩子,歡哥兒三歲就跟著陸瑾康習武學文,去年陸瑾康托百鳴書院的山長替歡哥兒尋了個先生,算是正式開了蒙,這次先生也一同跟著過來。

    五歲的喜哥兒雖說沒有正式開蒙,卻已經會背“三字經”,是曾茹自己教的。

    四歲的暄哥兒則與歡哥兒的情況有些相似,滿三歲時就被陸瑾臻帶著開始習武,只是尚未開始讀書識字。

    除去不足兩周歲的樂姐兒,四個孩子的年齡不同,受教育的情況更是層次不齊,而目前能讓蘇云朵放心的先生只有跟著他們一同來勃泥城的王先生,也就是陸瑾康替歡哥兒請的先生。

    蘇云朵與陸瑾康商量之后,特地與王先生進行了溝通。

    雖說蘇云朵給王先生的束脩極為豐厚,可王先生能跟著他們來勃泥城繼續教導歡哥兒依然讓他們十分感謝。

    如今要請王先生為其他幾個孩子開蒙,免不了要先與王先生溝通。

    “怕會影響大公子的進程。”王先生撫著胡子,沉吟片刻道。

    從只需用心教導歡哥兒一人到分心教導四個孩子,陸瑾康和蘇云朵十分明白其中的區別,可一時間沒能找到合適的先生,也只能先虧著些歡哥兒。

    獨木難支的道理,陸瑾康懂,蘇云朵也懂。

    就比如現在,陸瑾康掌管的北疆的大帥印,需得其他兄弟的輔佐,這就是為何陸瑾臻和陸瑾焙幾兄弟隨同一起來了勃泥城。

    也許歡哥兒以后還會有親兄弟,可要撐起鎮國公府這艘大船,必定需要更多的支持,那么就需要喜哥兒、暄哥兒等等與他一同成長。

    “先生擔心的事,我們也有考慮,我們也會繼續尋覓合適的先生來幫襯。”初掌大帥印,陸瑾康已經忙得幾日沒能安眠,為了幾個孩子的教養問題,硬是抽了時間出來與王先生溝通,這會兒與王先生說話的態度還算和煦。

    除了擔心影響歡哥兒的教學進度,王先生倒也沒有其他更多的顧慮。

    他成為歡哥兒的先生已有一年時間,對鎮國公府公子姑娘們的教養方式也算是有些了解,他能被百鳴書院的山長推薦給陸瑾康,自是很有些本事的。

    一番考慮之后,暫時接下了給公子姑娘們的開蒙任務。

    之所以只是暫時,一是因為陸瑾康和蘇云朵都表示會繼續尋找新的先生進府,二也是王先生擔心自己精力不濟擔心誤了這些金貴的哥兒姐兒。

    不過蘇云朵猜測,王先生怕是更愿意只教導歡哥兒一人。

    歡哥兒聰敏機靈,雖說沒有過目不忘之能,小小年紀卻總能舉一反三,接受能力極強,覺得王先生喜愛,這也正是王先生樂于跟著來勃泥城的原因。

    王先生沒有辜負陸瑾康和蘇云朵對他的信任,接手給孩子們啟蒙的重任之后,通過細心觀察基本掌握了幾個孩子的特點。

    以他那獨有的耐心和細致,針對每個孩子的情況設計了啟蒙教育,既有共性又各具創造性,只聽了王先生的一次課,別說已經由曾茹啟過蒙的喜哥兒,就是好動的暄哥兒和對讀書識字有些抗拒的大妞妞,也能安穩地坐下來聽先生的教導。

    “大嫂,多謝你!我還真有些擔心大妞妞不愿意讀書識字,沒想到只聽了王先生的一堂課,都不用的盯著,大妞妞自己就開始讀書練字了呢。”楊傲群找到蘇云朵喜滋滋地說道。

    與她一同來找蘇云朵說話的曾茹也跟著說道:“可不是嘛,我家喜哥兒也一樣!之前要他讀書就像是要他的命,總要拿好吃的好玩的哄著勸著才能跟著讀兩句,至于寫字就更是像鬼畫符一般,今日回來可認真了呢,真是多虧大嫂了!”

    “這個功勞我可不敢當,都是王先生教導得好!”蘇云朵笑瞇瞇地說道,頓了片刻之后,似是想到了什么,看著楊傲群和曾茹問道:“不知兩位弟妹可知道此前那位林先生去了何處?”

    楊傲群和曾茹相視一眼,一時想不起來蘇云朵所說的這位林先生到底是何人,直到蘇云朵點明這位林先生曾經是是大帥府的幕僚,當年寧華有曾經受這位林先生的教導。

    “你說的是那位林先生啊,倒是有些印象。林先生去歲冬日生了場重病,之后身子一直不太好,自己主動提了辭呈。父親倒是希望林先生繼續留在府里,只是林先生自己堅持辭去,父親只是接了他的辭呈,不過林先生離開大帥之前父親給了他一筆銀子。”楊傲群終于記起這位林先生到底是誰:“大嫂找林先生是?”

    蘇云朵提起這位林先生原只是因為寧華有托她給林先生帶了些京城的特產,此刻倒是多了點其他的想法。

    只是如今不知這位林先生如何人在何處落腳,這多出來的這點想法倒也不好說出口,蘇云朵便只道寧華有托她給林先生帶了些禮物。

    “聽妞妞她爹提出一次,林先生辭了大帥府的差事之后,并沒有馬上離開勃泥城。如今在不在勃泥城,住在何處,我這就去問問妞妞她爹。”楊傲群是個簡單的人也是個熱心的人,得知寧華有托了蘇云朵給林先生送禮,立馬就要找陸瑾臻。

    蘇云朵笑道:“你這會可別去打擾二弟,他們這些日子可忙著呢!”

    楊傲群不由呵呵一笑,妯娌幾個又說了會閑話,就各自散去了。

    楊傲群的行動力還真是一等一的,這不,陸瑾臻剛回大帥府不久,蘇云朵就得到了林先生的下落。

    林先生依然滯留在勃泥城,帶著老仆在東城那邊賃了個小院住著,日子過得清貧卻也悠閑。

    當蘇云朵帶著寧華有的禮物找上門的時候,林先生正端著茶坐在窗前賞著院子外飄飄灑灑的雪花。

    “林先生好雅興!”因為寧華有的緣故,蘇云朵與林先生還算熟悉,被老仆引進院子,一眼看到坐在窗前的林先生不由贊了一句。

    雖說距上次蘇云朵離開勃泥城已經有三年多的時間,她的容貌卻幾乎沒什么變化,林先生也是一眼就看出她來了。

    雖說林先生已經不再是大帥府的幕僚,到底在大帥府差了七八年的差,平日里少不得會多關注著些,自是知道陸達歸京,陸瑾康接了帥印。

    此刻看到蘇云朵尋上門來,雖說并不知道蘇云朵此行的目的,倒也沒表現出什么驚訝來,將人引進屋內,分賓主坐下,待老仆上了茶點退下,這才淡淡地看著蘇云朵,等待蘇云朵開口。

    蘇云朵示意紫蓮和紅桃將禮物送進來,笑道:“這是我外祖寧家托我給先生帶來的,感謝先生對華有表弟的精心教導。”

    林先生微挑起眉,對于寧華有這個曾經教導過的孩子,他自然是有些影響的,既然寧家特地給他帶了禮過來,想必那孩子至少已經是舉人了。

    果然蘇云朵接著道:“華有表弟去年中了舉,自覺需要學的還有很多,故而并沒有參加今年的會試,倒是過了今年國子監的考試,如今已是國子監的一名監生。”

    林先生聽了撫須而笑:“寧公子在讀書上還是有些天分的,雖說不如六公子和蘇公子,只要多讀多積累總有鯉魚躍龍門的那一日。”

    “借先生吉言!”聽了林先生對寧華有的這個評價,蘇云朵覺得極為中肯,心里也自然是歡喜的。

    蘇云朵對這位林先生還是有些了解的,雖說作為幕僚的林先生心里有著九曲十八彎,平日的生活中卻并不是個喜歡拐彎抹角的人,于是也直截了當向林先生提出了欲聘林先生為大帥府的先生。

    看著面無表情的林先生,蘇云朵心里略有些不安,她還記得當年陸達請林先生指導寧華有時,頗有些心高氣傲的林先生開始的時候其實并不是那么樂意的。

    那個時候雖說寧華有也不過只是個連下場試一場都不曾的普通讀書郎,到底已經讀了幾年書到了可以下場的年齡,如今卻要林先生去教剛剛開蒙的幾個小屁孩,蘇云朵自己都覺得有些過分,卻依然不愿意放棄這個難得的人才:“請先生給幾個小孩子開蒙絕對是大材小用,只是在勃泥城再尋不到比先生更有學識的人。”

    “不是說大帥府從京城帶了位先生來嗎?大帥府內也不過三五個孩子,開蒙罷了,一個先生還不夠?”正當蘇云朵以為自己今日必將無功而返的時候,卻聽林先生淡淡地說道。

    蘇云朵在心里“咦”了一聲,林先生居然將大帥府的情況了解得如此清楚,可見他一直都在關注著大帥府。林先生的這個關注點還真是與眾不同,作為曾經的幕僚不是應該更多的關注新任大帥以及新大帥上任之后勃泥城的變化嗎,怎么倒是關心起大帥府里有幾個孩子幾位先生?

    那么是不是表示林先生也許曾經考慮要謀一謀大帥府孩子們的先生這個差事?

    蘇云朵不知道自己的猜測是否正確,不過接下來蘇云朵決定不管自己的猜測正確與否皆按猜測正確與林先生進行交流溝通。

    “京里跟著過來的老先生是家夫替我那小子尋的先生,已經教了一年有余,是位挺盡心的老先生。只是府里其他幾個孩子,基本上只是處于開蒙初期,到底讓老先生有些力不從心。”既然蘇云朵心里有所猜測,自也沒有再藏著掖著,坦承大帥府里孩子們教育方面的捉襟見肘。

    林先生沉吟良久,臉上有些松動,卻沒有給蘇云朵明確的答案,只說讓他考慮幾日。

    只是這個考慮的時間有些長久,過了差不多半個月大帥府也沒有接到林先生的答復,在蘇云朵以為林先生不會來大帥府當這個先生的時候,林先生卻帶著老仆來了大帥府,至此大帥的孩子們有了兩位先生,再加上陸瑾康替他們安排的武師父,大帥府的孩子們終于步入成長的正式軌道。

    當然除了文武先生和師父,蘇云朵還給大妞妞另外請了師父。

    如此費心地為孩子們安排,蘇云朵的心里只是個目標,那就是就算孩子們在勃泥城的生活條件不如京城,也要讓他們接受好的教育。

    待到他們再長大些送回京城,孩子們的言談舉止和學識將不會落后于在京城長大的孩子。

大乐透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