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玄門醫圣 > 終卷 大亂星 第七七六章 三宗九門

終卷 大亂星 第七七六章 三宗九門

    “嘶!”

    周邊頓時響起了一陣倒吸涼氣的聲音,觀戰的各大宗門高手紛紛吃驚的嘴巴大張,臉上露出震撼之色。

    寧遠孤身一人,以金丹三轉的修為,獨戰八位金丹高手,而且其中還有著一位金丹四轉和金丹三轉的頂尖強者,然而最終的結果卻是八位金丹高手組成的戰陣被破,一位金丹二轉的高手反手之間被寧遠鎮壓。

    “豎子爾敢!”高儒文爆喝一聲,臉色鐵青,這位被寧遠鎮壓的金丹二轉高手正是一氣宗的人,眾目睽睽之下,自家宗門的一位金丹二轉高手在自己的面前被寧遠鎮壓,當高儒文瞬間臉色鐵青,暴怒不已。

    “哼!”寧遠冷哼一聲,根本不理會高儒文,單手一揮,頓時一道紅色的流光激射而出,攔住了高儒文,同時他的步子再一次邁出,鎮魔塔再次鎮壓而下。

    “鎮!”寧遠一聲輕喝,有一位金丹一轉的高手被鎮魔塔鎮壓,收進了鎮魔塔一層的空間之中。

    “小子!”乾元真人也是一聲怒吼,雙眼幾乎噴火,這一位金丹一轉高手卻是他們乾元宗的人。

    “鎮!”寧遠又是一步邁出,鎮魔塔鎮壓而下,又一位金丹二轉的高手被寧遠鎮壓,收進了鎮魔塔之中,身形消失在了半空之中。

    短短的幾個呼吸,寧遠的腳步邁動,依仗縮地成寸,穿梭在幾位金丹高手之間。鎮魔塔每一次落下,就有一位金丹高手消失,眨眼間八位金丹高手就有四人被寧遠鎮壓進了鎮魔塔之中。

    “這就是白衣神劍的真正戰力!”邊上不少人驚呼連連。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此時的寧遠可謂是威風凜凜,孤身一人,讓乾元宗和一氣宗奈何不得。

    曾幾何時,三宗八門在秘境之中一直都是高高在上,無人敢挑釁他們的威嚴,別說兩大宗門出手,就是一位宗門出手。也絕對不是其他的勢力可以抗衡的。

    然而今天,寧遠用事實。赤裸裸的打了乾元宗和一氣宗一個巴掌,而且還是在眾目睽睽之下,面對寧遠的威風,高儒文和乾元真人卻無可奈何。

    “去!”乾元真人暴怒連連。再一次祭出了乾元鏡,一道白光激射而出,直接向著寧遠襲去,然而這一次沒有了乾坤封鎖,寧遠甚至都不需要鎮魔塔防御,而是一步邁出,身子就到了數千丈之外,避開了乾元鏡射來的白光,再一次一步邁出。身形卻出現在了乾元真人身邊。

    “禁!”寧遠低喝一聲,鎮魔塔之上第五層符文閃耀,突然一個奇怪的印記射出。竟然直接射進了乾元真人的眉心。

    隨著這個印記射進乾元真人的眉心,乾元真人身上的氣勢瞬間消失,整個人竟然向著底下落去,竟然再也不能凌空而行。

    寧遠身形一閃,一把抓住乾元真人,也順手把乾元真人扔進了鎮魔塔之中。這才看向高儒文,眼神冷冽。目光讓高儒文一陣顫抖,原本正在凝聚的真元瞬間消散。

    鎮魔塔第五層禁制,封禁之力,符印印出,凡是和寧遠自身實力差距不是很大的修行者,都會被瞬間封禁修為。

    一舉鎮壓五位金丹高手,而且生擒乾元真人,此時寧遠的風頭絕對一時無兩,身上的氣勢讓周邊的所有人不敢直視。

    雖然寧遠依舊只是金丹三轉的修為,然而一身強悍的戰力,竟然比起金丹四轉的高手還要強悍的多,最起碼,金丹四轉之境的高儒文就奈何不得寧遠,今天這樣的場面若是換了高儒文,他絕對不會像寧遠這樣霸道。

    “道器,竟然是道器!”

    此時其他人吃驚不已,唯獨王思聰目光深邃,盯著半空之中懸浮的鎮魔塔,心中充滿了震撼:“這樣的小千世界,竟然存在道器,這個寧遠不愧是元會主角,看來我的計劃成功有望。”

    當然,王思聰此時的想法絕對沒有人能知道,此時半空之中,高儒文目光復雜,心頭再也升不起動手的欲望,寧遠已經用事實告訴了所有人,他有著不懼三宗八門的實力,此時在場的所有高手心中也明白,又一位超然物外的高手誕生了。

    邊上一直未曾動手,而是防備著田一峰和歐陽莎莎幾人的一氣真人和孟云生錢串子四人同樣神色復雜,心中實在不敢相信今天的這一幕。

    相對于其他人,錢串子四人是在寧遠還是元神之境的時候就接觸到寧遠的,那個時候,寧遠縱然醫道不凡,然而在他們眼中卻依舊只是螻蟻一般的存在,然而曾經在他們眼中猶如螻蟻一般的存在,此時卻有了讓他們仰視的實力。

    “白衣書生,可要繼續?”

    寧遠雙眼直勾勾的盯著高儒文道:“我知道,你是經歷過上一次大亂星時代的高手,在一氣宗超然物外,不過你要是想繼續動手,我寧遠奉陪。”

    “我還要動手嗎?”高儒文心中一陣苦澀,前來之前,若是有人告訴他,今天會是這樣的結局,他是如何也不可能來的,當然,那個時候他也是絕對不會信的。

    可是眼下,一氣宗和乾元宗勞師動眾,高手群出,卻受盡了屈辱,不僅兩大宗門各有兩位金丹高手被擒,乾元宗更是連乾元真人也被擒拿。

    “象兄,這個時候你也不打算出來打個圓場?”萬般無奈之下,高儒文向邊上觀戰的四象門太上大長老四象真人傳音道。

    “白衣書生,你早知如此,何苦來哉!”四象真人同樣傳音道:“一條黑龍而已,你們竟然如此勞師動眾,眼下大亂星時代尚未結束,即便是這個寧遠并沒有如此強悍的戰力,在這個時候也不宜太過。”

    “象兄,你這是站著說話不腰疼,這件事是沒有放在你們四象門。”高儒文苦笑道:“象兄,這個時候你要是不出面,我可就真的顏面盡失,無法下臺了。”

    “嘿嘿,沒想到啊,你白衣書生竟然也有求我的時候。”四象真人得意的一笑,身形晃動,瞬間就到了寧遠幾人幾丈之遙。

    “寧門主!”四象真人向寧遠抱拳道“寧門主別來無恙。”

    “四象真人客氣了。”寧遠也同時抱拳,很是客氣的道:“等我處理而來眼下之事,再請四象真人前去宗門奉茶。”

    寧遠和四象真人有過一面之緣,之前寧遠等人所喝的靈茶就是四象真人送來的,因此當著眾人的面,他對四象真人倒是很客氣。

    “寧門主!”

    四象真人笑著開口道:“俗話說冤家宜解不宜結,縱然乾元真人和白衣書生之前有所冒犯,不過此時卻是大亂星時代,秘境之中高手本就緊缺,倘若幾位鬧得不可收拾,最終還是秘境高手受損,倘若過一陣域外來客降臨,豈不是秘境的災難?”

    “四象真人明鑒!”寧遠朗聲道:“寧某實在沒有和一氣宗乾元宗為敵之意,至于當年黑龍之事也只是身不由己,機緣巧合,只是乾元宗和一氣宗勢大,寧某也只是自保而已。”

    “寧門主,之前之事都是誤會,我向寧門主道歉!”既然四象真人開口了,高儒文也不得不趕緊開口,要不然若是繼續僵持下去,一氣宗的臉就丟的更大了。

    “白衣書生一句誤會,之前之事就這么完了?”寧遠眼睛一瞇,沉聲道:“這次若不是寧某有著幾分手段,說不得已經身死道消。”

    “寧門主!”四象真人再次開口:“既然白衣書生已經道歉,以我之見,就讓一氣宗和乾元宗補償損失,畢竟這一次交手是在藥王域,藥王域的損失都由兩大宗門負責,寧門主也退讓一步,放了乾元真人和兩大宗門的幾位高手,就此握手言和如何?”

    “損失!”邊上不少宗門都嗤之以鼻,此時交手是在萬丈高空之中,即便是剛才交手的都是金丹高手,卻也不可能對下面的藥王域造成太大損失,四象真人這么說明顯就是讓一氣宗和乾元宗道歉補償,通俗的說和割地賠款沒什么區別。

    “了不得啊!”不少人都在心中唏噓,以往也只有其他宗門向三宗八門賠償的份兒,什么時候輪到三宗八門向其他宗門賠償了,或許今日之后,秘境之中的頂尖勢力就不能說是三宗八門,而是三宗九門,九玄門宛然要算在其中。

    “只要寧門主愿意放了鎮壓的幾位金丹高手,一氣宗愿意賠償損失。”高儒文很是無奈的開口道,寧遠的實力強悍,此時高儒文已經沒有了必勝的把握,別說必勝,搞不好敗得幾率多些,倘若他也真的和乾元真人一樣被寧遠生擒,那么比起賠償來,更要丟人的多。

    “我們乾元宗也愿意補償損失。”邊上的乾元宗宗主孟云生也苦澀的說道,如今他們家的老祖宗被擒,這次來的高手就剩下他們幾人,比起一氣宗來還要丟人的多。

    “既然四象真人開口,我就給四象真人這個面子。”寧遠淡淡的道:“這一次是念在恰逢大亂星時代,域外來客隨時降臨,倘若有下次,絕不留情。”(未完待續)

大乐透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