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玄門醫圣 > 第十四卷 撒旦王 第六五一章 九星門覆滅

第十四卷 撒旦王 第六五一章 九星門覆滅

    “到了紐約,難道你就忘了你身上流淌的還是華夏人的血,忘記了你還是炎黃子孫,蠱惑血族和教廷前去華夏,若不是華夏各派齊心協力,若不是百年前華夏給西方造成的余威尚在,你知不知道后果是什么?”寧遠面色陰冷,字字誅心。

    “寧前輩我們”諸葛然上前一步,向寧遠拱了拱手,不過剛剛開口,就被寧遠打斷了:“狡辯的話就不用說了,我九玄門有督查江湖各派的職責,雖然你們到了外海,卻依然是華夏宗門,做錯了事就要付出代價,你們是束手就縛還是要反抗,自己選擇。”

    “寧遠,你囂張什么,我們九星門的事情哪里輪得到你來管,別人都說你厲害,我倒是要見識見識。”高全宗冷哼一聲,說著話,猛然拿出法器,向著寧遠襲來。

    “想和寧大哥交手,不自量力。”寧遠站著沒動,寧遠邊上的歐陽莎莎卻冷哼一聲,拿出莫邪神劍,向著沖上來的高全宗迎了上去。

    “碰!”

    兩人交手一個回合,高全宗就被歐陽莎莎一招逼退,臉色駭然,原本打算阻止高全宗的陳道全和諸葛然也是嘴巴大張,滿臉的難以置信。

    寧遠厲害,他們都是知道的,之前劉新元已經說了,教廷的維魯斯也敗在了寧遠手中,剛才高全宗向寧遠出手,也不過是自暴自棄罷了。然而誰有能想到歐陽莎莎也如此厲害。

    歐陽莎莎作為寧遠的女朋友,陳道全等人自然也關注過,歐陽莎莎是歐陽振德的孫女。今年也不過二十歲,加入九玄門的時間也就兩年多,基本上很少出手。

    二十歲的小丫頭,而且之前還沒有修習過秘法,即便是厲害又能厲害到哪里去,可是剛才的一幕歐陽莎莎用事實告訴了陳道全幾人,她宛然也是堪比元神境界的高手。而且高全宗這位老牌的元神高手甚至不是她的對手。

    “呔!”

    一擊被歐陽莎莎逼退,高全宗微微一愣。隨即就是一聲爆喝,隨手祭出一面八卦牌,八卦牌迎風而漲,到了半空就變成磨盤大小。中間的八卦處一道金光就向著歐陽莎莎激射而去。

    歐陽莎莎手持莫邪劍,長劍舞的的密不透風,把射來的金光一一擋開,同時腳尖一點,身形飛躍而起,一劍劈向半空中的八卦牌。

    “咔嚓!”

    半空中的八卦牌發出一聲脆響,直接裂成了兩半,變成原本大小,掉落到了地面上。而高全宗則張口吐出一口精血,瞬間面色如紙,整個人神識受創。身子一個搖晃,被諸葛然一把扶住。

    “還有人要試試嗎?”歐陽莎莎持劍傲然而立,長發飄飄,精致的臉龐上滿是肅然之色,美麗的眸子從陳道全和諸葛然幾人臉上一一掃過。

    此時的歐陽莎莎心中很是有些高興,這么久了。她終于可以幫到寧遠了,寧遠如今只有化勁修為。真要對上高全宗,勝負還很是難說。以前,往往都是寧遠保護她,這一次終于輪到她可以替寧遠出力了。

    “好厲害!”

    在不遠處觀戰的方六眼睛一瞇,輕聲向年松道:“原本我以為寧爺已經夠妖孽了,沒想到歐陽小姐也如此了得。”

    “二十歲的靈識化形巔峰,又有莫邪神劍在手,尋常的元神高手也確實不是她的對手。”年松淡笑道:“九玄門真是人才濟濟啊。”

    院子之中,諸葛然一聲不吭,陳道全微微閉上了雙眼,心中升起一股無力感,寧遠還沒出手,僅僅歐陽莎莎一人,就讓他們升不起抵抗的念頭。

    單從剛才歐陽莎莎的實力來看,也就他陳道全能勝得過歐陽莎莎,可是他陳道全敢貿然出手嗎,且不說寧遠站在邊上巍然不動,就說還沒露面的天虛和諸葛群兩人就不是他能應付的。

    至于九玄門的其他弟子剛才大陣告破的時候都受傷不輕,此時一個個互相攙扶,手持兵器,圍在邊上,斗志全無。

    “陳道全,我再問你一句,是束手就擒,還是要我動手?”寧遠再次緩緩的開口問道。

    “寧前輩”陳道全睜開眼睛,向著寧遠行了一禮,這才道:“我陳道全自知必死,臨死前有一事相求,不知道寧前輩是否答應?”

    “說!”寧遠道。

    “我愿意以死謝罪,九星門這么多年的種種,都是我這個門主一人的過錯,我希望寧前輩能放過諸葛、老劉和全宗寶山他們以及我九星門的一眾弟子,俗話說冤有頭,債有主,寧前輩您也是江湖英雄,想必不會濫殺無辜。”陳道全緩緩的道。

    “陳爺!”高全宗大喊道:“無非一死,難不成我們還怕死不成,大不了拼一個魚死網破,說不得您還能逃出升天,只要您逃走,我們九星門就還有希望,二十年后又是一大宗門。”

    “寧前輩,不知道您意下如何?”陳道全沒有理會高全宗,而是看著寧遠,再次問道。

    “性命可以留下,修為不能留。”寧遠淡淡的開口道。

    “也罷!”陳道全嘆了口氣道:“真要留下修為,他們也必然心中不甘,將來或許比起今天還慘,修為盡失,也可以安安穩穩的過幾年日子,只希望寧爺能庇護他們的安全。”

    “我寧遠一項說話算話,這一點想必陳門主是知道的。”寧遠道。

    “謝謝寧爺。”陳道全再次向寧遠彎腰行禮,說著話,身子猛然直起,一掌向著自己的天靈蓋拍去

    “陳爺”諸葛然大喊一聲,就要上前阻止,然而陳道全的動作太過突然,他本人又是半步煉神返虛高手,速度很快,又豈是諸葛然能阻止的。

    “碰!”

    陳道全一掌拍在自己的天靈蓋上,口中鮮血流出,臉上露出一絲笑意,高大的身子轟然倒地,一代梟雄,九星門的掌門人,地下世界三聯盟之一殺手聯盟的掌舵人就這么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陳爺(掌門)!”高全宗諸葛然以及九星門的弟子都發出一聲高呼,一個個淚如雨下,而寧遠也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這樣的結果無疑是最好的結果,陳道全若真是負隅頑抗,九星門死的人將更多,然而親眼看到一代梟雄隕落,寧遠的心中還是無味俱雜。

    江湖江湖,自然有著規矩,有些事能做,有些事不能做,江湖中人并不能完全的用好壞來評判,而是要看大義,當年洪門遍地開花,就是因為洪門占據大義,反清復明,之后有抗擊侵略,俠之大者,為國為民,這并不是一句空話,陳道全不顧大義,可以說死有余辜。

    “寧遠我和你拼了!”哀嚎過后,高全宗猛然爆喝一聲,顫顫巍巍的從地上站起來,手持長劍,向著寧遠沖來。

    “找死!”歐陽莎莎冷哼一聲,干將劍揮動,一劍磕飛高全宗手中的長劍,劍尖向著高全宗的咽喉刺去。

    “莎兒!”寧遠適時的喊了一聲,歐陽莎莎這才停住長劍,劍尖已經碰到了高全宗咽喉的皮膚,只差一點,高全宗的咽喉就會被莫邪劍刺穿。

    “啊!”高全宗揚天長吼,淚如雨下,緩緩的回過身,撲到了陳道全的尸體之上,大聲的哀嚎起來,一時間整個九星門總部都被哭聲籠罩。

    “小師弟”賀正勛走到寧遠身邊,輕聲道。

    “廢了他們的修為,帶著他們回國,找個地方安頓下來。”寧遠淡淡的道,今天這一役,寧遠毫無疑問是勝了,勝的很是輕松,九星門一方甚至沒有什么抵抗,然而這其實并不是寧遠想要的,說到底這也是同族相殘啊。

    寧遠一群人回到洪門分部的時候,已經是早上七點了,天色早已經放亮,高全宗諸葛然等人被帶到了洪門分部的一個院子,并沒有人限制他們的自由,一群沒有修為的九星門人,又是仇家遍地,即便是讓他們走,他們也不會走的。

    黑暗城堡,克拉克等諸位親王坐在大殿,整整坐了幾個小時,得到寧遠等人回去的消息,克拉克禁不住長嘆一聲:“殺手聯盟完了,一皇二王三聯盟,兩個聯盟已經毀在了撒旦王的手中。”

    “地下世界要重新洗牌了。”邁卡威也幽幽的嘆了一聲,端起面前的紅酒一飲而盡。

    早上七點半,一條消息出現在了地下世界的網站首頁:撒旦王再出手,殺手聯盟覆滅。

    這條消息出現,地下世界再次轟動,不少人都有些面面相覷,前一段時間地下世界才傳出寧遠身死的消息,這一個禮拜寧遠都生死不明,突然間殺手聯盟卻被撒旦王滅門。

    一時間各大勢力紛紛打探,然而九星門覆滅的消息卻根本不是什么秘密,整個九星門總部已經人去樓空,毫無疑問,殺手聯盟完了,地下世界排名前六的勢力,兩大勢力竟然滅在了撒旦王的手中。

    殺手聯盟繼山口組之后,成了撒旦王崛起的右翼塊墊腳石,撒旦王的名氣再次暴漲,空前絕后,隱隱有超出血族和教廷的趨勢,和地下世界有關的勢力和家族都有些坐不住了,希望能夠和這位地下世界新的王者拉上關系,而地下世界新一輪的洗牌也迫在眉睫。(未完待續)

大乐透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