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玄門醫圣 > 第十四卷 撒旦王 第二六八章 寧遠VS黑衣主教

第十四卷 撒旦王 第二六八章 寧遠VS黑衣主教

    下午的交流會結束,寧遠回到洪門分部,剛剛進門,方六就笑呵呵的恭喜道:“寧爺,您現在可是國際頂級名醫了,了不得啊,今天下午我們洪門分部的門檻都差點被人踩爛了。”

    “今天來了很多人?”寧遠笑問道。

    “可不。”方六笑道:“都是紐約的頂級名流,華爾街的那幾位幾乎都派人前來送請柬,請寧爺您參加晚宴。”

    “我可不是孫猴子,不會七十二變。”寧遠笑著道:“都一一客氣的回絕了吧,就說我有時間會親自登門拜訪。”

    “我已經回絕了,就知道寧爺分身乏術。”方六笑著道。

    進了里面,諸葛群天虛幾人都在,寧遠和幾人聊了一陣,時間不知不覺就到了晚上八點,一位洪門的執事進來輕聲的在方六的耳邊輕聲嘀咕了幾句,方六臉色一變,看向寧遠道:“寧爺,教廷的黑衣主教來了。”

    “我知道,中午和他約好的。”寧遠站起身道:“你們先聊著,我出去一下,可能晚點回來。”

    “寧遠,你一個人出去?”白展元眉頭一皺道:“教廷的黑衣主教可不是什么簡單角色,若是他對你動手,你可是很危險的。”

    “白前輩大可放心,即便是不敵,我逃走還是有把握的。”寧遠微微一笑道。

    “那你千萬小心。”白展元想起寧遠的巨鷹。這才放心了些,有巨鷹在,除非維魯斯能一擊就讓寧遠失去反抗力。要不然寧遠絕對是能逃走的。

    寧遠和白展元諸葛群幾人打過招呼,走出洪門分部,門口停了一輛黑色的賓利,見到寧遠出來,駕駛座上的車窗搖下,維魯斯露出了腦袋道:“寧先生,請上車吧。”

    寧遠走過去。打開車門坐在了副駕駛,維魯斯緩緩的發動車子。一邊輕聲道:“寧先生不愧是撒旦王,果真藝高人膽大,您就不怕我把您拉倒偏僻的地方解決了?”

    “呵呵,那也要看你有沒有哪個本事。”寧遠呵呵笑道:“我寧遠要是那么容易被人解決。那也活不到現在。”

    兩人一邊說著話,維魯斯一邊開著車出了市區,果真拉著寧遠來到了一處人跡罕至的地方,這才把車子停穩。

    車子停穩后,維魯斯打開車門走了下去,寧遠也同時下了車,看了一眼周圍的環境道:“這個地方不錯,難不成維魯斯先生真的打算在這人解決我,你就不怕這人成了你的葬身之地?”

    “那也要寧先生有哪個本事。”維魯斯淡淡的道:“其實今晚我找寧先生是有事相求。”

    “有事相求?”寧遠狐疑的看著維魯斯道:“我沒聽錯吧。堂堂教廷的黑衣主教找我有事相求,如果我沒記錯,前不久我才宰了教廷的一位紅衣大主教。”

    “寧先生。真人面前不說假話,我是真的有事相求。”維魯斯道。

    “好,那我就聽一聽維魯斯先生究竟有什么事情,不過答不答應就說不準了,畢竟我和教廷可算是仇家。”寧遠淡淡的道。

    “我想請寧先生和我去一趟梵蒂岡。”維魯斯道:“當然,絕對保證寧先生的安全。我可以以主的名義發誓。”

    “去梵蒂岡?”寧遠饒有興致的看著維魯斯,一邊沉吟。一邊緩緩的道:“讓我猜一猜,我和教廷有大仇,維魯斯先生要帶我去梵蒂岡我可以理解,然而卻保證我的安全難道是教廷的教皇尼古拉生病了?”

    維魯斯以主的名義發誓,這一點寧遠絕對是相信的,作為教廷的黑衣主教,最首要的一點就是忠誠,絕對的忠誠,紅衣主教還好說,黑衣主教卻絕對必須是狂熱的信徒才可以擔任。

    既然維魯斯以主的名義保證,那么這次維魯斯請他去梵蒂岡就不是因為之前他斬殺紅衣大主教的事情,而能然維魯斯改變的也只能是教皇,因此寧遠才大膽的猜測。

    維魯斯的臉色微微一變,好半天才沉聲道:“不錯,我正是請寧先生去給教皇大人醫治,當然,教廷也絕對不會讓寧先生白白醫治。”

    “哈哈!”寧遠朗笑兩聲道:“維魯斯先生,你不覺得你的這個請求有些強人所難,我可是打算過幾天去梵蒂岡走一遭的,到時候自然是越亂越好。”

    “寧先生!”維魯斯強壓著心中的怒氣道:“我們教廷和你也沒有多大的矛盾,為了教皇,之前的恩怨可以一筆勾銷,我們教廷可以不追求您殺了紅衣大主教的事情,我們教廷可以和寧先生成為朋友。”

    “一筆勾銷!”寧遠淡淡一笑道:“這個條件倒是不錯,只是教廷私自進入華夏的事情就這么算了?”

    “寧先生,你想如何?”維魯斯的聲音變得有些陰冷:“我已經拿出了很大的誠意,難不成寧先生真的打算讓我綁著你去?”

    “看來維魯斯先生今晚是做了兩手準備了。”寧遠一邊看著四周無人的荒野,一邊道:“先禮后兵?”

    “既然寧先生知道,那就乖乖和我去梵蒂岡,不要逼我動手,說實話,今天見識了寧先生的醫術,我是真的不想用強。”維魯斯道。

    “那維魯斯先生可以試試。”寧遠冷笑道。

    “看來寧先生是對自己很有信心了,不過我可不是埃爾斯那個廢物。”維魯斯冷喝一聲,伸手從背后抽出一把長劍,劍尖一指寧遠,身上的氣勢瞬間暴漲。

    當下一股渾厚的氣勢向著寧遠壓來,寧遠的眉頭微微一皺,神識也瞬間調動,這維魯斯果真不是埃爾斯可比,身上的氣勢比起埃爾斯強了很多,已經和張劍鋒差不多了。

    “不愧是教廷最強主教。”寧遠說著話,也瞬間拿出干將神劍,身形一晃,一道劍芒就向維魯斯斬了過去。

    寧遠不過是化神中期,單從氣勢上講,他自然是不如維魯斯的,因此寧遠只有搶先動手,真要被維魯斯的氣勢完全壓迫住,或許寧遠就沒有出手的機會了。

    “來得好!”維魯斯高喝一聲,手中的長劍也向著寧遠迎了上來,一時間兩人瞬間戰在了一起,周圍飛沙走石。

    “轟!”

    雙劍相交,寧遠只覺得一股大力從維魯斯的劍上傳來,震得他虎口發麻,手中的干將劍也差點被磕飛。

    兩人交手三個回合,寧遠就被維魯斯一劍掃飛了出去,狠狠的跌落在了地上,手中的干將劍也飛到了一邊。

    維魯斯不愧是教廷的最強主教,寧遠只覺得自己氣血翻滾,胳膊發麻,他雖然已經進階化神中期,然而單純從力量上和煉神返虛初期的高手相比還是差了很遠,即便是有干將劍也不是維魯斯的對手。

    “哼,撒旦王!”維魯斯冷哼一聲:“我說了,你絕對不是我的對手,雖然你很強,不過比起艾維斯也差了些,我真是想不通,艾維斯那個蠢貨是怎么死在你的手中的。”

    說著話,維魯斯已經緩緩的向寧遠走來:“寧先生,我再說一次,我不想動粗,若是寧先生愿意和我去梵蒂岡,那么我愿意為剛才的冒犯而道歉。”

    “哈哈!”

    寧遠顫顫巍巍的站起身來,臉上帶著笑意:“不愧是教廷的黑衣主教,果真厲害,看來我真是有些輕敵了,不過主教大人要是覺得這就是我的手段,那就大錯特錯了。”

    說著話,寧遠緩緩的伸出右手,隨著寧遠的右手伸出,他的手心突兀的多了一尊看上去精巧玲瓏的寶塔,寶塔足足十二層,上面銘刻著古樸的符文,給人一種滄桑的感覺。

    寧遠拿出寶塔的同時,維魯斯的心中就感覺到一陣不妙,身形急忙后退,寧遠神識探出,手中捏印,低喝一聲:“起!”

    隨著寧遠的喝聲落下,寧遠手心的寶塔突然冉冉升起,寶塔上面發出一層灰蒙蒙的光暈,整個寶塔緩緩變大,等升到高空五六米的時候,已經變成十多米高的巨塔。

    寧遠手中法印變動,寶塔在空中飛速轉動,眨眼間就到了維魯斯頭頂,寶塔的陰影已經把維魯斯籠罩在了里面。

    維魯斯只覺得一股壓迫的氣勢從寶塔上面壓來,幾乎壓得他喘不過氣來,額頭上已經滲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鎮!”寧遠雙手一指,印發再次一變,寶塔猛然間就向維魯斯鎮壓了下去。

    “吼!”眼看著寶塔壓下,維魯斯發出一聲怒喝,手中的長劍舉起,竟然頂住了落下的寶塔,雖然他的腰已經微微彎曲,牙關緊咬,卻也暫時阻止住了寶塔的。

    “不愧是教廷的黑衣主教!”看著竭力抵抗的維魯斯,寧遠也不禁感慨一聲,這維魯斯果真比埃爾斯強了很多。

    要知道,雖然那天晚上寧遠是和賀正勛三人合力,然而那時寧遠不過是凝神巔峰,如今卻已經是化神中期,寧遠沒進階一個小境界,實力的提升可是很恐怖的,如今即便是不借助鎮魔塔,寧遠也絕對可以可諸葛群或者天虛一戰,當初埃爾斯遇到鎮魔塔可是絲毫沒有還手之力的。(未完待續)

大乐透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