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玄門醫圣 > 第十四卷 撒旦王 第六零五章 驚恐的易德拉

第十四卷 撒旦王 第六零五章 驚恐的易德拉

    “審判!”

    埃爾斯的手中拿著一把權杖,身上的氣勢同樣浩蕩,隨著他的一聲爆喝,權杖之上一團耀眼的白光激射而出,狠狠的擊中了鎮魔塔。

    然而鎮魔塔卻紋絲不動,鎮魔塔的第一層符文閃耀,整個塔身被灰蒙蒙的光芒籠罩,就像是一座大山一般,不受任何的阻隔,向著埃爾斯壓了下去。

    “不!”

    埃爾斯發出一聲不甘心的怒吼,整個人就被鎮魔塔鎮壓在了下面,再也發不出任何的響動。

    “這”

    剛剛趕來的一群高手都有些傻眼了,柯泰岳更是有些不敢相信,不是說教廷的紅衣大主教堪比煉神返虛高手嗎,怎么這么輕易的就被寧遠擊敗了。

    教廷的一群高手同樣滿臉駭然,在他們心中,紅衣大主教那可是教廷的無上存在,是受到神庇佑的神使,怎么會被人打敗,這一幕甚至超出了他們的認知。

    在教廷,除非達到紅衣大主教的級別,要不然其他人是不可能活過百年的,因此這些大主教和主角都沒有參加過百年前的戰爭,而教廷也同樣不會把這些丟人的事情告訴他們的信徒和手下,這就導致埃爾斯被寧遠鎮壓的瞬間,這些大主教的主教的信仰轟然崩塌。

    其他人吃驚,寧遠卻一點也不吃驚,別看教廷的紅衣大主教堪比煉神返虛境界的高手。而他和賀正勛三人組成三才陣威力絕對可以和煉神返虛境界的高手比擬,再加上鎮魔塔的威力,擊敗埃爾斯那是理所當然的。

    其實要說教廷的紅衣大主教和血族的親王堪比煉神返虛境界。有些不太準確,煉神返虛境界也有著高低之分,教廷的紅衣大主教和血族的親王最多也就和剛剛進階煉神返虛境界的高手相當,連煉神返虛初期都算不上,只是比一般的半步煉神返虛高手強一些,遇到那種逆天的半步煉神返虛高手也只有被斬殺的份兒。

    其實這么久,寧遠也隱隱猜到了一些什么。東方有秘境,西方也應該有同樣的地方。有著超越血族親王和紅衣大主教級別的高手,這或許就是百年前西方高手入侵,秘境高手并沒有出手的原因。

    “殺!”

    教廷的眾位高手呆滯過后,一個個都瘋狂了。怒吼一聲,向著前來的宗派高手沖了上去。

    “殺!”閻塵弼同樣是一聲冷喝,一掌就把一位教廷的主教打飛了出去,閻塵弼的截心掌本就歹毒,如今修出胸中五氣,截心掌的威力更是不凡,一掌下去,教廷的主教就被震斷了經脈。

    “殺!”

    歐陽莎莎手持莫邪劍,手中劍花舞動。一個人就對上了兩位教廷的大主教,殺的兩人幾乎毫無還手之力。

    進階元神境界之后,歐陽莎莎使用起莫邪劍更是如魚得水。雖然還不能發出劍氣,然而莫邪劍的劍身之上卻有著劍芒,教廷高手的攻擊歐陽莎莎一劍下去就能米分碎,手持莫邪劍的歐陽莎莎此時竟然宛如殺神。

    教廷的人原本就比寧遠一方的人少,埃爾斯幾乎是一招就被寧遠鎮壓,賀正勛和姚鑫年也騰出了手加入了戰圈。短短的十分鐘不到,教廷的所有高手就被全部擊斃。

    看著倒了一地的教廷高手。柯泰岳依舊有些不敢相信,教廷一方就這么被他們一網打盡了,他們這還是牽制嗎,簡直比主力還主力。

    要知道,之前白展元的任務只是讓寧遠一方牽制住教廷的高手,避免他們幫助血族,然而此時教廷的高手卻全部伏誅,也只有埃爾斯生死不明,白展元一方此時有沒有解決血族都未可知。

    “大師兄,把尸體處理了。”寧遠向李炎吩咐了一聲,這才走到了鎮魔塔跟前,此時鎮魔塔依舊是十多米高大,而埃爾斯則被鎮壓在鎮魔塔的第一層。

    寧遠手中捏印,鎮魔塔這才一嗡鳴,變成巴掌大小,飛回了寧遠手中,露出了鎮壓在下面的埃爾斯,此時的埃爾斯躺在地上,臉色蒼白,全身虛弱。

    “封!”

    寧遠收了鎮魔塔的同時,大手一揮,九枚金針飛出,趁著埃爾斯還沒反應過來,就封了埃爾斯的全身修為。

    回過神來的埃爾斯看到邊上躺了一地的教廷高手,嘴角露出一絲苦笑,他知道華夏高手的恐怖,本就不愿意來,來了之后也一直低調,想要找一個完全的時機對付寧遠,卻不曾想還沒出手自己一方就全軍覆沒,而華夏一方出動的最厲害的高手卻只是撒旦王,甚至連更厲害的高手都沒有出現。

    “埃爾斯紅衣大主教閣下。”寧遠走到埃爾斯身前,居高臨下的看著埃爾斯道:“下面就讓我送你去見你們的主,記得見了他之后告訴他,華夏不是你們可以來的地方。”

    “不,你不能殺我。”埃爾斯急忙道:“我是教廷的紅衣大主教,你要是殺了我,會引起教廷的憤怒,到時候就是東西方全面開戰,放了我,我保證以后教廷的人絕對不會再踏進華夏半步。”

    “全面開戰!”寧遠不屑的冷笑一聲:“你覺得我會怕嗎,百年前我們能把你們趕出去,一百年后我們豈會懼怕你們這些蠻夷。”

    埃爾斯面如死灰,是啊,百年前東方的修士尚且戰勝了他們教廷血族以及黑魔法者和西方眾多勢力的聯手,區區一個教廷,東方修士會怕嗎?

    “我不該來的。”埃爾斯輕聲嘀咕一句,然而顫顫巍巍的伸出一只手,在胸前劃了一個十字:“動手吧。”

    “烈手,交給你了。”寧遠回過頭去,向烈手吩咐道。埃爾斯必須死,寧遠是絕對不會放過埃爾斯的,如今華夏的真正實力早就不如百年前,正是因為如此,才要表現出絕對的強勢。

    殺了埃爾斯之后,處理了尸體,寧遠一群人直接返回了九玄門,回到九玄門大概一個小時,白展元一群人這才陸陸續續的回來。

    白展元等人見到寧遠一群人有說有笑的正在喝茶,先是一愣,然后吃驚的問道:“寧遠,你們怎么?”

    在白展元看來,寧遠比他們出發晚,而且人比較少,回來的應該比較晚才是,沒想到竟然回來到了他們前面。

    “事情辦完了自然就回來了。”寧遠淡淡一笑問道:“怎么樣,血族的人都處理了?”

    “除了克拉克受傷而逃,其他人都解決了。”天虛真人笑道:“那個克拉克確實厲害,我和空智大師諸葛家主三人聯手也只是隱隱占據上風。”

    “克拉克逃了?”寧遠一愣,不過之后倒也釋然了,克拉克可是堪比煉神返虛境界的高手,天虛三人能占據上風已經不錯了,畢竟天虛三人可不懂的合擊陣法,也沒有鎮魔塔那樣的神器。

    “寧遠,你們那邊怎么樣了,沒人受傷吧?”白展元再次問道。

    “哈哈哈”寧遠這邊一群人是哈哈大笑,柯泰岳道:“白前輩,看來這一次我們才是主力,教廷的一群高手包括紅衣大主教埃爾斯已經全部被殺,一個人也沒能逃走。”

    “什么?”

    天虛、諸葛群、白展元等人齊齊驚呼一聲,都以為自己聽錯了,這怎么可能?他們這邊高手盡出,甚至讓克拉克逃走了,而寧遠這邊卻讓教廷的人全軍覆沒。

    “寧遠,這是真的?”過了好半天,白展元才再次難以置信的問道。

    “僥幸。”寧遠笑著道:“可能是埃爾斯大意,這才讓我們鉆了空子。”

    “大意!”天虛和諸葛群可不信,對方再大意,那也是堪比煉神返虛境界的高手,不可能連逃走的勢力都沒有吧?

    雖說克拉克之所以能逃走,是因為血族親王有飛行能力,然而教廷的紅衣大主教能和教廷的親王抗衡,這么多年教廷的人能壓著血族打,又豈是那么簡單的。

    不過寧遠不愿意多說,他們也不好多問,當時和寧遠一起去的人不少,只要隨便問問,當時的情形自然不難知道。

    “不管怎么說,這一次我們總是大勝而歸。”白展元笑呵呵的道:“如此喜事,值得好好慶祝一下,寧遠,你不會舍不得酒吧。”

    “怎么會呢,好酒早就準備好了。”寧遠呵呵一笑,向邊上的古風林吩咐道:“小風,上酒上菜。”

    眾多高手大半夜在九玄門慶祝,此時在京都酒店的德森家族家主,黑魔法者家族的大魔法師易德拉同時得到了消息。

    “教廷的高手全軍覆沒,血族的高手只有克拉克一人受傷逃走?”聽到手下傳來的消息,易德拉猛然站起身來,臉上全是驚恐之色,這怎么可能?

    “老爺,消息絕對可靠,克拉克親王聯系到了我們的人,向我們求救了,我們要不要?”匯報消息的人問道。

    “嘶!”

    易德拉倒吸一口涼氣,依舊覺得不敢相信,當初寧遠給他說了一個禮拜,如今這才過了三天,教廷的高手就全軍覆沒,血族也只有克拉克一人受傷而逃,東方的修士果真厲害。

    此時易德拉不僅有些慶幸,幸虧他當時答應了寧遠,要不然這一次或許還要加上他們德森家族的人,易德拉可不認為寧遠一方沒有勢力同時對付他們三家。(未完待續)

大乐透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