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玄門醫圣 > 第十四卷 撒旦王第六零四章 鎮魔塔之威

第十四卷 撒旦王第六零四章 鎮魔塔之威

    對于血族來說,晚上正是他們活躍的時候,然而對于教廷的人來說,卻沒有夜生活的習慣。% 特別是教廷的紅衣大主教埃爾斯更是參加過百年前的那一次大戰,深深的知道華夏修行者的厲害,這一次對教廷的高手約束的是非常嚴格,即便是白天,也不允許隨便去市區溜達。

    這一家工廠是一家美資企業,同樣也算是教廷的產業之一,工廠有上千員工,高層也都是美國人,埃爾斯一群人住在工廠,倒也不怕引起別人的懷疑。

    寧遠一群人到達工廠附近,下了車之后,一群高手圍著寧遠,等著寧遠下達命令。

    “這個工廠是正常生產的工廠,里面有上千員工,而且都是我們中國人,因此不能在這里動手,等會兒我和大師兄二師兄幾人把里面的教廷高手吸引出來,記住,紅衣大主教和主教級別的高手我們會牽制,其他的高手就交給你們了。”

    “放心吧寧前輩,這些神棍絕對一個都跑不掉。”二十個靈識化形的高手拍著胸口表示道。

    這次他們雖然負責牽制,然而卻也有二十位靈識化形高手,教廷的來人在人數上絕對不會超過二十人,紅衣大主教和主教級別的高手有寧遠等人牽制,其他人自然不是他們這些人的對手。

    “好,大家開始行動,到時候盡量往偏僻的地方走。”寧遠交代一聲,猛然間放開了神識,神識浩浩蕩蕩。一瞬間就籠罩了整個工廠。

    而在寧遠眾人到達工廠之前。白展元一群人已經到了血族所在的據點。而且和血族交上了手,克拉克感覺到沒有親王級別的高手,自然不懼,一群血族追著白展元一群人到達了一個偏僻的樹林。

    而到了樹林之后,諸葛群天虛三人出手,直接就纏上了克拉克,克拉克被牽制,血族的其他高手根本就不是眾多高手的對手。短短的時間就有一位血族公爵和三位血族伯爵被殺。

    這次前來華夏,血族的高手雖然多,然而眾多宗門的高手更多,近百位靈識化形的高手以及白展元等人,血族的高手根本連反抗的能力都沒有。

    “該死,該死。”克拉克怒吼連連,他甚至猜不出是什么人泄露了他們的藏身之處,更是后悔之前追了過來,如今竟然陷入了包圍之中。

    “快,聯系那群神棍。就說我們受到了東方修行者的圍剿。”克拉克向著幾位公爵怒吼道,他自己根本就分不開身。

    血族和教廷這次前來華夏。自然有著專門的通訊設備,一位血族的公爵很快就把求救消息發了過去。

    寧遠這邊的工廠之中,此時教廷的高手正聚在一起,埃爾斯收到血族的求救信號,甚至有些幸災樂禍:“哼,一群臭蝙蝠,我早就警告過他們,讓他們低調,沒想到他們竟然有人敢在華夏吸食血食,如今自食惡果了吧?”

    教廷的一位主教恭敬的道:“大主教閣下,血族雖然說是自作自受,但是這次我們畢竟是盟友,若是克拉克等人損失慘重,對我們來說也不是好事情。”

    “我自然知道。”艾維斯冷哼一聲道:“救援自然是要救的,不過也要讓他們吃吃苦頭,大家稍等,半個小時后出發,若是血族的人連半個小時都堅持不住,那就怪不得我們了。”

    埃爾斯的話音剛剛落下,猛然間就是臉色一變,察覺到一股浩浩蕩蕩的神識籠罩了整個工廠。

    “不好,有東方高手前來,他們不僅僅只是針對血族,同時也對我們出手了。”埃爾斯臉色難看的道。

    埃爾斯雖然是紅衣大主教,是堪比煉神返虛境界的高手,然而他卻親眼見過東方修士的厲害,感受到寧遠的神識,竟然有些驚弓之鳥的感覺。

    事實上這一次教廷讓埃爾斯前來,就是考慮到埃爾斯來過華夏,然而卻忽視了埃爾斯對東方修士的恐懼。

    察覺到寧遠神識的一瞬間,再結合血族的求救,埃爾斯下意識的就認為這一次是華夏的眾多高手出手,打算圍剿他們,急忙喝道:“逃,快點離開這兒,聯系我們的人接應,該死的,我早就說了,華夏不是我們能來的地方。”

    “嗯!”

    放開神識的寧遠察覺到埃爾斯等人的動作下意識的一愣,他怎么也沒想到他這邊神識放開,埃爾斯一群人竟然就逃了,對方不是有一位紅衣大主教嗎,怎么膽子這么小。

    這也怪不得埃爾斯膽子小,實在是一百年前埃爾斯就是死里逃生,這一次決定讓誰來華夏,教廷的幾位紅衣大主教都不怎么情緣,埃爾斯還是被人坑了,正所謂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埃爾斯這也算是條件發射。

    “對方從后門逃了,我們追。”寧遠冷笑一聲,帶著一群高手就向埃爾斯一群人追去,追出不遠,,察覺到埃爾斯等人的速度,寧遠直接放出了巨鷹,和賀正勛三人一起上了鷹背,迅速的向埃爾斯等人追去。

    巨鷹雙翅一展,速度驚人,緊緊十分鐘不到,寧遠就看到一群白人向著遠處逃竄,駕馭者巨鷹直接攔在了埃爾斯一群人身前。

    “嘰!”

    巨鷹一聲高鳴,直接吸引了埃爾斯一群人的目光,埃爾斯看到一頭巨大的巨鷹飛過,然后就有四個人攔住了他們的去路,同時巨鷹在半空中虎視眈眈。

    “該死,他們竟然能駕馭飛禽。”埃爾斯怒罵一聲,這才感應到寧遠幾人的修為,發現竟然只是堪比教廷主教級別的修為,頓時松了一口氣。

    雖然寧遠四人的表面修為不高,然而埃爾斯卻不敢怠慢,對方四個人趕來,絕對不可能沒有準備,說不得還有華夏的修士在后面。

    “諸位。”埃爾斯上前露出客氣的微笑道:“不知道諸位攔住我們有什么事情嗎?”

    “教廷的埃爾斯大主教?”寧遠上下打量著埃爾斯,淡淡的道:“身為教廷的紅衣大主教,貿然進入華夏,應該是我們問你有什么事情才對吧?”

    “放肆,紅衣大主教大人問話,你們竟敢頂嘴。”埃爾斯身邊的一位大主教聽到寧遠的聲音,當下就是一聲冷哼,身形一晃,就向寧遠襲擊了過來。

    這些大主教和主教可不知道華夏修士的恐怖,而且教廷的人都是狂熱分子,除了真正的高層,其他人幾乎是悍不畏死,寧遠對紅衣大主教不敬,幾個大主教和主角都是憤怒不已。

    “找死!”

    寧遠冷哼一聲,手中突然間多了一把長劍,長劍一揮,一道劍氣劃過,沖來的那位大主教就被劍氣分成了兩截,死的不能再死。

    “嘶!”

    見到寧遠一劍就殺了一位大主教,埃爾斯當下眼睛一瞇,其他幾位大主教也都吃驚不已,對方看上去明明和他們實力相當,卻沒想到竟然能一招殺了一位大主教。

    “閣下,這都是誤會。”埃爾斯急忙道:“我們這次來華夏并無惡意,不知道閣下如何稱呼,歡迎閣下以后來我們教廷做客。”

    “我叫寧遠,不知道紅衣大主教閣下聽過沒有?”寧遠淡淡的答道。

    “撒旦王!”

    聽到寧遠說出自己的名字,教廷的幾位大主教齊齊驚呼一聲,埃爾斯更是臉色一變,眼前這位竟然就是他們這次的目標,地下世界新的王者,撒旦王。

    寧遠當初和村上歸一一戰,可是轟動整個地下世界,埃爾斯更是親眼見過寧遠和村上歸一戰斗的衛星視頻,知道寧遠的厲害,怪不得對方一招就可以斬殺一位教廷的大主教。

    而且撒旦王這個稱呼可不僅僅是因為寧遠殺了村上歸一,更是因為寧遠一人就幾乎殺光了山口組的整個高層,死在寧遠手中的山口組成員數十人。

    埃爾斯怎么也沒有想到他們前來還沒來得及找上寧遠,寧遠竟然就帶人找上了他們,這獵物和獵手之間竟然換了位置。

    幾人說話的時候,烈手等人也迅速的趕了過來,察覺到又有人前來,埃爾斯可不敢耽擱,急忙爆喝一聲:“殺,沖出去。”

    “布陣!”

    寧遠也同時一聲冷喝,賀正勛和姚鑫年兩人急忙和寧遠組成三才陣,三人的神識放開,氣息瞬間連成一片,頓時一股更加磅礴的氣息充斥在了當場,讓埃爾斯再次臉色聚變。

    “嘰”

    空中的巨鷹也是一聲高鳴,一個俯沖,就向一位教廷的紅衣大主教沖了過去,李炎也拿出自己的法器,和教廷的高手交上了手。

    此時寧遠的手中干將劍已經收起,手心則多了一尊古樸的寶塔,正是鎮魔塔。

    解開了鎮魔塔的第一層禁制,這一寧遠正是要拿埃爾斯試一試鎮魔塔的威力。

    一手托著鎮魔塔,寧遠的另一只手捏著古樸的手印,神識涌動,口中低喝一聲:“鎮!”

    隨著寧遠的聲音落下,寧遠手中的鎮魔塔突然發出一陣灰蒙蒙的光芒,鎮魔塔突然從寧遠的手中飛起,瞬間變成十多米高大,狠狠的向著埃爾斯壓了過去。(未完待續

大乐透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