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玄門醫圣 > 第十一卷 回家 第五四七章 本卷終

第十一卷 回家 第五四七章 本卷終

    寧遠之前的字就寫的不錯,當時也就是在意境上和高學民周森源有些差距,這兩年隨著寧遠進階元神,融合五行陰陽之意,寧遠的字自然也帶了五行陰陽意境,有了這種意境,寧遠的字自然而然的就升華了。

    邊上的嚴立乾等人也只是看出寧遠的字寫的很好,甚至比起周森源的字還要強上一些,然而在周森源和劉亦農這兩個行家眼中,寧遠的字可不僅僅是寫得好那么簡單。

    “好字。”足足過了好半天,劉亦農才首先出聲道:“一筆而下,整幅字若脫韁駿馬騰空而來絕塵而去;又如蛟龍飛天流轉騰挪,來自空無,又歸于虛曠,給人一種大氣磅礴的感覺,同時又有一種樸實自然之感這幾個字絕對有大家之風。”

    “何止有大家之風。”周森源也開口道:“小寧的這幅字不僅字跡蒼勁有力,鐵畫銀鉤,同時也有一種悠長的意境,簡單的四個字,又好像活了一般,這樣的字我是寫不出來。”

    “周老說笑了。”寧遠微微一笑,也同時在下面寫到:寧遠贈周森源周老,乙未年,戊寅月,丁卯日。

    “哈哈,今天我可是賺了。”周森源哈哈一笑,伸手拿過寧遠的字,再次仔細的看了起來,越看越是喜歡。

    “小寧,你可不能厚此薄彼,怎么也要再給我寫一副。”劉亦農急忙在邊上道。原本周森源剛才的一幅字給了寧遠,他就很是遺憾,如今見了寧遠的字。他怎么也要要一副。

    以劉亦農的身份,要這么一幅字,自然不會單看這幅字的表面價值,真要說起來,寧遠的字雖然比周森源的字好,但是絕對沒有周森源的字值錢,然而在劉亦農眼中。寧遠的字卻絕對比周森源的字有價值。

    “呵呵,那我就再寫一副。”劉亦農開口了。寧遠自然不能不寫,拿起毛筆再次寫了四個字:福壽延年,同時在下面寫了落款。

    “哈哈,好。好。”劉亦農拿起寧遠的字同樣是愛不釋手,邊上的幾人看的是眼熱不已,不過他們和寧遠不熟,同樣也不敢貿然向周森源求字,不過縱然如此,今天能夠看到周森源的字和寧遠的字,他們也算沒白來。

    寧遠寫過字,一群人再次閑聊了一陣,除了寧遠一家和周森源其他人也都紛紛告辭了。劉亦農客氣的挽留了一下,讓眾人吃了午飯再走,不過也沒人會真的那么沒眼色。留下來吃午飯。

    嚴立乾等人走后,劉亦農自然是拉著周森源閑聊,一直到吃過午飯,寧遠和寧億霖一家人要回寧海,劉亦農還有些依依不舍。

    回到寧海之后,寧遠暫時也沒什么事了。寧家本來親戚就少,除了劉素的娘家。寧家沒什么親戚要走動的。

    雖然沒什么事,寧遠也在家里多呆了幾天,一直過了初六,寧億霖的公司開始上班,寧遠這才和歐陽莎莎陳雨欣以及周森源幾人離開了寧海市,去了燕京。

    寧遠走的時候劉素是依依不舍,還想讓寧遠多留幾天,直到寧遠保證以后會經常回家看看,劉素這才沒有不依不撓。

    寧海機場,前來送寧遠的除了寧億霖劉素和寧萌,同時還有鐘道子,鐘道子是作為寧億霖的司機一起來的。

    寧遠先和鐘道子閑聊了兩句,約定處理了周森源的事情到時候通知鐘道子,兩人一起去探查一下余文龍留下的寶藏,之后寧遠又摸著寧萌的腦袋道:“高考的時候加油,到時候來燕京。”

    “放心吧,我會加油的。”寧萌點了點頭道,寧遠淡淡一笑,這才揮了揮手,和陳雨欣幾人一起過了安檢。

    幾人回到燕京的時候已經是下午時分了,到了燕京之后,陳雨欣就和寧遠幾人告辭了,她身為燕京市分局的副局長,如今也到了上班的時候。

    陳雨欣離開之后,寧遠和歐陽莎莎周森源一起回到了四合院,剛剛走進四合院,周森源就感覺到自己胳膊上黑色印記的地方有些發癢,拉開衣服一看,黑色印記竟然縮小了一圈。

    “四合院靈氣充裕,正好是陰煞的克星,您老在四合院住著,即便是生死符不解,也絕對能拖延三四個月。”寧遠笑著解釋道。

    寧愿和周森源說著話,里面的姚鑫年賀正勛以及李炎等人已經迎了出來,如今正是初六,四合院所有人都在,包括尤新泉古風林和林云等人。

    事實上尤新泉等人沒事,也都在四合院住著,畢竟四合院靈氣充裕適合修煉,如今尤新泉也已經觸摸到了化勁的門檻,進階化勁指日可待,賀正勛和李炎進階元神也不遠了。

    寧遠先給周森源和賀正勛幾人做了介紹,一群人這才進了正堂,閑聊了一陣,寧遠讓林云給周森源安排了住處,周森源走后,賀正勛這才向寧遠問道:“小師弟,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烈手和閻塵弼兩個人都離開了燕京。”

    “是出了點事。”寧遠簡單的把周森源的事情說了一遍道:“當年形法派被滅,必然也有露網之魚,當年我在上江市和三合派的方東來就斬殺過一位靈識化形的形法派余孽,如今出來一位元神境界的形法派傳人,也不算什么稀罕。”

    “元神境界的形法派高手。”李炎皺了皺眉道:“張劍鋒就是形法派的,唐宗強也算形法派的人,你說這個元神高手會不會和張劍鋒有關?”

    “應該不會。”寧遠搖了搖頭道:“張劍鋒已經吃過虧了,若是這位張劍鋒知道形法派還有這么一位元神高手,絕對不會讓他這么貿然出手。”

    “小師弟說的不錯。”姚鑫年在邊上附和道:“張劍鋒吃過虧,唐宗強也因此喪命,他不會再這么冒失。”

    “嗯,有道理。”李炎點了點頭向寧遠問道:“那么小師弟你的打算是?”

    “我已經提取了一絲生死符的陰煞之氣,明天我就打算離開燕京,去追蹤這位形法派的神秘高手,這個人能對周森源下生死符,必然是一位不擇手段的家伙,這樣的人留不得。”寧遠冷聲道。

    “小師弟說的不錯。”賀正勛道:“且不說玄門中人對普通人下生死符已經犯了玄門五戒,單說這種心性,就絕對留不得。”

    幾人說過周森源的事情,寧遠沉吟了一下又開口道:“幾位師兄,有件事我必須告訴你們。”

    “有什么事情小師弟盡管說。”李炎道,賀正勛幾人也點頭,他們還以為寧遠有什么事情要他們出手呢。

    “今年凌晨時分,我夜觀天象,發現天地氣運變化,最多十年,天地將進入大亂星時代。”寧遠緩緩的道。

    “大亂星時代?”賀正勛等人都是玄門中人,不像鐘道子雖然修為不凡,卻是半道出家,一身修為都是機緣巧合,知道的玄門辛密不多,而賀正勛等人對大亂星多少都知道一些。

    “不錯,正是大亂星時代。”寧遠點頭道:“原本如今已經是末法時代下元甲子,距離下一個大運還有四十多年,四十多年之后天地氣運雖然會進入無法時代,卻也有個緩沖,然而大亂星時代到來,結束之后天地直接進入無法時代,到時候世俗將不會再有新增的修行者,而現在的修行者到時候也不會再有寸進。”

    “大亂星,沒想到這一次大運竟然會遇到大亂星。”姚鑫年輕聲道:“如此說來,若是大亂星結束之前,凡是沒資格進入秘境的修行者將再也沒有機會了?”

    “不錯。”寧遠點頭道:“大亂星時代結束,秘境將連成一片,到時候世俗和秘境之前的通道也會徹底封死。”

    “大亂星時代四十年,也就是說我們只有四十年的時間。”李炎笑呵呵的道:“無所謂,反正即便是沒有大亂星時代,我們也不見得能進階煉神返虛。”

    李炎這話倒也是大實話,煉神返虛何等艱難,清平道人當初是化神圓滿,化勁圓滿,也用了四十多年時間,如今李炎等人還沒有進階元神。

    “大師兄說的不錯。”賀正勛也笑道:“還有四十年,即便到時候進入無法時代,我們也還有幾年好活。”

    “幾位師兄。”寧遠打斷幾人的話道:“大亂星的到來,這只是一點,要知道,因為大亂星時代到來,凡是覺得有機會進階煉神返虛的隱世高手估計都會紛紛出世,尋找機緣,也就是說從現在開始,江湖將會變得更加混亂,幾位師兄以后還需小心。”

    寧遠此話一出,賀正勛幾人的臉色這才變得凝重了,在如今的世俗,九玄門絕對已經站在了江湖之巔,如今的江湖各派沒幾個門派膽敢和九玄門作對,然而世俗之中除了這些江湖幫派,必然還有隱世高手,這些隱世高手修為最差的估計也是元神之上,甚至三花聚頂五氣朝元的高手絕對不在少數,這些人出世,造成的影響必然很大,為了進階煉神返虛,這些人也不見得不會對九玄門出手。

    ps:本卷結束,下一卷“莫邪”(未完待續)

大乐透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