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玄門醫圣 > 第十卷 山口組第四九四章 不簡單的班級

第十卷 山口組第四九四章 不簡單的班級

    說實話,若不是之前見到寧遠和蘭花櫻子有說有笑,并且和伊賀認識,這件事青木天佑是真不打算管。

    中日關系一直不怎么好,這幾乎是眾所周知的,大多數的中國人仇視日本人,同樣大多數的日本人看不起中國人,這些都不是一時半會靠一兩個人可以解決的,通俗的說,青木天佑還真不怕把寧遠一群人得罪了,只是寧遠背后竟然和蘭花櫻子有關系,這就讓青木天佑不得不重視了,因此才出來打圓場。

    “好,既然青木部長說話了,那么就請寧先生給我們展示一下神奇的中醫,若是中醫不能治病,那么就請寧先生給我們道歉。”講臺上的老師出聲道,很顯然同意了青木天佑的提議。

    “呵呵!”寧遠淡淡一笑道:“若是中醫不能治病,我給你們道歉,若是能治病呢,這位老師是不是給我們道歉,收回你剛才的話?”

    “好,若是中醫真能治病,我就收回我剛才的話,給你們道歉。”中年老師道,在他看來,這兒基本上都是他的學生,寧遠要證明,對象也絕對是他的學生,到時候即便是寧遠說的很在理,只要學生們矢口否認,那就說明中醫不能治病,這一局寧遠幾乎輸定了。

    “好,那就這么說定了,青木部長作為公證人。”寧遠點了點頭,邁步走上了講臺,目光掃視著下面的眾多學生道:“今天我就現場給我們東京大學醫學部的學生檢查一下身體,任何人都可以站起來,我若是診斷的不對。那么就向大家道歉。”

    寧遠的話音落下。下面的學生頓時開始竊竊私語。有的不屑,有的等著看笑話,有的商量著怎么作弄寧遠。

    寧遠身為元神高手,靈識放開,下面的切切私語聲盡收耳中,曾經在東華醫學院進修兩年,寧遠也接觸過日語,雖然不是很精通。然而卻也大概聽得懂他們在說什么,不過他卻一點也不擔心,等到下面靜下來,他才再次開口道:“不知道哪位同學第一個來?”

    寧遠說的是中文,周立文自告奮勇擔任了寧遠的翻譯,從寧遠說第一句話的時候他就開始翻譯。

    “那您先看看我有什么不舒服?”一個二十歲左右的男同學站起身來問道。

    “臉色蒼白,面色虛浮,一看就是縱欲過度,是不是晚上失眠,總是出虛汗?”寧遠掃了對方一眼。淡淡的開口道,周立文同時翻譯了一邊。男生頓時臉色大變,不過卻硬著頭皮笑道:“哈哈,看看吧,我說中醫就是忽悠人的,果然如此,我晚上睡覺很好,從來不出汗。”

    “切!”男孩的聲音落下,下面頓時有人發出不屑的聲音,也不知道是不屑寧遠還是不屑男生撒謊。

    寧遠淡淡笑道:“這位同學,你也是學醫的,可知道諱疾忌醫,我說的對不對,你心中有數,我心中也有數,不是我說大話,你這個情況已經比較嚴重了,能夠治療的人不多,要是再耽誤下去,你以后還能不能人道,我可說不準。”

    周立文吧寧遠的話翻譯之后,男生的臉色再次變了變,寧遠的話自然是半真半假,這世上的病癥是不少,不過卻也不至于隨便就讓寧遠碰上一位很難治療的,男孩是縱欲過度沒錯,不過還不至于到了很嚴重的程度。

    不過寧遠是什么人,那可是江湖上的老祖宗,江湖手段一驚、二騙三忽悠,他可是用的爐火純青,特別是這種關系到自身幸福的事情,沒幾個人敢大意。

    “行了,既然你不信,就當我說的不準,瞎說的吧,下一位。”寧遠無所謂的擺了擺手,再次喊道。

    “那個寧院長。”見到寧遠不打算再搭理他,男生頓時急了,聽到周立文的翻譯,急忙出聲道:“您說的是真的?”

    “你不是說我說的不對嗎?”寧遠笑呵呵的看著對方道:“既然不相信醫生,那么就不需要再問了,下一位。”

    “我信,我信!”男生急忙道,誰敢拿自己下半身的幸福開玩笑,寧遠之前說的癥狀說的是**不離十,早就把男生驚住了,他之前嘴硬只不過覺得是小問題,不一定非要找寧遠,這個時候否認了,找別的醫生看也是一樣,只是寧遠后面說的嚴重,他可不敢賭了,萬一別人治不好呢。

    人都是這樣,事不關己高高掛起,一旦牽扯到自己,沒幾個人能淡定,縱然這些人不少之前都商量好死不認賬,打算看寧遠笑話,可是一旦到了他自己身上,誰還敢開玩笑。

    男生陪著笑道:“寧院長,您說的很準,我就是晚上失眠,出虛汗,這個該怎么治療啊?”

    站在寧遠邊上的中年老師失望的轉過頭去,他雖然不止專業的醫生,只是醫學院的講師,然而見識自然比這些學生強多了,自然看得出寧遠之前說的并不盡然,只是這種場合,他可不好開口,很顯然,第一個學生被寧遠嚇唬住了。

    “你要是信得過我,我給你開兩個方子,回去調理一下,記住,一個月不能再縱欲,我保證你藥到病除,若是沒治好,歡迎隨時誹謗中醫。”寧遠笑呵呵的道。

    “信得過,信得過,謝謝寧院長。”男孩急忙笑道,一臉的靦腆,說穿了,這些學生大多都還沒進入社會,總的來說還是比較單純的。

    寧遠拿起粉筆就在黑板上寫了一個方子,讓周立文翻譯成日文,男生喜滋滋的在下面抄寫好,寧遠才再次開口道:“下一位。”

    “裝模作樣。”這時一個女生站起身來不屑的哼了一聲道:“那么我有什么問題?”

    寧遠看了對方一眼,又忽然搖了搖頭,之后又深深的嘆了口氣。好半天沒說話。搞得不少人面面相覷。特別是站起身的女孩子,更是心里慌亂不已,還以為自己得了什么絕癥了。

    事實上寧遠剛才給第一個男生看病,不少人都知道寧遠看的很準,畢竟大家都是一個班的,誰是什么德行,大家都清楚,之前的學生風流成性。這并不是什么秘密,這個女生也知道,她看上去不屑寧遠,其實心中還真不敢不在乎。

    “寧先生,有什么話您就直說,這是什么意思?”中年講師有些看不下去了,在邊上開口道,他算是看出來了,別看寧遠年輕,這些學生還真經不住寧遠忽悠。

    “其實也沒什么。我只是感慨日本學校的風氣。”寧遠淡淡一笑,看向女學生道:“恭喜你。你懷孕了。”

    “嘩!”寧遠此話一出,臺下頓時一片嘩然,不少人再次竊竊私語,甚至有幾個男生的臉色都輕微的變了變,很顯然,這個女生不止和班上的一個男生發生過關系。

    “懷孕!”女生愣了一下,隨即怒聲道:“你胡說,我怎么可能懷孕?”

    “是嗎?”寧遠笑著道:“你自己的月事多長時間沒來了,不用我說吧?”

    女生這才猛然驚醒,伴著手指頭一算,臉色慘白的低聲喃喃:“大概半個月了吧?”

    女生的聲音不大,不過還是被不少人聽到了,特別是那個講師,一張臉頓時成了豬肝色,好不自然,青木天佑也有些呆不下去了。

    這會兒按說是考驗中醫能不能治病,然而寧遠診斷了兩個人,一個是縱欲過度,一個女孩子卻懷孕了,這些可都是學生啊,人常說家丑不可外揚,這都是什么事啊。

    跟著寧遠一起來的復海醫學院的學生大多數都樂不可支,在國內的時候,,如今算是親眼所見了,這種情況在國內也不能說沒有,然而一個班,寧遠就檢查了兩個人,兩個人就都是這種事,這在國內絕對是很罕見的,現場這還有一百多人呢,真要全部檢查下去,還真不知道會有什么事?

    “這位同學,你先坐下吧,這種事我暫時幫不上忙,你先考慮清楚,你要是打算要這個孩子呢,我倒是能開幾個保胎的方子,至于流產,這一點我不得不承認,中醫不是很在行。”寧遠笑著壓了壓手道。

    寧遠這話還真不是開玩笑,中醫講究以人為本,外科雖然也有,但是卻不怎么提倡切腿斷骨之類的,至于流產,中醫也有方子,但是比起西醫,危險確實大得多。

    女孩子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一陣紫,一陣紅,低著頭坐下了,一聲不吭,這次丟人真是丟大發了,且不說在全班同學面前丟了人,還直接丟人丟到了中國,邊上可是有不少中國學生看著呢。

    “還有沒有哪位同學要問?”寧遠再次開口,這一次竟然沒人敢站起來了,寧遠這眼光太毒辣,嘴巴也不饒人啊,這種私密當眾就說出來了,誰還敢站起來。

    青木天佑見狀急忙笑道:“中醫果然博大精深,寧院長醫術精湛,我們佩服,今天就到這兒吧。”

    “呵呵,青木部長說的不錯,馬上下課了,今天就到這兒吧。”中年講師也急忙道。

    “這位老師好像還忘了件事吧?”寧遠看著對方笑吟吟的道。

    “對不起,我向寧先生您道歉,收回我之前說的話。”中年講師有些不情愿的向寧遠彎腰道歉,他是真不愿意低頭,只是真要任憑寧遠繼續下去,誰能保證還會鬧出什么亂子?

    ps:有件事說一下,笑笑陪著家人去了一次首都,回來之后就病了,發燒好幾天,始終不見好,這幾天一直都是勉強一更,算上請假,欠了大家六章了,這些笑笑都記得,身體好一點會補償回來的,希望大家見諒。(未完待續

大乐透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