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玄門醫圣 > 第三九七章 傳法

第三九七章 傳法

    賀正勛和姚鑫年幾人滿臉落寞,眼中全是痛苦之色,賀正勛更是痛心疾首的道:“小師弟,你說大師兄他是為什么,當年師傅待他不薄,若不是后來他離開了宗門,這門主之位說不得就是他的……”

    賀正勛這話絕對是大實話,若是沒有當年的事情,唐宗強和姚鑫年都不可能離開九玄門,他們兩人不離開,清平道人或許就不會再收寧遠這個關門弟子,唐宗強身為大師兄,繼承門主之位,可能性是很大的。

    “幾位師兄。”寧遠緩緩的開口道:“身在江湖,身不由己,這世上最難猜透的或許就是人心了,人心沒盡,誰又能說得準呢,大師兄已經不念同門之誼,我們又何必執著。”

    “小師弟說的不錯。”李炎開口道:“唐宗強如今已經判出了九玄門,而且是千機門的門主,以后就是我們的敵人,兩位師弟切不可心慈手軟。”

    “唐宗強!”一直沒怎么吭聲的尤新泉咬牙切齒的道:“我們坪山鎮數十口人命,他竟然是幕后黑手,我尤新泉和他不共戴天。”

    昨晚一戰,原本尤新泉只是幫忙的,然而唐宗強的身份暴露之后,尤新泉很是瘋狂,若不是他修為不濟,絕對會上去找唐宗強拼命,他們坪山鎮數十口人,可正是喪命千機門的手中。

    “哎!”賀正勛嘆了口氣,站起身拍了拍寧遠的肩膀道:“小師弟,這次多虧你了,要不是你留了不少后手。這次我們九玄門說不得已經被滅門了。”

    關于寧遠隱瞞了很多事情這件事。賀正勛和姚鑫年都沒什么芥蒂。他們也知道,若是寧遠早早把這件事透露出來,以他們的性子,八成要找唐宗強問個真假,那個時候回事什么場景,誰也說不準。

    “幾位師兄都去休息吧。”寧遠嘆了口氣,然后向古風林吩咐道:“小風,盡快通知各大宗門。就說唐宗強已經被我們九玄門逐出師門,各大宗門若是有人能殺了唐宗強,我九玄門改不追究。”

    昨晚的事情,必然已經傳遍江湖,寧遠這么做也不過是表個態,走走樣子,如若不然,各大宗門莫不清楚九玄門的態度,難免心生芥蒂或者束手束腳,以唐宗強的修為。寧遠也沒指望有人能殺的了唐宗強,再說。唐宗強背后還有一位煉神返虛高手。

    除卻唐宗強背后的煉神返虛高手,單單千機門內部也高手如云,元神化勁高手至少七八個,比起九星門更讓人忌憚。

    “小師弟,這次山口組和九星門竟然敢上門找事,我們九玄門不能就這么不聲不吭吧。”李炎開口道。

    “自然不能就這么算了。”寧遠冷哼一聲道:“不過眼下還是先把這次的拍賣會應付過去,再說,千機門高手如云,昨晚唐宗強只是臨時起意,若是他早有準備,讓千機門的高手參與,昨晚的結果可就兩說了,我估計唐宗強可不會再給我喘氣的機會,我們還要多加小心。”

    “小師弟說的不錯。”姚鑫年緩緩的站起身來道:“沒曾想到了現在,我們最忌憚的竟然是我們的大師兄,可惜,我們幾個人修為有限,幫不了小師弟你多少忙。”

    曾幾何時,靈識化形的高手也絕對算是各大宗門的主要戰力,賀正勛姚鑫年幾人也算赫赫有名,然而眼下,九玄門的敵人卻一個比一個厲害,賀正勛幾人靈識化形的修為,竟然也只是杯水車薪。

    “幾位師兄不用妄自菲薄,元神境界豈是那么容易進階的,幾位師兄切不可操之過急。”寧遠出聲安慰道,一邊說著,他一邊沉吟了一下道:“我最近修為雖然到了瓶頸,卻有所感悟,領悟了五行印法中的控水印和控土印,正好傳給幾位師兄,或許對幾位師兄進階元神境界會有幫助。”

    寧遠得到九玄門的完整傳承《金篆玉函》,里面的法門不少,寧遠早就有心傳給賀正勛幾人,只是一直不知道怎么開口,畢竟他們都是同門,誰學了多少東西,另一位即便是不全知道,也絕對知道**成,而且之前寧遠修為也就和賀正勛幾人差不多,若是貿然傳授,必然要找一個托詞,掌門指環的九玄門傳承的秘密寧遠可不想讓太多的人知道,這件事干系重大,真要傳出去,那就是懷璧其罪了。

    這次交戰,寧遠也確實發現了賀正勛幾人有些幫不上大忙,若是對方來的全是元神高手,寧遠還必須考慮賀正勛幾人的安危,因此他才決定先把五行印法的控水印和控土印傳給賀正勛幾人。

    “五行印法!”賀正勛眼睛一亮道:“可是當初在歐陽家你對付齊寶山的法門?”

    “不錯,那就是控水印。”寧遠點了點頭道:“這五行印法可以借助五行之力,同時讓靈識具有五行屬性,算是比較厲害的一種法門,幾位師兄若是能學成這兩種印發,即便是不能進階元神境界,對上元神高手也能有一戰之力了。”

    “這怎么使得!”姚鑫年急忙擺手道:“這五行印法可是小師弟你自己領悟出來的,如此法門,怎么可以輕易傳授。”

    混江湖的,哪個人沒有自己的絕招,即便是師傅教徒弟,往往也會留一手,更別說師兄弟之間,賀正勛幾人可是都見過寧遠控水印的厲害,如此法門,他們自然心癢,可是讓寧遠就這么傳授,他們卻有些不好接受。

    “姚師兄,我們是同門師兄,我又是九玄門門主,我領悟的法門那也算是我們九玄門的法門,我傳授幾位師兄,自然理所應當,只是如今五行印法我也只領悟了兩種,若是能全部領悟,或許就是我進階元神境界之時。”

    寧遠的心中確實有種感覺,這一年多,他的境界難以寸勁,卻已經漸漸的感覺到了自己的元神之路,他有預感,他要進階元神,五行印法應該要全部領悟,同時還要施展的出轉陰陽針法,五行陰陽結合,才是他的元神之路。

    靈識化形和元神境界是后天和先天的區別,這一步至關重要,同為元神境界,神識也有強弱之分,元神高手雖然難得,卻也有不少,然而卻不是每個人都能摸到煉神返虛的門檻,正是因為進階元神境界的道路不同。

    后天絕對是先天的基礎,只有后天基礎扎實,進階元神境界之后,才能讓元神越發的圓滿,更加貼近自然。

    自從寧遠修成控水印之后,寧遠就感覺到自己的靈識發生了一定的蛻變,修成控土印也是如此,也正是因為這種原因,他的那種感覺才越發的強烈。

    修成控水印,寧遠就能和元神境界的齊寶山一戰,修成控土印,寧遠幾乎不懼任何凝神階段的元神高手,若是五行印法大成,進階元神,寧遠自信,絕對能勝得過唐宗強,甚至面對煉神返虛高手也有一戰之力。

    對寧遠來說,這是一條特殊的元神之路,然而卻絕對可以為他打好基礎,進階元神,他比其他人難得多,然而進階煉神返虛,他卻將事半功倍。

    寧遠傳給賀正勛幾人五行印法,自然不指望賀正勛幾人和他走上同樣的元神之路,畢竟賀正勛等人進階靈識化形巔峰已經好多年了,早已經摸索到了他們的路子,這五行印法玄妙,寧遠也只是希望他們能借此有所領悟,即便不能突破,也能為他們增加實力。

    《金篆玉函》中的法門眾多,然而失傳的大多都是元神境界之上的法門,元神境界之下,寧遠幾位師兄弟已經學的差不多了,這《金篆玉函》不愧是上古法門,特別是里面的金丹大道更是讓寧遠向往,奈何他現在修為太淺,還不能領悟罷了。

    傳授了賀正勛幾人控水印和控土印,賀正勛幾人就回了四合院領悟去了,昨晚一戰,古風林也有所感悟,有了進階靈識內斂的觸動,寧遠也讓他回四合院去了,大白天的,也沒人膽敢前來鬧事,拍賣行這邊倒是不用擔心。

    而且山口組和九星門都吃了大虧,想必沒有完全的把握,他們也不敢再來找不自在,同時昨晚一戰傳出,也會讓很多宵小老實不少,寧遠幾人也可以暫時喘口氣。

    廣云省深海市,一家小餐館里面走進一位看上去六十多歲的老人,老人臉色紅潤,精神抖擻,進了飯館隨便找了一個桌子坐下道要了兩個小菜,一瓶好酒,一個人獨吃獨飲。

    正吃著飯,老人身上的手機突然一震,老人拿出手機,只見上面來了一條短信,看完上面短信的內容,老人原本紅潤的臉上竟然露出一絲殺機,精神的眸子散發出一股懾人的光芒。

    光芒一閃而逝,老人緩緩的收好手機,口中喃喃:“唐宗強,你膽敢對你的小師弟下手,真以為你背后有煉神返虛高手,就可以肆無忌憚了嗎?”

    說著話,老人端起酒杯,輕輕的喝了一口,臉上的殺機又轉化為笑意:“小寧子果真沒讓我失望啊,這才兩年時間,就積攢了如此實力,即便是老頭子我也自愧不如啊,唐宗強背后的煉神返虛高手有為師牽制,你盡管放手折騰吧。”(未完待續……)  

大乐透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