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玄門醫圣 > 第三六零章 金盆洗手—寧遠vs齊寶山

第三六零章 金盆洗手—寧遠vs齊寶山

    “齊山主有什么異議?”柯泰岳很是客氣的問道。

    “哼!”齊寶山冷哼一聲道:“當年歐陽千帆參與圍攻我九星門,殺父之仇,滅宗之恨豈能那么容易揭過。”

    “當年我們歐陽家參與圍剿九星門,是因為九星門倒行逆施,給日本人當足狗,我們歐陽家身為武林世家,自然義不容辭。”

    歐陽振德冷喝道:“當年的事情,我們歐陽家絕不后悔,不過今日是我的金盆洗手大典,種種恩怨自當了解,滅宗之恨,殺父之仇齊山主劃出道來,我歐陽振德接著。”

    對于其他宗門幫派的恩怨,歐陽振德都是忍氣吞聲,但是對于九星門他卻非常強硬,一方面,當年圍剿九星門參與的不僅僅是歐陽家,而且歐陽家占了大義,再者,齊寶山這次來自然不會那么輕易的放手,與其唯唯諾諾,倒不如拿出點氣節。

    “是非成敗,誰對誰錯不是我需要考慮的,然而殺父之仇滅宗之恨我們當后輩的卻不能不管不顧。”齊寶山也高聲道:“不過今天是歐陽前輩的金盆洗手大典,我們九星門也不會不講規矩,若是歐陽家有人能勝得過我,當年恩怨就此一筆勾銷,如若不然,今天的金盆洗手大典就是你歐陽振德的靈堂。”

    “嘩!”

    齊寶山的話音落下,現場頓時一片嘩然,齊寶山是什么修為,那可是元神境界,歐陽家也就歐陽振德修為最高,不過內勁高手,怎么可能勝得過齊寶山。

    前來觀禮的江湖同道都把目光注視到了歐陽振德身上,想看看歐陽振德如何取舍,若是他應了齊寶山的要求。今天這個金盆洗手大典或許真的就成為他的靈堂了,若是他不應,就必須取消這個大典,這個金盆洗手就將成為笑柄。

    歐陽振德滿臉肅然。心中卻也是十分的糾結。他們歐陽家自然是沒人能勝得過齊寶山的,可是若是就這么讓他放棄金盆洗手。他又怎么甘心,真要退讓,他歐陽振德以后在江湖上還怎么抬得起頭。

    退出江湖,不問江湖事實。不代表歐陽振德以后就不需要和其他人打交道了。而且退出江湖的也僅僅只是歐陽振德本人,歐陽卓明和歐陽卓勛兩人卻還年輕,這個金盆洗手大典真要被迫取消,歐陽卓明兩人也會跟著顏面盡失。

    退,顏面盡失,不退,說不得要死在齊寶山手中。何去何從,如何選擇,這確實是一個大難題。

    “怎么,既然不敢和我一戰。那么就趁早消了金盆洗手的打算。”齊寶山不屑的冷笑道。

    “齊寶山,我歐陽振德成名多年,算起來你只是小輩,我豈會怕你,你的條件我歐陽家接住了。”歐陽振德能在江湖廝混這么多年,甚至得到清平道人的賞識,自然不是貪生怕死之輩,聽到齊寶山的嘲諷,不由的冷聲喝道。

    “好,你歐陽振德是個人物。”齊寶山大笑一聲,邁步來到場中道:“那就讓我領教一下歐陽前輩的碧游掌。”

    “爸……”歐陽卓明和歐陽卓勛頓時慌了,讓歐陽振德和齊寶山對戰,和送死有什么區別。

    “爺爺!”歐陽莎莎也急了,她自然知道齊寶山的修為,別說她爺爺只是內勁高手,即便是化勁,也不見得能勝了元神高手。

    “莎兒!”寧遠一把拉住歐陽莎莎,緩緩的站起身來,從人群中走了出來道:“齊寶山,找死也不用這么著急,歐陽爺爺年紀大了,就由我來領教一下九星門的絕學。”

    歐陽振德的金盆洗手大典,自始至終寧遠都沒露過面,除了有數的幾個人之外,在場的一大半人都不知道寧遠就在當場,當然也有一大半人不認識寧遠。

    見到一位二十歲出頭的青年走出來,而且要和齊寶山斗法,一些已經了解了齊寶山修為的人都紛紛驚嘆,向邊上的人打聽寧遠的來頭。

    “這個年輕人誰啊,這么囂張,竟然想和齊寶山對戰,齊寶山不是九星門的元神高手嗎?”

    “誰知道啊,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而且這個年輕人好像并不是歐陽家的人吧。”

    “切,少見多怪,這位是如今九玄門的門主寧遠寧前輩,別看他年紀輕輕,卻已經是靈識化形的高手,是歐陽前輩的未來孫女婿,怎么不是歐陽家人。”說這話的自然是大宗派的弟子,跟著寧遠圍剿過遼海的杜斌武,強闖過地宗山門,對寧遠很是崇拜。

    “九玄門,怎么沒聽過?”有人不解的問道。

    “九玄門是隱世宗門,又被稱作天下第一門,你們這些小幫派的哪有資格知道。”知情者不屑的冷哼一聲,顯得很是得意。

    “天下第一門,這么厲害?”眾人紛紛驚嘆,特別是一些年輕的后輩,更是議論紛紛,看向寧遠臉上全是羨慕。

    當然一些真正知情的見到寧遠出頭,都不由的皺了皺眉,寧遠是九玄門門主沒錯,天資聰穎也沒錯,然而畢竟太年輕,眼下也不過是靈識化形,怎么可能是齊寶山的對手。

    “哈,我以為是誰這么大的口氣,原來是手下敗將。”齊云山不屑的笑道:“寧遠,你難道忘了在燕京被我追的一路逃竄的日子了。”

    “寧遠,這沒你什么事,你不用攙和。”歐陽振德急忙拉住寧遠道,這個時候寧遠站出來幫他出頭,歐陽振德很是感激,不過他也知道寧遠絕對不是齊寶山的對手。

    “沒事,我心中有數。”寧遠淡淡一笑,給了歐陽振德一個放心的表情,笑呵呵的看著齊寶山道:“齊寶山,難不成你不知道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

    “哼,短短幾個月,你還能進階元神不成?”齊寶山冷笑一聲道:“寧遠,你不是歐陽家的人,我懶得和你多說。”

    “誰說我不是歐陽家的人,我和歐陽爺爺的孫女歐陽莎莎早已經有婚約,算是歐陽家的孫女婿,你剛才說了,若是歐陽家有人勝得過你,當年恩怨就此一筆勾銷,怎么,現在怕了?”

    “我會怕你。”齊寶山不屑的道,他縱然臉上不屑,心中還是有些忌憚,用眼光時不時的看向不遠處的唐宗強,據說唐宗強也是元神高手,他可沒把握勝了唐宗強,寧遠是九玄門掌門,真要在他手上受了傷,難保唐宗強不會出手。

    寧遠自然知道齊寶山的心思,笑道:“今天這事是歐陽家的事情,我也是以歐陽家孫女婿的身份出面,九玄門不會攙和,你大可放心。”

    “好,既然你找死,那就別怪我。”齊寶山冷笑一聲,看向柯泰岳道:“柯前輩,既然是你主持金盆洗手大典,那么就應該主持公道,寧遠說了,他以歐陽家孫女婿的身份出面,若是在我手中傷了死了,九玄門找我麻煩,柯前輩可不能置之不理。”

    柯泰岳也有些為難,不由的向寧遠看去,見到寧遠點頭,這才應道:“那是自然,若是寧遠在你手中傷了,我保證九玄門不會找你麻煩。”

    “好。”齊寶山點了點頭,看向寧遠道:“出手吧。”

    寧遠和齊寶山劍拔弩張,其他人都紛紛讓開,把原本預留的場地再次讓大了不少,足足讓出兩個籃球場大小的地方,足夠寧遠和齊寶山交手。

    齊寶山身上的氣勢放開,元神高手的氣勢壓得邊上不少人都額頭冒汗,寧遠和齊寶山對陣,自然是首當其沖。

    上次在燕京,寧遠和齊寶山交手,僅僅一個照面,就落荒而逃,這次見到齊寶山放開氣勢,他也深吸一口氣,靈識展開,靈識化形巔峰的實力展露無遺。

    “靈識化形巔峰。”虛名、何錫年等人察覺到寧遠的修為,都不由的倒吸了一口涼氣,半年前的東南鑒寶會,寧遠不過是靈識化形初期,如今卻已經到了靈識化形巔峰,這修煉速度也太嚇人了吧。

    齊寶山也吃驚不小,他那次和寧遠對上,寧遠是剛剛進階靈識化形中期,如今卻已經是巔峰,雖然只是同境界的提升,然而這種速度也絕對讓人不敢小覷。

    “哼,怪不得你有了底氣,難不成你覺得靈識化形巔峰就能抗衡元神境界?”齊寶山雖然吃驚,然而卻并不擔心,元神境界和靈識化形那可是后天和先天的區分,差距之大絕對不像靈識化形之前的那種差別。

    倘若齊寶山是靈識化形,寧遠是靈識內斂,寧遠依仗千年煞器血麒麟或許還能和他抗衡,然而靈識化形和元神境界的差距要比靈識內斂和靈識化形大的多,絕對不是可以靠一件上品法器就能抵消的。

    “不愧是元神高手,先天和后天的差別,這種威壓果然厲害。”寧遠心中也不由的有些唏噓,齊寶山給他的壓力確實很大,若不是修成了控水印,他還真沒信心挑戰齊寶山。

    感受到齊寶山宛如大山一般的神識壓迫,寧遠手中悄然捏印,正是控水印,水無常形,滾滾而來,自然不懼壓力。

    隨著寧遠的控水印捏出,寧遠的靈識瞬間變得飄忽不定,搖搖擺擺,猶如滾滾海浪,竟然抵抗住了齊寶山元神境界的神識壓迫。

    “這……”原本不少人還看到寧遠在齊寶山的神識壓迫下很是吃力,沒想到轉眼間寧遠卻游刃有余,都吃驚的嘴巴大張,滿臉的難以置信。

    &nbsp

大乐透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