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玄門醫圣 > 第三一七章 倒霉的戚晨光

第三一七章 倒霉的戚晨光

    “戚少,是真沒院子了。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秦少峰陪著笑臉,心中卻罵著戚晨光的祖宗十八代,有些事情大家心知肚明也就好了,何必挑明呢。

    就比如這預留包間的事情,圈子里都知道,說沒有了,也就是留個臉,難不成還一定要人家說,你不夠資格,這院子是留給更有身份的人的。

    按說若是真有獨院,秦少峰也懶得廢話,戚晨光等人也確實有資格,這幾人都是燕京圈子里的公子哥,食王府也不想隨便得罪,問題是這不是真沒了嗎。

    “秦經理沒聽懂我的話嗎,我的意思是,就要這個院子了,給里面的人重新找個地吧。”戚晨光不耐煩的道。

    若是不知道院子里面是誰,戚晨光還真不敢這么說話,畢竟能在食王府訂獨院的,沒幾個簡單的,戚晨光可不敢貿然得罪,萬一是個惹不起的,豈不是給自家招災惹禍。

    可是知道里面是寧遠等人,戚晨光就有恃無恐了,寧遠幾人的底細他自認為還是知道的,能來食王府吃飯已經讓他狠驚訝了,沒曾想還是獨院,麻痹他自己都沒獨院呢。

    “戚少您這不是讓我難做嗎。”秦少峰哭喪著臉道,寧遠那是李北泉也要巴結的貴客,他一個經理,哪有資格讓人家讓地方。

    過了這么久,寧遠的手下暴打黃海輝的事情秦少峰還記憶猶新,好多年都沒人敢在食王府那么打人了,可是人家寧遠不僅打了,而且是當著他的面打的,打完屁事沒有,也沒見黃家找人家麻煩,這種人是能隨便得罪的嗎?

    戚晨光充其量也就和黃海輝一樣。人家敢打黃海輝,還不敢打戚晨光,說實話,若不是怕給食王府惹麻煩。秦少峰真想就此撒手。讓戚晨光自己去觸霉頭。

    “戚少,算了。我們去親王閣吧,親王閣雖然只是包間,也算是食王府最好的包間了,這一陣獨院確實緊張。”首先開口的華少勸道。

    大家都是京城混的。自然都知道深淺,秦少峰一直陪著笑,也算是給他們這些人面子了,真要逼著秦少峰把院子里的人趕出來,這事確實有些過了。

    “華少真是好說話。”戚晨光冷哼道:“不過華少好說話,我戚晨光可不好說話,里面的幾個人我認識。不過幾個鄉巴佬罷了,他們都有資格進獨院吃飯,我們這些人卻要去包間,秦經理這是欺負人吧?”

    “里面的人戚少認識?”華威問道。他擔心的正是怕里面的人自己惹不起,戚晨光既然認識,那就好說了。

    “我的幾個同學,都是外地的,真不知道是怎么訂的獨院。”戚晨光淡淡的說了一句,看向秦少峰道:“秦經理若是不趕人,我就自己趕人了,到時候可別說我們在食王府鬧事。”

    “這姓戚的認識寧遠?”秦少峰愣了愣神:“既然認識那位爺,竟然還敢找茬,難不成這姓戚的有什么依仗不成?”

    秦少峰正愣神呢,戚晨光就帶著人進了院子,寧遠幾人早就聽到了外面的對話,名瑤氣呼呼的看著從外面走進來的戚晨光怒罵道:“姓戚的,你是純心來找事的是吧?”

    “哈,原來是名瑤和寧遠同學。”秦晨光打著哈哈,目光又停留在了陳夢雪身上:“陳夢雪同學也在,罷了,既然都是同學,那就一起吧,你們在院子外面,我們在里面就成。”

    這獨院里面有客房,同時也帶著包間,院子的石桌也可以上菜,若是在春季活著秋季,院子外面自然不錯,既涼爽空氣又好,問題是此時可是冬季,正是燕京最冷的時候,坐在院子吃飯,這不是受罪這是什么。

    而且戚晨光進來大咧咧的,讓寧遠幾人在外面,聽著好像是施舍一樣,王磊幾人都變得臉色難看。

    “哎,戚少,我說你們怎么可以這樣。”秦少峰此時也跟了進來。

    寧遠看都沒看戚晨光,直接看向秦少峰道:“秦經理,食王府就是這種環境?吃飯還有人進來串門,既然這樣,我們還是換個地方吧。”說著話,寧遠就要起身。

    若是換個人說這話,秦少峰自然巴不得呢,可是說著話的是寧遠,秦少峰頓時就坐蠟了,若是被李北泉知道,他這個經理可真就不用干了,看見寧遠作勢要走,秦少峰急忙道:“寧先生您稍等,這事我來處理,絕對不打擾你們吃飯。”

    說完話,秦少峰的臉色就冷了下來,看向戚晨光等人道:“戚少,華少,我們食王府是開門做生意的,我已經陪了不是了,幾位這么做是不是有點過了,若是大家都這么亂糟糟的,我們食王府還要不要做生意了。”

    “秦經理,你確定你要出這個頭?”戚晨光面色陰沉,他怎么也沒想到秦少峰竟然會向著寧遠幾人。

    “戚少,我對您客氣,只是因為您是客人,可是寧先生等人也是我們食王府的客人,而且這個院子是寧先生幾人先來的,我們食王府一項可都是很講規矩的,無規矩不成方圓,希望戚少不要讓我們難做。”

    秦少峰為人雖然八面玲瓏,卻也知道底線是什么,他不過是一個經理,之所以能和戚晨光等人說話,就是仗著食王府,只要食王府不開除他,他就不用怕什么,李北泉對寧遠可是很看重的,維護了寧遠,那就等于維護了李北泉,至于戚晨光,得罪了也就得罪了。

    “戚少,罷了,不就是吃頓飯嗎。”華少拉了拉戚晨光,一群人出了獨院,秦少峰向寧遠陪了一聲笑,急忙領著戚晨光一群人去了親王閣。

    在親王閣坐定,戚晨光兀自憤憤不平的道:“華少,您剛才為什么攔著我,那幾個家伙我可都認識,他們都有資格進獨院,我們竟然來包間,這個人我可丟不起。”

    “戚少,李北泉那么向著那幾個人,不可能沒原因,為了一頓分,沒必要在食王府鬧騰,若是真如你說的,這幾人沒來頭,又豈能訂下獨院。”華少勸說道。

    戚晨光也不笨,聞言皺了皺眉,沒再吭聲,卻一直在心中捉摸著寧遠一群人的來頭,要說寧遠一群人中,唯一讓他看不透的就是寧遠,可是寧遠的來頭他也調查了,不過是上江市復海大學的交流生。

    想了一陣,戚晨光也只好暫時把這件事放下,等以后有機會再說,當著這么多人的面,他要是一直斤斤計較,難免有失風度。

    獨院內,戚晨光離開后,名瑤也在憤憤不平:“那個戚晨光真是太囂張了,竟然打算把我們趕出去。”

    “不服氣你可以去找他單挑嘛。”寧遠笑呵呵的道。

    “靠。”名瑤爆了一句粗口道:“老大,你怎么可以這樣。”

    “我說的不對嗎,不是有句話說得好,不服你可以來打我啊,你要是覺得戚晨光囂張,就去打他一頓,我看他小胳膊小腿的,估計打不過你。”寧遠笑呵呵的道。

    “還是算了吧,本人是君子,動口不動手。”名瑤撇了撇嘴,他也就是在寧遠面前,敢和戚晨光頂嘴,單獨見了戚晨光,他可沒那個底氣,更別說打人了。

    “行了,點菜吧,吃過飯,大家也就要各自回家過年了,別提那些不高興的。”寧遠拿起菜單遞給幾人道。

    名瑤奇怪的看了寧遠一眼,他和寧遠認識時間不短了,可沒發現寧遠是好說話的人,怎么今天這么大氣。

    寧遠哪里是大氣了,他雖然不至于瑕疵必報,卻也算不得大氣,自然不會以德報怨,事實上剛才戚晨光離開的時候,寧遠已經丟了一個陰煞入體過去,這會兒戚晨光估計正難熬呢。

    寧遠一群人有說有笑,戚晨光幾人所在的包間此時確實已經亂成了一鍋粥,戚晨光剛剛壓下心中的火氣,屁股下面的椅子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突然斷了兩條腿,摔得戚晨光眼冒金星。

    這食王府的椅子質量那是沒的說,誰也沒想到椅子竟然會壞,華少幾人扶著戚晨光起來,戚晨光就大呼小叫,要食王府賠償。

    接過秦少峰還沒趕到包間,戚晨光自己就不小心打翻了桌子上的餐具,玻璃杯不僅劃直接劃破了他的手。

    秦少峰趕到,手忙腳亂的幫著戚晨光消毒止血,一切剛剛收拾好,飯菜上來,戚晨光又被花生米嗆到了器官,直接送到了醫院,寧遠幾人吃完飯,戚晨光才剛剛從醫院出來。

    罵罵咧咧的戚晨光剛剛走出醫院的大門,就一腳沒踏穩,順著臺階滾了下去,摔得是鼻青臉腫,再次回到了病房。

    這還不算完,包扎過后,戚晨光躺在病床上休息,華少幾人給買了水果,戚晨光吃了兩個香蕉,扔香蕉皮的時候正好掉在了病床下面,還沒來得及打掃,他就想上廁所,一腳踩在了香加皮上,又摔了一個七暈八素,整整一天,戚晨光就像是中了邪一樣,倒霉事是一件接著一件,到了晚上,原本精神奕奕的小伙子已經有些不成人形了。

    戚晨光是在食王府出的事,秦少峰自然免不了跟著到了醫院,醫療費自然是食王府認了,奈何戚晨光這個罪受的不輕。

    看到戚晨光的倒霉樣,秦少峰不免想到了黃海輝,這兩人可都是和寧遠作對之后變了樣,不過黃海輝是被人打的,戚晨光是自己摔的。

    “那個寧遠真不是一般的邪性啊。”秦少峰禁不止打了一個激靈,下定決心,以后絕對不得罪寧遠,這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啊。

    ps:昨天有事耽擱了,今天還有一更,補償昨天欠下的。

    &nbsp

大乐透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