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玄門醫圣 > 第三一六章 獨院之爭

第三一六章 獨院之爭

    元神境界的靈識威壓,幾乎壓得寧遠有些喘不過氣來,縱然寧遠不是第一次和元神高手交手,然而卻是第一次這么狼狽。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第一次和高一凡交手,寧遠是和賀正勛三人聯手,第二次遇到齊寶山,寧遠是轉頭就跑,同時有畫卷分擔壓力,然而這一次他卻是正面面對這種威壓,血麒麟和九枚金針可沒有畫卷的那種功效。

    殷金龍初入元神,神識還沒能掌控自如,再加上他初入元神,元神舒泰,壓根沒想到邊上的寧遠,這神識散開,讓寧遠很是有些像是在大海上漂泊的孤舟,蕩來蕩去,無依無靠。

    “血麒麟,壓!”寧遠抵抗了一陣,終于扛不住這種威壓,喚出血麒麟,就向殷金龍鎮壓而去,面對這種元神境界的威壓,寧遠也只能出手,沒辦法,他要是不出手,這威壓他可就扛不住了。

    殷金龍進階元神,神識的自然非常敏銳,寧遠乍一出手,他就察覺到了危險,手中的畫卷一圈,就向寧遠的血麒麟圈了過去。

    “轟!”兩件法器對碰,攪得整個地下室都氣機震動,寧遠的身子一震,凌空飛起,后退好幾米才站穩,殷金龍也清醒了過來,見到狼狽的寧遠,急忙收了畫卷。

    “靠,你總算是清醒了,要不然我可吃不消。”寧遠禁不住爆了一句粗口,他步入江湖這么久,和元神高手交手也不是一次兩次了,在齊寶山手中尚且逃了,若是在殷金龍手中栽了,那可真是沒地方說理去。

    “寧爺見諒,我也是剛剛進入元神,剛才完全是無意識狀態。一切都是本能。”殷金龍急忙賠笑道,進入元神,他的心情可是非常的不錯,不過面對寧遠他可不敢放肆。若不是寧遠幫助。剛在在陣中早就身死道消了,哪里還能進階元神。

    “不用解釋。我也沒怪你的意思。”寧遠收了血麒麟,笑呵呵的走到殷金龍面前問道:“怎么樣,元神境界和靈識化形有什么不同?”

    “天壤之別。”殷金龍感受了一下道:“如果說靈識化形的識海是一片大河,那么元神境界的識海就是一片汪洋。無邊無際,我現在總算明白,為什么當年清平前輩能力戰地宗九位靈識化形高手了。”

    “別得意。”寧遠笑著道:“這元神境界也有凝神和化神之分,初入元神只是凝神,只有讓識神徹底轉化為元神,才算是化神,化神境界和凝神境界也有天壤之別。高一凡若是化神高手,即便是受傷也不是我和柯慕華幾人能收拾得了的。”

    “謝謝寧爺提點。”殷金龍急忙抱拳道,他是一介散修,幾乎不怎么了解這些常識。若不是寧遠說起,他還真不知道元神境界還有凝神和化神之分。

    “不用客氣,修煉一途有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元神也并不是終點。”寧遠擺了擺手,嘆了口氣道:“不知道我什么時候能摸到元神境界的門檻。”

    “寧爺不過二十歲,就已經是靈識化形境界,不出五年,絕對能進階元神,就是踏進煉神返虛也不是不可能。”殷金龍笑呵呵的道。

    曾幾何時,元神境界也像是一座大山一般壓在殷金龍的頭上,他幾乎沒想過他這輩子能成為元神高手,也是跟了寧遠之后,寧遠傳授了他不少九玄門的秘法感悟,再加上四合院充裕的靈氣,他才能重傷之后因禍得福,這一切可都是寧遠送給他的。

    “呵呵,哪有那么容易。”寧遠笑了笑,看了看時間道:“不早了,我們也該回去了,切記回去之后千萬不要暴露你元神境界的修為。”

    “寧爺放心,有畫卷隱匿氣息,除非有煉神返虛境界的高手,要不然沒人能知道我的修為。”殷金龍傲然道。

    這倒不是殷金龍自傲,而是他自信,他在靈識化形境界,靠著畫卷就能刺殺同境界的對手,如今進階元神,靠著畫卷,刺殺元神境界的高手應該也不算難事,更別說只是隱匿修為。

    “萬事小心,唐宗強可不是一般的元神高手,他同時是化勁高手,而且應該已經是化勁巔峰,和高一凡齊寶山等人截然不同。”寧遠慎重道。

    “我會小心的。”殷金龍點了點頭,試探著問道:“寧爺,若是唐宗強真是千機門的門主,您您會怎么做?”

    “我是真不愿意相信唐宗強就是千機門的門主。”寧遠有些無奈的道:“可若是被我查出他真的背叛了九玄門,組建了千機門,我絕對不會放過他,九玄門不出叛徒,我會代替師傅,清理門戶。”

    “我懂了。”殷金龍點了點頭,也出聲叮囑道:“寧爺,您也要千萬小心,不可露出馬腳,唐宗強修為高深,能拖就拖,若是過早和他撕破臉,我們可沒辦法和他對抗。”

    “我知道。”寧遠點了點頭,說著話兩人就順著電梯上了別墅,剛剛走到院子,權林就得到消息趕了過來:“寧先生,事情忙完了?”

    “忙完了。”寧遠點了點頭道:“就是練功到了瓶頸,需要找一個安靜的地方感悟罷了。”

    “恭喜寧先生武藝再次大進。”權林笑著恭喜道,上次寧遠對戰普斯,那場景權林已經很震撼了,眼下寧遠竟然再次進步,想必更加的厲害了,別的不說,單說寧遠這功夫,就絕對值得權林看重。

    “功夫大進,也比不得權少日進斗金。”寧遠笑著擺手道:“權少不用送了,我有事就先走了,以后有時間請權少吃飯。”

    “寧先生留步。”權林急忙攔住寧遠道:“正好過幾天又一個拍賣會,不知道寧先生有沒有興趣參加?”

    “拍賣會!”寧遠愣了一下,然后笑道:“不知道是什么時候,最近幾天我可要考試,估計沒什么時間。”

    “十天之后。”權林笑著解釋道:“這個拍賣會可不是一般的拍賣會,而是內部的拍賣會。拍賣的都是一些稀罕物,一般人可沒資格參加,寧先生若是有興趣,我到時候讓人給您送一張請柬。”

    “十天之后。”寧遠想了想。估計到時候也該考完試了。因此點了點頭道:“好,那就謝謝權少了。”

    離開權林的住處。殷金龍先送著寧遠回了學校之后他自己才開著車回了四合院,穩定境界去了。

    對于殷金龍的身份,賀正勛和姚鑫年并沒有對唐宗強隱瞞,因此唐宗強也知道這個烈手正是以前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隱殺手。這樣的人總是獨立特性,他對殷金龍也沒什么防備,對于殷金龍徹夜不歸,唐宗強更是沒什么懷疑。

    在唐宗強看來,殷金龍不過是半路出家,才跟了寧遠時間不長,相比起他這個大師兄。殷金龍也只是外人,罷了,如此一來,殷金龍暗中盯著唐宗強更加簡單了不少。

    事實上唐宗強回來之后也一直老實本分。沒和什么人接觸,除了前兩天審問了閻塵弼,就是和賀正勛姚鑫年兩人下棋聊天。

    同時,因為唐宗強的回歸,江湖上也風起云涌,九玄門的聲望是日益高漲,唐宗強是元神高手的事情并沒有隱瞞,如此一來,九玄門也算是有了元神高手坐鎮,加上寧遠這個潛力十足的掌門人,九玄門的前途幾乎是一片坦途。

    地宗何云堂被廢,九玄門又日益強大,各派對九玄門的態度自然是越發的**,寧遠用計享福高一凡和閻塵弼的事情更是被各派盛傳。

    這一陣寧遠卻一直在學校,周六周日也沒回過四合院,專心應付著考試,一周時間悄然而過。

    05年元月28號,甲申年的農歷的臘月十九,東華醫學院的期末考試也全部結束,學校放了寒假。

    有人說,大學并不是以班級為集體的,而是以宿舍為集體的,這話絕對不錯,眼看著同學們都要回家過年,同學們幾乎都三五成群,大多以宿舍為集體吃一個分別飯,寧遠的宿舍自然也不例外。

    當然,寧遠等人算是兩個宿舍合二為一,出了王磊名瑤幾人,曲海英、陳夢雪等人也免不了一起。

    吃飯的地方依舊是食王府,王磊幾人因為寧遠的關系,也不是第一次來食王府吃飯了,自然沒有第一次那么拘謹,很是有些輕車熟路,幾個人進了獨院,有說有笑。

    一群人剛剛在院子坐定,門口就傳來一陣喧鬧聲,一個青年人的聲音很是清晰的傳來:“不是說沒獨院了嗎,剛才那一群人怎么回事,還有沒有先來后到了。”

    “華少,這個獨院是最后一個獨院,那幾位客人已經早早預定了,還請幾位見諒,獨院雖然沒了,但是親王閣還空著,要不幾位去親王閣?”食王府的經理秦少峰小心的陪著不是。

    臨近年關,食王府的生意自然是更加的紅火,特別是獨院,根本就不夠用,每年都免不了因此鬧出一些事情,應付這種事秦少峰也是輕車熟路了。

    “我們就要這個獨院了。”另個青年大咧咧的說道:“秦經理也別把我們當外行,每年這個時候獨院都有預留,這種話忽悠一下別人還行,真當我們是三歲孩子。”

    秦少峰是欲哭無淚,這獨院自然是會留下一些應急,奈何這一個獨院就是預留的最后一個,前來的寧遠秦少峰可不陌生,他自然知道招惹不起,沒曾想寧遠幾人進院子,正好被這一群人看到了。

    “戚晨光!”聽到第二個青年的聲音,寧遠和名瑤都是眼睛一瞇,沒曾想在這兒吃飯,竟然遇上了戚晨光,而且看樣子對方是惦記上了他們這個獨院了。

    &nbsp

大乐透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