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玄門醫圣 > 第二九八章 萬馬千軍

第二九八章 萬馬千軍

    不過寧遠轉念一想,又覺得極有可能,人常說越是危險的地方越安全,同理,寧遠都覺得這個時候高一凡不可能動手,那么他要是真的動手,成功的可能可是很高的。

    別忘了,高一凡可是元神高手,雖然只是凝識為神并非化神高手,卻也絕對不是寧遠可以抗衡的,高一凡以元神高手的修為,還在背后捅刀子,那可真是防不勝防。

    面對化勁高手,寧遠借助法器,或許還有一戰之力,可是面對元神高手,他可只有逃竄的份了,看來這地宗是不弄死他不罷休啊。

    看到寧遠皺眉,明顯已經信了幾分,齊云山急忙道:“寧爺,九玄門自古就有督查玄門各派的權利,然而當年何非凡卻質疑清平前輩,如今何云堂更是預置寧爺于死地而后快,我也是看不慣,這才前來通知寧爺,希望寧爺早做防范,免得被宵小得逞。”

    “謝謝齊宗主了。”寧遠微微一笑道:“當年何非凡不知所謂,師傅這才出手懲戒,對于高一凡等人也是手下留情,沒曾想高一凡竟然依舊不知好歹,聯合何云堂把齊宗主罷免,在九玄門眼中,齊宗主始終是地宗的宗主,何云堂不過是跳梁的小丑罷了。”

    寧遠這話就是暗示了,正所謂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熙熙皆為利往,齊云山眼巴巴跑來送信,豈能沒有目的,寧遠和齊云山可沒什么交情。

    “寧爺說笑了。”齊云山苦笑一聲道:“當年家父執掌地宗,也算是本本分分,對待高一凡也仁至義盡。要不然高一凡安能活到今天。不曾想他竟然哎。”說著話齊寶山深深的嘆了口氣。擺了擺手道:“宗主兩個字寧爺還是不要提了,我們齊家眼下已經成了何云堂的眼中釘,肉中刺,若不是我們父子經營了四十年,在地宗還有些人支持,這個長老何云堂估計也不會給我。”

    “齊宗主可曾想過再次執掌地宗?”寧遠笑呵呵的問道。

    齊云山身子一震,足足愣了一分鐘,這才開口道:“寧爺的意思是?”

    “想必齊宗主也看得出來。何云堂的心中依舊念念不忘當年的仇恨,欲除去我九玄門而后快,我們九玄門和何云堂幾乎是不死不休,當年何非凡奈何不得我師父,眼下何云堂難不成還能翻了天,何云堂若是不在了,地宗還需要有人主持局面。”

    “寧爺,何云堂不知好歹,死有余辜,我齊云山愿助寧爺一臂之力。”齊云山聽到寧遠的話。猛然站起身來,向寧遠抱拳道。

    齊云山原本是地宗的宗主。被何云堂趕下臺,他自然不甘心,論修為他也是靈識化形,不比何云堂差,奈何何云堂有高一凡撐腰,他只能干瞪眼。

    這幾年,齊云山一直在尋找機會,可是高一凡就像是一座大山,狠狠的壓在他頭上,只要高一凡在地宗一天,他齊云山就絕對沒有出頭之日。

    上一次的東南鑒寶會,寧遠和賀正勛三人擊敗高一凡,讓齊云山看到了希望,何云堂和九玄門有仇,他齊云山可沒有,而且齊云山也沒那么大的心,和九玄門爭上風,若是能借助九玄門收拾了高一凡和何云堂,那么他們齊家再次執掌地宗就大有可為了。

    也正是如此,齊云山這一陣一直關注著寧遠,今天無意中聽到何云堂和高一凡的計劃,齊云山就知道自己的機會來了,因此急忙趕了過來向寧遠示好。寧遠的態度也讓齊云山喜不自勝,齊云山不在乎靠上九玄門這棵大樹,只要能執掌地宗,以后對九玄門客氣又如何,地宗對九玄門客氣了數百年了,眼下何云堂恨不得殺了寧遠,見了寧遠還不是客客氣氣不敢怠慢。

    “齊宗主嚴重了。”寧遠站起身笑道:“地宗原本就是齊宗主的地宗,您可不用感謝我。”

    送走了齊云山,寧遠的眉頭再次皺到了一起,他當著齊云山的面說得好聽,然而高一凡可不是那么好對付的,他們師兄弟三人聯手,能抗衡高一凡是沒錯,然而想要殺了高一凡可沒有那么簡單,更何況這一次遼海可只有他一個人。

    “小師叔,要不要請師父他們過來,這高一凡可不是那么好對付的。”古風林看到寧遠皺眉,忍不住開口道。

    “沒用,即便是你師父他們過來,也最多和高一凡打成平手,而且一旦你師父他們前來,高一凡就不敢動手了,他高一凡想借著這個機會除了我,這又何嘗不是我們的機會呢。”寧遠低聲道。

    “小師叔,您不會是打算借機除掉高一凡吧?”古風林吃驚道,當初東南鑒寶會他可是也參加了,自然見過寧遠和賀正勛三人和高一凡斗法,眼下寧遠一個人,怎么可能是高一凡的對手。

    “好好策劃,未嘗沒有機會,別忘了,杜斌武哪兒還有一位化勁高手呢。”

    眼下寧遠唯一的機會就是讓高一凡和杜斌武那邊的化勁高手遇上,即便是高一凡,想要收拾杜斌武那邊的化勁高手也要花費一些手段,到時候他或許可以坐收漁翁之利也說不準。

    不過這件事可不好策劃,寧遠還需要好好的想一想辦法,他向古風林揮了揮手,讓古風林出去,自己一個人在房間慢慢的策劃著。

    一下午的時間悄然而過,吃過晚飯,夜色也悄然籠罩了遼海市,元旦剛過,遼海市的各大娛樂場所花紅燈籠,馬路上車來車往,工作了一天的人們也進入了夜生活。

    晚上十一點,外面的車流慢慢的開始減少,一些飯店也開始陸陸續續的關門,除了一些夜總會和娛樂城依舊通宵達旦之外,遼海市也顯得靜了下來。

    寧遠和古風林出了酒店,攔了一輛車,直奔遼海市城北的一處莊園別墅,這一處莊園別墅正是杜斌武的老巢。

    半路上,寧遠發了幾條信息出去,少林武當各派的高手早已經在莊園別墅周圍埋伏好了,一直探查消息的人也給寧遠發了信息,杜斌武下午就回到了別墅,一直沒有外出。

    出租車在莊園別墅五百米左右的地方停下,寧遠和古風林下了車,直接進了公路邊上的小路,瞧瞧的向別墅莊園靠近。

    “小師叔,我們這么多人圍攻杜斌武,杜斌武不會有所察覺吧?”一邊走古風林一邊低聲問寧遠。

    “我們各大宗派對付千機門的事情瞞不住人,杜斌武也能猜到我前來遼海可能就是為了他,不過他應該想不到我會這么快動手。”

    前天才到的遼海,今天晚上就對杜斌武動手,也算是出其不意了,而且即便是杜斌武知道,估計也舍不得他的基業,極有可能會向千機門求援,不得不說今天晚上絕對會是一場硬仗。

    不過死道友不死貧道,這次的行動九玄門也就寧遠和古風林兩個人參與,寧遠也沒多大的壓力,死傷一些人,也能讓各大宗派認識到千機門的可怕。

    “誰!”寧遠和古風林剛剛靠近杜斌武的住處三十米左右,叢林中就傳出一聲低喝。

    “白云一點紅!”寧遠說出了一句暗號,對方對了一句:“坐看天外天。”一個人影就跳了出來,看清楚寧遠的相貌,急忙行禮道:“寧前輩,我是武當派玄奇。”

    “嗯,好,帶我去見你們虛名長老。”寧遠點了點頭開口道,這次武當領頭的是虛空道長的師弟虛名道長。

    玄奇前面帶路,領著寧遠進了叢林深處,走了大概二十米左右,玄奇低呼一聲,一位穿著道袍的中年人就從一顆大樹上跳了下來。

    “寧師弟!”虛名向寧遠打了一個稽首,寧遠也向對方抱了抱拳道:“虛名師兄,人都到齊了嗎?”

    “都到齊了,慕掌門帶著人在北面,一嗔大師帶著人在南面,就有勞寧師弟帶人去東面,信號一響,我們一起動手。”虛名道。

    “好。”寧遠點了點頭,很是有些訝異,沒想到少林竟然讓一嗔帶頭,這一嗔可是領悟了佛門他心通的高手,雖然只是內勁高手,有他心通輔助,即便是化勁高手在他手中也占不到便宜,有了一嗔掠陣,寧遠頓時放心了不少。

    告別了虛名,寧遠帶著古風林轉到了莊園的東面,和隱藏在東面的一群高手會和,靜靜的等待著。

    凌晨十二點,寧遠向古風林點了點頭,古風林拿出一個竹筒點燃,竹筒中猛然一道紅光沖天而起,劃破寂靜的虛空。

    看著劃破虛空的紅光,寧遠不禁想起白蓮教的穿云箭,一只穿云箭,萬馬千軍來相見,當年的白蓮教可不是一般的風光啊,如今也承了過眼云煙。剛才古風林點的雖然不是穿云箭,卻也是類似于穿云箭的東西,只不過穿云箭是射的,這個是點的。

    來不及多想,寧遠猛然手中捏印,一口精血吐出,大喝一聲:“起!”

    隨著寧遠這一聲大喝,北方和東方同時沖起一股煞氣,和寧遠這邊遙相呼應,一個大陣無形中升起,正是寧遠和虛名以及柯慕華三人同時起陣,用陣法圍住了整個別墅莊園,有了大陣遮掩,整個別墅莊園即便是殺的血流成河,外面也聽不到一丁點的響聲。

    “殺!”與此同時,四面八方喊聲四起,寧遠也一馬當先,帶著一群人躍上了別墅莊園兩米高的圍墻。

    “不知何方高人前來拜訪我杜斌武,何不現身一見?”隨著寧遠等身沖上圍墻,別墅里面一聲爆喝,一位六十多歲的老人也在一群人的擁簇下走了出來。(未完待續……)  

大乐透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