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玄門醫圣 > 第一一九章 妙不可言(三更到)

第一一九章 妙不可言(三更到)

    如果是心里原因造成的,那么這柯震國就必然隱瞞了什么事情,只是不方便說而已,也正是他隱瞞的這件事,才造成眾位醫生思想受到限制,一時間還沒有想明白。

    既然猜到有可能是心里原因,寧遠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此時也顧不得什么出風頭了,緩緩的站起身道:“不知道柯先生介不介意我給您看看?”

    見到站起來的寧遠,現場一陣嘩然,這么一會兒,不少人都把一開始出盡風頭的寧遠給直接忽視了,沒想到他竟然在這個時候站起來出頭。

    “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啊。”不少人都一陣嘆息,覺得寧遠功利心太強了,年紀輕輕的竟然如此不知道穩重。

    這看病可不是鬧著玩的,寧遠看起來不過二十歲,這么年輕的毛頭小子,大學估計還沒畢業吧,竟然敢站出來碰劉謙程等幾位名家都沒把握的病癥。

    在這些人看來,寧遠這就是碰運氣,其他人好歹還有些名氣,猶猶豫豫的其實也就是怕丟了面子,畢竟名醫都愛惜羽翼,可是寧遠根本名不見經傳,看不好自然無所謂,若是瞎貓碰住死老鼠,那可就賺大了。

    坐在寧遠邊上的田廣林也沒想到寧遠會這個時候站出來,輕輕的拉了一下寧遠,低聲道:“寧醫生,你慎重。”

    寧遠給了田廣林一個放心的笑容,臉上帶著淡笑看著柯振國,等著柯振國答復。

    柯振國也愣了一下,看著年輕的離譜的寧遠有些不知道是該答應還是不該答應,下意識的看向了坐在邊上的李昌羽。

    李昌羽有些摸不清寧遠的底細,心中認為寧遠應該有些來頭,也不愿意掃了寧遠的面子,輕輕的向柯振國點了點頭,柯振國這才向寧遠笑道:“自然不介意。”

    寧遠也看出了柯振國的猶豫,不過卻不是很在意,這次他也算是為九玄門拉外援。不能考慮太多,雖然三師兄姚鑫年已經回來了,眼下他們九玄門加上他已經有三位靈識化形的高手,比起一般的宗派來要強很多,但是對上一些大宗派還是有些捉襟見肘。

    比如地宗,當年被清平道人擊傷的幾個人應該還有人在世,這么多年即便是修為不長進,也早應該恢復了傷勢,眼下的地宗最少有五位靈識化形高手。

    再比如九宮門,至少也有三位。前兩天他們在上江市惹上的盜墓團伙九星門至少也有五六位。這還不算一些寧遠不知道的。

    現如今寧遠之所以能仗著前輩的身份讓很多人客氣。很大的原因還是清平道人的余威尚在,清平道人仙逝還不到一年,九玄門有什么后手很多人都不清楚。

    別人寧遠不敢說,單單地宗。一旦了解了他們九玄門的底細,見了他就絕對不會再這么客氣。

    非常時刻,有時候也不得不結交一些朋友,即便是幫不上忙,關鍵時候搖旗吶喊助助威還是可以的。

    九宮門遠在南湖沙江市,和地宗也沒過多的交集,這也是寧遠選擇九宮門的原因。

    寧遠來到柯振國跟前,向柯振國微微一笑,一邊觀察著柯振國的氣色。一邊伸手給柯振國把脈,同時在柯振國的耳邊輕聲道:“柯先生身為外家高手,又是靈識入門的秘法高手,究竟是遇到了什么事,讓你受到了驚嚇。”

    柯振國原本還半閉著眼睛。聽到寧遠的話,眼睛猛然睜開,緊緊的盯著寧遠,臉上露出一絲驚色。

    “柯先生不用驚訝,我也是玄門中人,所以能感覺到柯先生的靈識波動,柯先生的各項化驗和檢查報告都沒什么問題,脈象也很平穩,甚至比一般人還要強勁,所以我猜測柯先生的病不是身體問題,而是心理原因造成的。”看到柯振國的目光,寧遠淡淡一笑,繼續低聲道。

    聽到寧遠說自己也是玄門中人,柯振國這才微微放松了警惕,低聲問道:“我這個情況你能治療?”

    “能不能治療還要看你遇到的是什么事情”寧遠淡淡一笑,松開了柯振國的手腕。

    寧遠已經聽譚東林說了柯振國的脈象,上前去自然不是為了檢查,就是為了和柯震東說話,確認一下自己的猜測,這樣才好治療,通過談話看來,寧遠已經可以確定柯振國確實是隱瞞了一些消息。

    “一定要知道是遇到了什么事情你才能治療?”柯振國輕聲問道。

    “你不說也可以,我已經有了些猜測,不過不敢確定罷了。”寧遠低聲說了一句,然后眉頭緊皺,裝著思考的樣子,緩緩的開口道:“我有一個辦法可以試一試,不過不敢保證一定有效。”

    寧遠的后一句話聲音已經放大恢復了正常,會議室的所有人都能聽得到。

    眾人聽寧遠說有辦法,都禁不住一驚,齊刷刷的看向寧遠有人不信,有人驚疑,也有人吃驚,真是神情各異。

    在場的這么多人唯一一個比較淡定的也就是譚東林了,他和寧遠打過幾次交道,知道寧遠的本事,寧遠對于治療這種疑難雜癥,奇病怪病總有奇思妙想。

    坐在柯振國邊上的李昌羽聽到寧遠的話先是一愣,然后露出一絲喜色,若寧遠真的有辦法,那可算是幫他解了圍了,要不然東海省眾多名醫云集,召開醫術交流會的會議現場,竟然治不好投資商的病,傳出去還不讓人笑話。

    一群醫生愣了一分鐘,才有人冷哼一聲道:“不自量力,你一個二十多歲的毛頭小子,竟然說有辦法,難道在坐的這么多醫生都是擺設不成?”

    寧遠順著聲音看去,一眼就看到滿臉不忿的同辛明,剛才這話也正是同辛明說的。

    發現又是同辛明,寧遠的臉色就變得有些不太好看,這個老頭,他在復海大學已經教訓過一次了,竟然還是不知悔改,而且一開口就拉上了在坐的眾多名醫,真可謂是其心可誅,這豈不是赤果果的給他拉仇恨嗎。

    “咳咳,同醫生這話說的可就有些過了。”

    寧遠還沒開口,劉謙程就咳嗽一聲道:“正所謂學無先后,達者為先,怎么能以年齡看人呢,這位小友既然有醫治的辦法,正好說出來讓我們學習一下,不知道介不介意。”

    這劉謙程不愧是一代大家,說話很是謙和,態度也非常不錯,為人不倨傲,真正應了那句有真才實學的人反而彬彬有禮,沒本事的人反而處處裝逼。

    “劉老說笑了,我自然不介意,天下杏林是一家,我也有很多東西要向各位前輩學習。”寧遠向劉謙程微微一笑道:“之前我先看了柯先生的檢查報告和化驗單,沒有絲毫問題,同時柯先生的脈象也沒有異常,所以我猜測柯先生的這種情況事實上是心理因素造成的,這就好比某種心理暗示,自己明明已經吃飽了,卻總是感覺到很餓。”

    寧遠這么一說,劉謙程當下眼睛一亮,含著笑點了點頭道:“不錯,言之有理,確實有這個可能,聽小友這么一說,我倒是瞬間茅塞頓來了。”

    除了劉謙程,同時也有不少人點頭表示贊成,畢竟在場的都是名醫,沒有幾個是庸才,剛才沒想到只是沒有往這個方面想罷了,寧遠這么一說,他們自然覺得有理。

    給人看病又不是瞎吹牛,自然是有據可循的,你說的話有沒有理,占卜站得住腳,自然不是你自己說了算的,大家心中都有判斷。

    見到不少人點頭,同辛明的臉色瞬間漲紅,一聲不吭的坐在那里生悶氣。同辛明的醫術自然也不算差,就是人品不怎么樣,剛才也是氣昏了頭,一味的針對寧遠,眼下卻騎虎難下,再一次丟了人了。

    在場的有一半人贊許,其他人也在沉吟,李昌羽臉上的笑容更是燦爛了不少。柯振國也急忙出聲問道:“不知道是什么辦法?”

    寧遠淡笑道:“口渴無非是缺水,能讓人心理上產生這種暗示的最大可能就是因為火,柯先生是不是前幾天遇到過一場大火,當時口干舌燥,心浮氣躁,后來又沒事了,過了兩三天才出現口渴不止,一直想喝水的情況?”

    “不錯,正是如此。”柯振國忙不迭點了點頭,寧遠說的這些雖然和他遇到的事情的不同,卻也差不多,有些類似,真正的原因他不能說,此時自然是極度的配合。

    聽到柯振國表態,同辛明差點沒氣得罵娘,既然有這么一回事,剛才劉謙程問的時候為什么不說,寧遠一說,你就承認,雖然劉謙程舉的例子不是這個,卻也是詢問的意思。

    同辛明心中罵娘,同時在場的不少人也都有些微詞,不過礙于柯振國的身份沒有吭聲,劉謙程也禁不住露出一絲苦笑。

    寧遠不理會其他人的表情,繼續道:“既然是因為大火造成的,那么可以用寒冰治療,柯先生可以給房子和住處放滿冰塊,凡是觸目可及的地方都放置寒冰,在這樣的環境呆上三五天,這個癥狀自然不藥而愈。”

    “妙,這個法子簡直妙不可言。”寧遠的話音落下,劉謙程就笑呵呵的道:“柯先生這個癥狀是因為大火導致心火淤積,各處放置寒冰,觸目一片冰涼,時間長了,心火自然熄滅,癥狀不藥而愈,妙啊。”

    ps:三更到,求月票支持,笑笑馬不停蹄的碼字,大家就不要藏私了。

    &nbsp

大乐透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