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玄門醫圣 > 第八十九章 何錫年

第八十九章 何錫年

    上午十一點,一架從北海省飛往東海省遼海市的航班在遼海機場降落,飛機停穩,頭等艙的艙門打開,一位年近六十歲的中年人邁步從飛機上緩步走下,中年人身后還跟了兩位四十歲左右的中年人。

    三人都是清一色的西裝,看上去氣質非凡,乍一看絕對是大企業的高管領導。

    當前一人身高一米七,身材微微有些消瘦,不過走下來卻步履穩健,腰桿筆直,特別是那一雙眼睛,瞳孔深邃,讓人看一眼就會禁不住深陷其中,這三人不是別人,當前一人正是如今山巒派的掌門人何錫年,另外兩人也都是山巒派的高手王元峰和甄碧龍。

    何錫年三人正是為了這一屆的東南鑒寶會而來,不過上江市沒有機場,三人也只能先到遼海市。

    三個人下了飛機,不遠處一輛黑色的奧迪車門打開,黎川河從車上下來,急忙迎了上去:“何師兄,王師弟,甄師弟。”

    “黎師弟!”

    看到黎川河的樣子,何錫年頓時臉色大變,一把扶住黎川河的胳膊,吃驚的道:“怎么才幾個月沒見,師弟就成了這個樣子?”

    眼下的黎川河比起兩天前是更加的憔悴,整個人消瘦了一圈,雖然這兩天他大門不出二門不邁,日子卻也不好過,睡著之后就是噩夢纏身,醒來吃飯也食之無味,其中辛酸,或許只有陳選民能夠明白。

    剛才來機場的一路上,黎川河是小心翼翼,上車之前還布置了陣法,就這還差點出事。

    聽到何錫年的關切,黎川河是長嘆一聲,苦澀道:“說來話長,何師兄,我們還是車上說吧。”

    “好。”何錫年點了點頭,和黎川河一起上了車之后才眉頭微皺道:“看黎師弟的樣子,有些陰煞纏身,是不是最近去過什么詭異的地方?”

    “不瞞何師兄,我這是中了轉陰纏煞。”黎川河苦笑道。

    “什么,轉陰纏煞?”何錫年驚呼一聲,臉上露出一絲怒容,冷聲道:“誰這么大的膽子,竟然不顧及我山巒派的臉面,對師弟使用轉陰纏煞,這是壓根不把我山巒派放在眼里。”

    “是九玄門。”黎川河道。

    “九玄門!”何錫年再次驚呼一聲,不過這一次他卻鎮定了不少,沉吟了好半天才道:“黎師弟招惹九玄門了?”

    “算是吧。”

    在何錫年面前,黎川河可不敢隱瞞,簡單的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道:“何師兄,上江市一直是我的地盤,我經營多年,才有如今的威望,寧遠初來乍到,我自然不甘心讓他分一杯羹,所以才”

    “師弟糊涂啊。”

    何錫年嘆息一聲道:“你和那個寧遠的事情暫且不說,可是你萬萬不該為了和他意氣之爭,對江家父子用玄門秘法,九玄門有監督玄門各派之責,你對江家父子用玄門術法,就是犯了玄門五戒,賀正勛對你出手,那也是占了大義的。”

    “這”

    黎川河臉色大變,他一直覺得九玄門式微,寧遠年輕,卻忽略了九玄門在江湖中的地位,自古以來,九玄門一直就有督查玄門各派的職責,地位超然,為江湖各派所忌憚。

    正因為有這個大義在,九玄門一脈始終占據著道德的制高點,即便是偶爾出手懲治玄門中人,也讓對方無話可說。

    聽何錫年這么一說,黎川河才猛然醒悟,自己對江家父子出手,確實了玄門五戒,這事情即便是放在東南鑒寶會上,他們山巒派也不占理。

    明白了這一點,黎川河原本僅剩下一絲的希望和淡定也完全消失了,急忙一把拉住何錫年的手哀求道:“何師兄,您一定要幫幫我啊,轉陰纏煞,除非賀正勛親自解除,要不然,江湖上幾乎沒人能救我。”

    “哼!”

    何錫年冷哼一聲道:“黎師弟,我當初千叮嚀萬囑咐,讓你在上江市不可招惹玄門同道,你卻去招惹九玄門,如今九玄門清平道人仙逝,正是敏感時刻,你這不是往槍口上撞是什么,難道你不知道殺雞儆猴?”

    黎川河臉色再次大變,顫顫巍巍的道:“何師兄,如今九玄門式弱,難道還真的敢貿然得罪我們山巒派?”

    “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清平道人雖然仙逝,但是很多江湖同道當年都受過他的大恩,自然不會不管九玄門,九玄門這個時候也需要找人立威,你這么撞上去,豈不是正好給了九玄門借口。”何錫年道。

    “何師兄,難道就沒有辦法了嗎?”黎川河是真的慌了,他畢竟初入秘法殿堂,懂得不多,被何錫年這么一說,他才真正明白九玄門的恐怖,真是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

    “先回上江市吧,我和你親自登門向寧遠道歉,只希望這位年輕的九玄門門主能夠給我幾分面子。”

    何錫年嘆了口氣,然后驟然臉色變冷,沉聲道:“不過,若是他不愿意就此放手,黎師弟,希望你知道該怎么做,這個時候,我山巒派可不想做出頭鳥。”

    聽著何錫年的話,黎川河的身子一個哆嗦,臉色慘白,何錫年這明顯是已經做好了拋棄他的準備,如果不可為,到時候何錫年絕對不會再為他說一句話。

    在黎川河心中,何錫年絕對算是當今江湖上有數的高手,身份地位都不菲,可是面對寧遠,還沒交手,何錫年卻已經做好了讓步的打算。

    人的名,樹的影,這句話果然不錯。

    這一刻黎川河才真正明白“九玄門”這三個字在江湖中的分量,即便是清平道人仙逝,九玄門也絕對不是他黎川河挑釁的起的。

    車子緩緩開動,黎川河的心卻一點一點往下沉,這幾天,他把最后的希望完全寄托在了何錫年身上,卻沒想到,何錫年給他的竟然是這么一個答案。

    黎川河不吭聲,何錫年也一言不發,何錫年原本的好心情也全部被黎川河帶來的消息弄沒了。

    別人或許不清楚,但是何錫年卻得到了消息,九玄門清平道人的三弟子姚鑫年很有可能會在這一次東南鑒寶會上現身。

    當年清平道人除了寧遠,總共收了三個弟子,大弟子唐宗強,二弟子賀正勛,三弟子姚鑫年,三人中姚鑫年最是低調,不過二十年前卻和形勢派的高手同北航斗法,年近三十歲的姚鑫年就顯露出了靈識內斂巔峰的實力,甚至半只腳已經踏進了靈識化形的境界。

    因為那一次斗法,大弟子唐宗強和二弟子賀正勛甚至也蓋不過姚鑫年的風頭。只可惜,二十五年前,先是唐宗強不知所蹤,十八年前姚鑫年也突然銷聲匿跡,九玄門也只剩下了賀正勛,姚鑫年失蹤的第三年,清平道人才收的寧遠,是四弟子。

    這一次東南鑒寶會,隱隱有傳言說姚鑫年會現身,不管這個謠言是否可靠,何錫年都不敢去賭,若是姚鑫年在世,如今也絕對是靈識化形的高手,再加上賀正勛,九玄門就有兩位靈識化形的高手坐鎮,雖然人丁稀少,卻絕對不可小覷。

    而且玄門高手斗法,境界只是一個方面,法器和術法傳承也很重要,九玄門傳承千年,自然不可能沒有一點底蘊,絕對不是后面這些后起門派可以比擬的。

    這一屆的東南鑒寶會,絕對是風起云涌,形式非常復雜,何錫年絕對不想把他們山巒派卷進去,真要到了關鍵時候,黎川河絕對要犧牲。

    PS:求收藏,求推薦。  

大乐透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