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玄門醫圣 > 第八十五章 徐啟發喜聞樂見

第八十五章 徐啟發喜聞樂見

    看到岑妮打電話,喬松臉上依舊掛著淡淡的微笑,好整以暇的看著,絲毫不為所動,他還就不信了,岑妮會真的來江月閣吃飯,今天晚上,徐啟發可是在江月閣招待貴客的,岑妮真要有這個能量,又何必下午的時候那么費勁呢,連徐總的面也見不到。

    岑妮打完電話,也不去搭理喬松,而是拉著岑云的手,靜靜的站在原地等著,岑云也明白自己姐姐被人刁難了,氣呼呼的看著喬松,臉上全是不忿,最里面輕聲嘟囔:“狗眼看人低。”

    喬松身為江林酒店的經理,素質也不是一般的好,越是大酒店,服務質量越好,他作為酒店領導,自然不會去和岑云計較,事實上若不是岑妮一開口就是什么江月閣,喬松還真不會這么刻意刁難她。

    大概過了三分鐘不到,不遠處的電梯門打來,寧遠和徐啟發一起從里面走了出來。看到走出來的寧遠,岑云的臉上頓時露出一絲笑容,很是興奮的跑了過去,嘴里面大喊:“寧遠哥哥。”

    “呵呵,不過一會兒沒見,不用這么熱情吧。”寧遠呵呵笑道。

    原本臉上掛著笑的喬松看到這一幕,笑意瞬間收斂了,心中咯噔一下,知道自己這次是真的攔錯人了。

    寧遠和徐啟發來到岑妮邊上,岑妮笑著向寧遠點了點頭招呼道:“還讓你下來接我,真是不好意思。”

    “妮姐說的哪里話,我下來接一下是應該的嘛。”寧遠呵呵笑道,說著話就招呼岑妮:“走吧,我們上去包間說。”

    “慢著。”

    徐啟發在邊上插言,臉上露出一絲嚴厲,看向邊上的喬松質問道:“怎么回事,是你攔著這兩位小姐的?”

    “徐總,對不起,是我,請您責罰。”

    喬松低著頭,很老實的說道,既然岑妮真的和徐啟發的朋友認識,那么無論什么原因,他都做錯了。

    “徐總?”

    岑妮一愣,吃驚的看向徐啟發,這才發覺和寧遠一起出來的這個中年人和她了解的資料上的徐氏集團總裁徐啟發很像。

    看到岑妮發愣,寧遠很是適時的介紹道:“妮姐,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就是上江市徐氏集團的總裁,徐啟發徐總。”

    “這兩位是我的朋友,這位岑妮,這位岑云,姐妹花。”寧遠和同時向徐啟發介紹道。

    “哈哈,很高興認識岑小姐,寧醫生的朋友就是我徐啟發的朋友。”徐啟發笑呵呵的伸出手去,向岑妮笑道。

    岑妮依然有些愕然,自己想盡辦法連預約也搞不到的徐氏集團總裁徐啟發,就這么簡單的見到了,而且對方還這么客氣的和自己握手。

    “岑小姐?”

    看到岑妮有些愣神,徐啟發還笑呵呵的叫了岑妮一聲,揚了揚自己伸出去的手。

    “哦,徐總您好,我是燕京長明軟件有限公司的銷售總監岑妮,很高興認識您。”回過神來的岑妮,急忙伸出手自我介紹道。

    “原來岑小姐是燕京長明公司的,年紀輕輕就是銷售總監,年輕有為的女強人啊。”徐啟發笑呵呵的說道。

    和岑妮姐妹握過手,徐啟發才重新回過頭去,看著喬松冷聲質問道:“怎么回事,為什么把岑小姐攔在下面,酒店就是這么服務顧客的嗎?”

    “徐總,岑小姐中午來過兩次,是代表長明公司洽談一個合同,我以為他是得知您在酒店吃飯,故意找上來的,這才”

    “哼。”徐啟發冷哼一聲,呵斥道:“既然有合同,為什么不第一時間告訴我,還私自做主,把岑小姐攔在下面,誰給你的膽子?”

    “徐總,我知錯了。”

    喬松低著頭,態度端正的道,自打徐啟發和寧遠出來和岑妮姐妹相認的時候,他就知道,這一次長明公司走了大運了,自然不會在這個時候和徐啟發頂嘴。

    岑妮能這么年輕就成為銷售總監,自然不笨,急忙道:“徐總,也不怪喬經理,也是我來的時候沒說清楚,這才讓喬經理誤會了。”

    “還不謝謝岑小姐。”徐啟發冷眼看著喬松道:“今天要不是岑小姐幫你說情,你就給我遞交辭職報告吧。”

    “謝謝岑小姐大人不記小人過。”喬松急忙向岑妮彎腰致謝,岑妮手忙腳亂的把喬松服了起來,心中是無限的感慨,眼神復雜的看了寧遠一眼。

    他們長明公司雖然是燕京的公司,不過規模和江氏集團根本不能比,這次若不是寧遠,別說喬松向他道歉了,她估計明天都見不到徐啟發的面。

    見到喬松道歉,徐啟發這才又笑著看向岑妮道:“岑小姐,都是下面人不懂事,讓你受委屈了,我們先上去,等會兒我再親自向你賠罪。”

    “不敢,不敢。”岑妮急忙擺手,幾個人這才一起進了電梯,向樓上走去。

    重新回到包間,幾人依次落座,徐啟發就開始點菜,坐下之后,岑妮的心跳又禁不住有些加速。

    原本她以為寧遠和徐啟發認識,也應該是徐啟發的晚輩之類的,可是進了包間,他才明白,徐啟發對寧遠不是一般的客氣。

    單單看看這個座次,坐在主位的竟然是她中午在火車站見過的,寧遠的二師兄賀正勛,徐啟發和寧遠兩人一左一右坐在賀正勛的兩邊。

    岑妮也算是久經陣仗,參加過的各種飯局多不勝數,自然明白飯桌上的講究,從這一點就能看出,徐啟發在這個包間,地位竟然不是最高的。

    涼菜上來之后,幾人就開始喝酒,這頓飯原本就是寧遠給二師兄賀正勛以及岑云的姐姐岑妮的接風宴,所以眾人先敬了賀正勛和岑妮一杯,之后徐啟發又專門敬了寧遠,一群人這才開始閑扯。

    整個飯桌可以說人群分成了三塊,徐啟發算是一波,他和寧遠是第一次正式接觸,有些話也不好說,岑妮和岑云寧遠也是今天才認識的,因此飯桌上的氣氛一開始有些不是很活躍,顯得有些尷尬,慢慢的才有了氣氛。

    幾個人稍微熟悉了之后,徐啟發才試探的向寧遠問道:“寧醫生,最近上江市有流言說江氏集團的分公司風水有問題,這個風水據說是您和古大師參與的。”

    “呵呵,徐總也聽說了?”

    寧遠呵呵一笑,端起酒杯喝了一口,笑吟吟的問道:“這件事徐總怎么看?”

    “如果我沒猜錯,應該是寧醫生您得罪什么人了吧,您在風水方面的本事我雖然沒見過,不過通過您的為人,我還是能猜得出,這種事您是做不來的。”徐啟發笑道。

    “呵呵,徐總倒是相信我,您就不怕改天我把您給坑了。”寧遠笑呵呵的道。

    “寧醫生可真會開玩笑啊,我還正說您要是有時間,幫我去看看新宅子的風水呢。”徐啟發笑道,顯得一點也不在意,反而有些好奇的道:“不知道這件事寧醫生打算怎么處理,如果我所料不差,這次搞鬼的應該是黎川河吧?”

    聽徐啟發這么一說,寧遠就知道徐啟發應該不是單純的說熱鬧,試探的問道:“徐總好像對黎川河有些不滿?”

    “也沒什么不滿,黎川河在上江市幾乎只手遮天,心有些太黑了,寧醫生要是有想法,我是很喜聞樂見的,或許還可以幫寧醫生一把。”徐啟發端起酒杯,向寧遠揚了一下,一語雙關的道。  

大乐透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