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玄門醫圣 > 第七十八章 貴客臨門?

第七十八章 貴客臨門?

    見到江泉林,明白了自己的意思,黎川河這才端起面前的茶杯,輕輕的喝了一口,臉上露出一絲得意之色,心中禁不住冷哼:“寧遠,和我斗,你小子還嫩了點。”

    不可否認,黎川河對寧遠和九玄門確實有些忌憚,畢竟九玄門傳承多年,很是神秘,當年清平道人在世的時候,更是留給江湖各派太多的傳說和震撼。

    不過面對寧遠低頭,黎川河還真有些不甘心,一方面,寧遠太過年輕,不過二十出頭,雖然在風水布局上有些門道,畢竟是個毛頭小子,黎川河不認為寧遠這么年輕就能摸到秘法殿堂的門檻。

    玄門風水,不入秘法,永遠也只是外門漢,很多神秘,很多奇妙手段都不可能施展的開,無論你的布局多么完美,堪輿多么精準,在秘法高手面前都是紙糊的老虎,不堪一擊。

    再者,黎川河在上江市多年,宛然已經成了上江市的太上皇,幾乎沒有什么人可以和他平分秋色,無論是上江市的三大豪門還是上江市的道上一哥,亦或者上江市的達官顯貴,哪一個見了他黎川河不是客客氣氣的。

    然而寧遠的到來,卻讓黎川河有了危機感,初來乍到就讓他吃了癟不說,還在江世豪面前掃了他的面子,可以預見,要是放任寧遠不管,有江世豪幫襯,不出一年,寧遠就會在上江市站穩腳跟,到時候,在風水堪輿這一行,他黎川河可就不是一言堂了。

    寧遠不是輩分高嗎,不是有能耐嗎?那么好,我不和你正面對著干,依然有的是人收拾你,找你的麻煩。

    江氏集團分公司接連出事,黎川河就不信江泉林不著急,有了江泉林出面,他就不信寧遠還能厚臉皮不低頭,九玄門又如何,在上江市的地界上,他黎川河才是老大。

    一切果然和黎川河預料的一樣,江泉林已經坐不住了,好戲即將開始。

    黎川河慢悠悠的喝著茶,靜等寧遠出丑,江泉林卻也沒閑著,吩咐下去之后十分鐘不到,江世豪就被他叫到了面前。

    看到江世豪過來,江泉林二話不說,直接冷聲吩咐道:“那個叫寧遠的你知道住什么地方嗎,馬上和我過去一趟。”

    “爸!”

    看著江泉林的臉色,江世豪用屁股也想得到老爺子這是打算去找寧遠的晦氣,急忙勸說道:“這兩次的事情都是意外,寧遠雖然年輕,卻是有真本事的,這件事我會調查清楚。”

    “哼!調查!”

    江泉林冷哼道:“公司連連出事,今天你爸我也差點栽在這里,這都是意外?如今分公司人心惶惶,你告訴我,這種環境,還怎么讓員工安心工作?”

    說著話,江泉林用手一指江世豪,語重心長的道:“老三啊,你辦事一向穩重,這一次怎么這么糊涂呢,一個二十歲出頭的毛頭小子,能有什么本事,你就這么信服他?”

    “爸,有些事我和您說不清,寧遠雖然年輕,卻是有真本事的,黎川河見了寧遠也要客客氣氣,這難道不能說明什么?”江世豪道。

    “這件事我已經聽黎大師說了,那個寧遠確實是出自名門,有些背景,然而即便是他再有背景,也不過二十歲出頭,太年輕了,除非他能叫來他的師門長輩,要不然,就必須同意讓黎大師重新調整風水。”

    江泉林說著話,看到江世豪張了張嘴,不等他開口,就大手一揮道:“你不用說了,這就和我親自去找一下那個寧遠,這次的事情由不得你做主。”

    見到老爺子心意已定,江世豪無奈的嘆了口氣,他是見識過寧遠的手段的,當時寧遠的那一指,他現在還記憶猶新,自然不認為這一切是公司風水的問題,而且他也不愿意老爺子這么找上門,萬一要是惹惱了寧遠,對他們江家來說,這可不是好事啊。

    可是,如今江家依然是老爺子當家,老爺子拿定主意的事情,他還沒有能力去改變。

    看著已經邁步向電梯口走去的老爺子,江世豪苦澀的搖了搖頭跟了上去,心中無限的祈禱,希望寧遠不要因為這件事怪怨他。

    江氏集團分公司大樓門口,三輛豪華的轎車早已經在門口等著了,江泉林和江世豪出了大門,就有人急忙拉開車門,護著兩人上了車,等兩人坐穩,車子這才緩緩開動,向上江市高區駛去。

    臨園小區,寧遠和譚東林賀正勛幾人閑聊了一陣,到了下午四點,在起身一起去了譚東林的住處幫譚東林看風水。

    這臨園小區一邊靠近連湖公園,周邊環境安靜,也算是一處不錯的地方,譚東林住的是一套三層公寓樓,風格和寧遠的公寓樓類似,都是五六十年代的建筑風格。

    一邊往進走,賀正勛就笑著道:“這處宅子的風水布局還算不錯,開門見綠,生趣盎然啊。”

    進了譚東林的大門,就是一個大院子,院子里面種滿了各種花花草草,確實給人一種生機盎然的景象。

    在風水布局中,大門處的講究一般也很多,有三不宜,分別是開門不能見灶,開門見灶,錢財多耗,灶房往往是火位,火氣沖人,對住宅很不利。

    第二是開門不能見廁,廁所一邊都是整個屋子晦氣和污穢之氣最終的地方,開門見廁,自然是福氣和財氣受損,進不得門。

    第三是不能開門見鏡,往往大多數人都喜歡在開門的大廳墻上掛一面大鏡子,覺得可以辟邪,其實是錯誤的,鏡子反光,辟邪的同時也會把宅子中的福氣和財氣全部反射出去。

    同時,開門也有三宜見,第一就是開門見紅,開門見紅也叫開門見喜,如果進了大門,就看到紅色的裝飾或者紅色的墻壁,自然給人一種喜氣騰騰的感覺。

    第二就是開門見綠,綠色生機盎然,而且可以凈化空氣,讓人心曠神怡。

    第三就是開門見畫,進門,入眼就是一副雅致的小品或者圖畫,往往能體現出宅主人的涵養,讓客人進門就會禮讓三分。

    譚東林不愧是研究過一些風水玄學,大門的中門的布置非常不錯,大門內是各種珍惜的植物花草,進了中門,主樓正廳,入眼就是一副山水畫,雖然不是真品,卻也讓人不免陶醉。

    “譚老的布局很不錯嘛,怪不得您老一直要拉著我來看風水,我看您這就是顯擺。”寧遠一邊打量著譚東林屋子里的布局,一邊笑著打趣道。

    “你小子,我這是真的虛心求教,可沒有顯擺的意思。”

    譚東林呵呵笑道,雖然他知道寧遠是和他開玩笑的,不過自己的布局能被寧遠夸贊,他也覺得倍有面子。

    寧遠和賀正勛在譚東林的帶領下,在整個屋子里轉悠了一圈。不得不說,譚東林在這方面也確實下了功夫,很多地方都布置的有板有眼,寧遠和賀正勛轉悠了一圈,基本上也沒怎么動,只是指點了一點小細節。

    其實第一次來的時候,雖然是晚上,寧遠也簡單的看了一下譚東林家中的布局,知道譚東林兩次邀請一方面是想學點東西,另一方面也是打算和他拉近關系。

    幾人轉悠了一圈出來,就看到三輛車從譚東林家門口駛過,緩緩的停在了寧遠的住處門口,車門打開,一位年近七旬的老人從車上走了下來,隨后江世豪也從另一邊下來,另外兩輛車上也陸陸續續的走下來四五個身穿西裝的青年。

    寧遠看到江世豪,就知道是誰來了,回頭向賀正勛和古風林笑道:“家里來了貴客了,我們也去迎接一下,免得別人說我們失禮。”

    說著話,他就當先一步,邁步向自己家門口走去。  

大乐透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