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玄門醫圣 > 第五十八章 巨蟒

第五十八章 巨蟒

    這邊的吵雜聲,很快就驚動了張馨月和陳軍氓,兩人得知有學生中毒,都嚇得不輕,急乎乎的跑了過來。

    特別是張馨月,看到兩位男同學的臉上明顯的黑色,差點沒急哭了,急忙向寧遠問道:“寧醫生,這是怎么回事,我們要不要叫救護車?”

    這時寧遠已經從行醫箱內拿出了一個瓷瓶,一邊往手中倒著藥丸,一邊道:“不礙事,水里有蛇毒,我來的時候就考慮到野外毒蛇比較多,準備了解毒丸。”

    說著話,寧遠就沖著邊上的學生喊道:“剛才喝水的全部過來領藥,一人一顆,沒喝水的不要湊熱鬧,這解藥本身也是**。”

    兩個臉色非常嚴重的男同學已經覺得自己有些頭暈了,急忙湊上前,寧遠給一人發了一顆,兩人忙不迭吞下去,其他喝過水的學生也都伸出手大喊:“給我一顆,給我一顆。”

    喝過水的也就七八個學生,還好人數不多,寧遠準備的藥丸也充裕,一人一顆,服用過之后沒多大會兒,臉色發黑的兩個學生就已經慢慢的恢復了正常。

    見到學生們果真沒什么大礙了,張馨月才松了口氣,連連向寧遠道謝,這次真是多虧了寧遠了,要不是寧遠,誰能想到山泉水里面竟然有毒,搞不好今天這些人全部要撂倒在這兒。

    學生們這時也都恢復了過來,一邊張羅著吃飯,一邊有人好奇的問寧遠:“寧醫生,那山泉水看著很清澈,怎么會有毒呢?”

    “應該是附近有一條毒蛇,無意中在山泉中喝水,幸虧毒素在山泉中已經被稀釋了,要不然,這會兒你們這些人可都要被送去醫院了。”

    寧遠一邊說著,一邊站起身向張馨月道:“張老師,這一塊的山泉應該經常有人喝,有毒也是這兩天的事情,我去看一看什么情況,免得有人不知情,不小心中毒了。”

    張馨月有些不想讓寧遠去,畢竟她是這一次的帶隊,無論誰出了事,都和她脫不了關系,可是寧遠說的也有理,她也只好點了點頭道:“你小心點,要是找不到原因就算了,我們可以給景區打個電話說一下,雖然這里不屬于景區,但是景區也要負責。”

    寧遠點了點頭,正要過去,劉東就咋呼著要跟著去,同時還有幾個膽大的學生都要跟著寧遠去看熱鬧,張馨月呵斥了幾句,見說不動,只好也跟著,一群十幾個人向山泉附近走去。

    這山泉說是山泉,其實也就是一條小溪,水是從后山的石頭上滲出來的,在下面沖擊了一條十幾公分寬的水流,水流也不深,兩三厘米左右,清澈無比,水流流出去大概十幾米左右,又順著石頭縫隙滲進了地下。

    邊上有上江市附近的學生出聲解釋道:“這一塊的山泉被稱之為滴水泉,據說已經好多年了,之前有上山砍柴或者打獵的口渴,都會來這一塊喝水,以前不遠處還有個龍王廟,修建景區的時候被拆除了。”

    寧遠點了點頭,看著眼前的小溪,仔細的打量著周圍的地形。

    這一片山勢環繞,有山泉滲出,由西而東,這山泉也算是貴格,我國地勢普遍西高東低,入水之口躲在西北,出水多在東南,風水以西為尊,出水口則以東南為吉,因此西來之水為吉水,往往通靈。

    自古山水為乾坤的兩大神奇,有山之龍,亦有水之龍,只看山不看水,那么看風水的人就算不上好的風水大師。

    山有行止,水分向背,尋龍點睛往往要即看山,又觀水,尋水勢看山脈。

    寧遠站在小溪前面,看著水流,望向山泉滲出的山石,一路直上,看到山泉滲出上方大概五十米左右的時候,他突然間瞳孔一縮,禁不住后退兩步,急聲道:“所有人全部退后。”

    大多數學生有些不明所以,劉東和歐陽莎莎兩人卻已經順著寧遠的目光看到了山壁上的東西,都禁不住大吃一驚。

    “退后,所有人都退后。”寧遠一邊緊緊的盯著山壁上的東西,一邊沉聲呵斥道,聲音很是急促。

    張馨月聽到寧遠的聲音,雖然有些不知所措,但是還是第一時間吩咐學生后退,就在學生后退的過程中,一位女學生不經意的順著寧遠的目光方向看了一眼,忍不住一聲驚叫:“蛇……好大一條蛇……”

    一邊喊著,她已經嚇得臉色煞白,雙腿一軟,癱坐在了地上,同時因為這一聲喊,好幾個同學也都看到了盤旋在山壁上的一條巨蛇。

    這條巨蛇通體灰色,灰色中還有些綠痕,盤在半山的石壁上,身上的顏色和周圍的山壁的顏色幾乎融為了一體,要是角度不對,還真不容易發現,即便是寧遠,也沒有第一時間發現。

    整條蛇因為彎彎曲曲的盤著看不清楚長度,不過成人腦袋般大小的頭,成人大腿般粗細的身子,以及一雙冰冷的大眼睛,無一不給人一種恐怖。

    一時間,前來看熱鬧的學生瞬間亂成了一團,膽小的直接就癱坐在了地上,膽大的撒腿就跑,張馨月也嚇得臉色煞白,身子顫抖,說不出一句話來。

    特別是剛才前來打水的兩個學生,衣衫早就被冷汗打濕了,他們怎么也沒想到,自己是在這么一個龐然大物面前打的水。

    眼前的這一條蛇已經不能稱之為蛇了,是真真正正的巨蟒,當之無愧的蛇王,這樣一條巨蟒,已經算是很罕見的了。

    現場這么多人,唯一鎮定的就只有寧遠劉東和歐陽莎莎了,即便是劉東也禁不住吞了吞口水,臉色也微微有些發白。

    “劉東,你和莎莎去幫助其他同學撤離,離得越遠越好,讓大家盡量保持鎮定,這么多人,這位老大一時間還不會貿然攻擊。”寧遠一邊戒備的盯著不遠處的巨蟒,一邊輕聲向劉東和歐陽莎莎吩咐道。

    說實話,寧遠這次也有些意外,他雖然猜到附近可能有一條毒蛇,卻沒想到竟然是這么大的塊頭。

    此時這條龐然大物已經被下面尖叫的學生驚醒,雙眼緊緊的盯著下面的人群,很是有些虎視眈眈的意思,不過卻沒有做出攻擊的姿勢。

    蛇這種動物,一般是不會去主動攻擊人的,除了抿食期,大多數情況都比較無害,寧遠猜測這條蛇可能才進食時間不長。

    不過縱然如此,他也不敢絲毫大意,畢竟眼前的巨蟒是不能用常理來判斷的,一旦對方兇性大發,那就是狂風暴雨,一般人根本無力抗衡。

    這么一條巨蟒,隨便一抽,碗口粗細的樹都能一下子抽倒,力道大的驚人,最主要的是,蛇最擅長的還是速度。

    寧遠從內心深處,是真不想和這么一條巨蛇對上,他真沒多大把握能收拾對方。

    不過,事情很顯然不會按著寧遠的思路進行,山泉這邊不少人大呼小叫,不遠處正在忙活著午飯的學生有不少聽到聲音,竟然跑了過來,一時間現場好不熱鬧。

    在這么一條巨蛇面前大呼小叫,后果其實已經可以預料,一直有些懶洋洋的巨蛇,或許是被下面的學生吵煩了,突然高高的揚起了腦袋,張開了血盆大口,長長的芯子吐出,發出一陣讓人心慌的“嘶嘶”聲。  

大乐透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