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玄門醫圣 > 第四十二章 江世豪出事

第四十二章 江世豪出事

    PS:求一下推薦票和收藏,同時也求一下夢想杯的票票。

    寧遠是真對這位女捕頭有些頭暈,雖說兩人沒什么利益的沖突,寧遠也不覺得自己就會去干那種傷天害理的事情,但是玄門畢竟有很多事情是見不得光的,和六扇門的人走得太近,總是不好。

    陳雨欣看到寧遠,眼睛微微一瞇,笑呵呵的道:“寧醫生,看你的樣子好像不喜歡見到我啊。”

    “怎么會呢,姐姐真會說笑。”寧遠擠出一絲熱情的微笑,色瞇瞇的道:“美女當前,我高興還來不及呢。”

    “是嗎?”陳雨欣上下打量著寧遠,露出一副我不信的表情,邁步來到寧遠面前道:“聽說昨天晚上馬寶成的幾個場子被人砸了,這事情寧醫生知道嗎?”

    “馬寶成?”寧遠露出一絲疑惑:“馬寶成是誰啊,很有名?”

    “寧醫生真不知道馬寶成是誰?”陳雨欣盯著寧遠,想要把寧遠看透。

    “我怎么可能知道,我才來上江市幾天,認識的人一個巴掌都能數的過來。”寧遠理所當然的道,說著話,他露出一絲奇怪的表情,不解的道:“姐姐,你一個打掃衛生的,管人家場子被砸不被砸干什么?”

    “呵呵。”陳雨欣輕聲一笑,笑罵道:“小滑頭,正式介紹一下,我是上江市高區分局的民警,陳雨欣。”

    說著話,陳雨欣向寧遠伸出手來,含笑著盯著寧遠。

    “呀!原來是警察姐姐,失敬,失敬。”寧遠急忙伸出雙手,握住陳雨欣白皙滑嫩的玉手,輕輕的搖了兩下。

    “好了,少給我打馬虎眼。”陳雨欣收回手道:“這次我來復海大學,是因為聽說學校鬧鬼,上面領導懷疑有人惡作劇,派我來偵察,不過卻沒什么頭緒,而且這兩天學校也恢復了平靜,看來對方是暫時收手了,我也該告辭了,臨走前來和小弟弟你道個別,到時候我可是會來找你學習功夫的哦。”

    寧遠原本聽到陳雨欣要走,心中還有些暢快,以后就不用經常見到這位女捕頭了,可是還沒等他高興起來,就聽到陳雨欣后半句話,差點沒嗆著,只能陪笑道:“隨時歡迎警察姐姐前來學習功夫,幫助警察姐姐是每個公民的義務。”

    “少給我貧嘴。”陳雨欣惡狠狠的瞪了寧遠一眼道:“別以為我不知道昨天馬寶成的事情是誰干的,你那叫擾亂社會治安,知道不?”

    還別說,此時的陳雨欣不再當臥底了,恢復了女警本色,倒是有那么一股子干練和氣勢。

    “呵呵,知道了,我以后一定克己守法,做一個良民。”寧遠堅定的點了點頭,保證道。

    “行了,我也不是來追究你責任的,只是提醒你一下,馬寶成不好惹,你帶著劉東幾個人砸了他的場子,他肯定不會善罷甘休,以后免不了找你們幾個人的麻煩,要是遇到什么困難,可以給我打電話。”

    說話間,陳雨欣遞了一個紙條過來:“上面是我的電話號碼。”

    “嗯,會的,謝謝警察姐姐。”寧遠點了點頭,此時他倒是有些小感動,這陳雨欣為人著實不錯,要不是她是警察,寧遠還真打算交她這個朋友。

    “哼,別得意,我給你電話號碼可不是讓你狐假虎威的,馬寶成要是不招惹你,你以后也最好別惹他,還有,再不要給我帶著學校的學生去打架了,要不然,我就把你抓進去。”陳雨欣叮囑道。

    “明白。”寧遠再次點了點頭,陳雨欣這才宛然一笑道:“好了,就這樣,我這就走了,這次來復海大學,能遇到你這么個有趣的小弟弟,也算不虛此行了。”

    說過話,陳雨欣就向寧遠擺了擺手,轉身向學校門口走去,只留下一個背影。

    看著陳雨欣的背影消失在視線中,寧遠拿著手中的紙條看了看,有心扔掉,想了想還是裝進了衣兜里面。

    回到醫務室,已經是十點半了,寧遠和齊瑞雪劉思雨閑扯了一陣,吃過午飯,又是百無聊賴的無聊。

    不得不說,在學校當校醫,特別是這種大學校,真的很清閑,雖然學校師生眾多,但是校醫看的都是小病,感冒發燒之類的,一天也就幾個人。

    復海大學在后勤方面的工作絕對做的很到位,無論是伙食還是其他的保障,都考慮的很充分,醫務室足足好幾個。

    寧遠的日子就在這種無聊中度過,每天按時下班回家,早上起來練拳,同時溫養法器,血麒麟在大二文學系的教學樓附近溫養了一個禮拜之后,教學樓周圍的煞氣已經消失殆盡。

    如今的血麒麟已經完全的煞氣內斂,晚上在大二文學系教學樓附近吸收煞氣,白天被寧遠帶在身邊溫養,這件煞器和寧遠已經有可些許的精神溝通。

    雖然教學樓附近的煞氣已經完全被血麒麟吸收,同時人為布置的陣法也因為煞氣消失而自行告破,但是寧遠卻不敢有絲毫的放松。

    他無意中破壞了別人的陣法,必然會引起對方的警覺,這位隱藏在黑暗中的秘法高手,比起馬寶成那條地頭蛇來,危險程度高了不止一籌。

    這一個禮拜,馬寶成那邊也沒有來找寧遠的麻煩,同時黎川河也一直沒有動靜,不過寧遠的心神這一段時間卻總是恍惚,很是有些風雨欲來的感覺。

    今天是禮拜六,寧遠工作以來的第一個休假,復海大學的校醫工作輕松,工作時間卻比較長,兩班倒,每天工作都在十二個小時,醫生每個月可以休息三天,護.士可以休息兩天,不知不覺,寧遠在復海大學上班已經十天了。

    早上五點半起來,寧遠依舊是去公園練了一套拳法,回到家中吃過早點,正躺在客廳的沙發看著新聞,門口就有腳步聲傳來。

    寧遠在家,一般不喜歡關門,大門總是敞開的,進來這人也很隨意,沒有敲門,徑直來到了客廳,能這么隨意的進寧遠屋子,整個上江市除了古風林剩下的就是譚東林。

    “呵呵,看到你的門開著,就猜到你今天休息,所以過來轉轉。”

    譚東林滿臉微笑,也不生分,徑自來到寧遠對面的沙發上坐下問道:“怎么樣,學校的工作還滿意嗎,要不要我幫你換個工作,市醫院的醫生比校醫要強很多。”

    “還是算了吧,我喜歡清閑。”寧遠笑著擺了擺手道:“譚老今天來不會就是教唆我換工作的吧?”

    “呵呵,你個油嘴滑舌的小子,答應幫我看布局呢,已經十多天了,什么時候過去啊。”譚東林笑罵道。

    “嘖,好不容易休個假。”寧遠砸吧砸吧嘴巴,站起身道:“這就過去看看吧,免得您老總是饒人清凈。”

    聽著寧遠的話,譚東林差點沒背過氣去,他饒人清凈,這話要是被其他人聽到,絕對驚的眼睛圓睜。

    不過譚東林也知道,寧遠就是個滑頭,伸手一指寧遠,哭笑不得的道:“你啊,就不知道尊老愛幼嗎?”

    “呵呵,尊老倒是知道,不過您老還年輕,再過個二三十年的,我再尊敬,到時候您的陰宅我包圓了。”寧遠笑呵呵的道。

    “你這是咒我早點死呢。”譚東林也不和寧遠扯皮了,和這小子說話,能把人氣死,干脆也站起身,和寧遠一起往外走。

    剛剛走到門口,一輛黑色的奧迪就緩緩的在門口停下,古風林打開車門走了下來,看到出來的寧遠和譚東林,點頭招呼道:“小師叔,譚老。”

    “古大師也來了。”譚東林笑著和古風林點了點頭笑道:“正好,我請了寧遠給我看布局,古大師也一塊過去吧。”

    “呵呵,有小師叔出馬,我可不敢賣弄。”古風林笑了笑,向寧遠招了招手,明顯有話要說,不方便讓譚東林知道。

    寧遠走過去,古風林這才湊在寧遠耳邊低聲道:“小師叔,江世豪出車禍了。”

    “江世豪出車禍了?”寧遠聞言一愣,正準備說管自己什么事,話沒出口,他就明白了其中的關節。

    江世豪的分公司前天剛剛裝修完畢,定在三天后掛牌,眼下卻突然出了車禍,這事明顯就是奔著他來的。

    要知道江世豪公司的風水布局,全部出自古風林的手筆,寧遠也曾經指點過,還擺放了蓮花杯,這公司還沒掛牌,老總就出了意外,豈不是證明風水布局出了問題?  

大乐透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