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一路向仙 > 第三百七十一章寶山

第三百七十一章寶山

    對于成群的妖獸,柳隨云的大衍千幻劍總是氣象萬千,劍雨如潮,但是現在出現在這位假丹魔修面前的景象卻不過是一把長達三丈的驚人巨劍而已。

    只有一把飛劍從而而降,這一劍重逾萬斤,勢如雷霆,竟是這位假丹期魔修平生見過最巨大的一把巨劍,至少有三丈高,勢不可擋,只是這位假丹魔修雖然被打了一個措手不及,全身狀況差到極限,但好歹也是準金丹期的大修士,甚至是遇到平時的柳隨云,憑借他比柳隨云高過至少五六個小境界的實力,絕對有機會輕松碾壓柳隨云,就是現在仍然有著殺手锏。

    他竟是把手中的魔刀往空中一扔,這把魔氣十足的妖刀見風就長,居然也變成了一把巨型妖刀,直接就同柳隨云的歸元如意劍撞上了,只是這一回他雖然擊退了柳隨云的攻擊,口中卻是一片血霧,顯然又吃了大虧。

    柳隨云卻是得勢不饒人,操縱著歸元如意劍幻劍出來的巨劍,接連不斷地落下,別看他現在只是筑基中期圓滿,但是憑借大衍千幻劍法,每一擊都有接近筑基大成期的水準,平時這位金丹魔修都要用心應付,何況是現在。

    只是柳隨云也覺得自己體力的靈力仿佛就在瞬間被抽空一般,若不是煉化了那位筑基中期魔修的氣血精華,柳隨云覺得自己揮動不了幾劍,即便現在這樣的巔峰狀況,柳隨云也感覺得到每一擊都要九牛二虎之力,而體內的氣血精華的補充速度已經跟不上靈力的驚人消耗。

    最多還有三劍之力!只是看到與自己歸元如意劍一次又一次碰撞的那把妖刀,柳隨云然后奮力操縱著歸元如意劍朝著對方攻去,與妖刀一次又一次硬碰硬,不給對方以任何喘息的機會。

    只是這個時候,金雕錦兒也出手,只見她接連扇動了幾次翅膀之后,口中突然噴出一個銀色的電球,雖然比不上閃電的驚人速度,但是這個精心準備已久的電球也有著極快的速度,甚至比柳隨云的歸元如意劍還要快上很多,直接就直接攻向了對面這位蝕骨真魔宗的假丹修士。

    這位假丹修士雖然還來得及反應,他身前一片血霧,顯然是要那位筑基中期魔修一樣血遁而走,甚至連那把與柳隨云歸元如意劍拼死一擊的妖刀都放棄了,只是這電球的速度實在過于驚人,他才開始施展血遁之內,這個手掌大小的電球就已經擊破血霧撞在了他的身上,接著在一片電網之中,柳隨云已經看到了一團焦炭。

    只是柳隨云立即操縱著歸元如意劍將這位筑基中期修士的腦袋直接斬下,一片血雨也代表著這一戰正式終結了!

    柳隨云才不相信一位連假丹都自爆的筑基修士,在被自己切下腦袋之后,還有什么逃生的辦法,他拍了拍錦兒的淡金色背部:“我們去找戰利品吧,哈哈哈,這一回是發達了!”

    確實是發達了,柳隨云在這位假丹魔修的身上收獲足夠多的戰利品,除了那把堪稱上品的妖刀之外,這件渾身是血的假丹修士隨身佩帶了不少好東西,象他脖子上的那串佛珠雖然還粘著血,但柳隨云一戴上,就感覺靈力的回復至少加快了三成。

    其余類近的好玩意還有不少,柳隨云擦去了上面的血跡,當即就給自己換裝起來,他的裝備是暴發戶式的,在筑基期中也算是怪胎。

    除了煌神星辰衣與歸元如意劍,還有荒岳真人相贈的儲物袋之外,柳隨云身上的其余裝備幾乎都是煉氣期水準的,只是他身上這三套靈器又都是金丹期都未必能夠裝備的好東西,總體而言,還是蓋過了普通的筑基修士。

    但是許多資深的筑基修士,雖然沒有柳隨云那樣的金丹期裝備,但是憑借全身靈器,還是能與柳隨云相提并論,這位假丹修士身上的裝備,總體而言不比柳隨云差上多少,所以雖然在激戰之中有些裝備已經毀損或是遺棄,現在柳隨云還是徹底換裝了半身裝備,至于有些用不著的靈器,柳隨云就直接扔進了自己的儲物袋。

    不過柳隨云很快就找到了自己最想要的儲物袋,與普通筑基期修士只能擁有一個兩尺見方的空間不同,這位假丹修士真是財大氣粗,居然擁有一個五尺見方的空間,里面裝載著他多年經營所保存下來的一切戰利品,柳隨云粗粗看了一遍,就知道為什么許多修士會喜歡殺人越貨。

    實在是太來靈石了,光是靈石就至少有三千枚之多,法寶、道書、秘籍、各類材料、丹藥一應俱全,分門別類地在儲物袋放置整齊,卻是便宜了柳隨云,柳隨云粗粗估計了一下,不算儲物袋,這里面的收藏至少價值兩萬靈石。

    兩萬靈石,整整兩萬靈石啊,柳隨云在天霧峰拼死拼活一年,也未必能賺到這個數字,何況還有這個儲物袋與身上的半身靈器,加起來恐怕都有三萬靈石。

    二師兄免去自己那一萬靈石的債務,柳隨云就跟著他到金晴谷拼死探寶,而這么打劫一個筑基修士的收獲,就讓柳隨云有著至少可以少奮斗一兩年,柳隨云估計著自己在接下去的交易大會中總算有說話的資格了。

    至于這位假丹修士本身,柳隨云也沒浪費,歸元如意劍一劍落下,柳隨云就將氣血魂魄用極元煌雷鍛神錄盡數煉化,直接補充這一場激戰造成的消耗,不過他很快就發現不僅僅是補充那么簡單。

    之前柳隨云是用極元煌雷鍛神錄強行提升到中期圓滿境界,這次出手卻是真正達到了中期圓滿境界,雖然這樣的進步難免有些后患,但是柳隨云已經顧不得那么多了,而且他在中期圓滿境界都前進了一大步,若不是筑基中期到筑基后期這一步太難達成,柳隨云現在就能直接突破筑基后期。

    即便如此,柳隨云還是感覺得到自己又達到了新的巔峰境界,現在施展大衍千幻劍法變得更輕松起來,而體力的氣血精華補充速度也會越快,在金晴谷自己也越安全。

    “大收獲,大收獲!”

    柳隨云滿意了,只是金雕錦兒卻不大滿意,她輕輕撞了撞柳隨云,表示在剛才的戰斗之中自己費了很多精力,現在肚子又餓了。

    這是晉階之后的正常現象,柳隨云對于錦兒最后發出的那個電球很滿意,雖然只有筑基中期與筑基初期之間的威力,但是速度實在太令人滿意了,戰前搏殺,錦兒突然噴出這么一個電球,絕對是克敵制勝的殺手锏。

    只是錦兒需要的血食從哪里解決?現在離開了大隊,柳隨云雖然有大衍千幻劍法,可是想要一次獲取大量的妖獸血肉卻是很危險的事情,只是看了一眼已經變成骨粉的倒霉魔修,柳隨云突然想到了主意:“錦兒,我們回去,我們回去!對了,你能不能稍稍飛高點,我們先找點高點的峰頭,觀察一下再說!”

    他突然想起來了,在蝕骨真魔宗布置萬骨千魂陰血陣的地方,似乎有著許許多多的妖獸尸體,蝕骨真魔宗可是出動了一位金丹修士、三位假丹修士加上十幾位實力強大的筑基修士,他們憑借著主場之利,給獸潮也造成了驚人的傷害。

    唯一的問題是現在那里是不是還殘留著大群的妖獸或是蝕骨真魔宗的修士,柳隨云覺得蝕骨真魔宗的修士倒不用怕,即便留下來也剩下半條命了,倒是如果有大隊的妖獸留在原地,那就是大麻煩了

    一個時辰之后,柳隨云帶著錦兒在晚霞之中歡呼雀躍地回到這片剛剛逃離幾個時辰的戰場:“都走了,倒是便宜我們家錦兒了!”

    原地連一只妖獸的影子都沒看到,似乎是二師兄那粉色藥水的效力已經消失了,妖獸應當是拼死追殺蝕骨真魔宗的修士去了。

    柳隨云到現在都不清楚陳星睿手上那調制出來的粉色藥水是什么,只是看到二師兄那肉痛的模樣,柳隨云就知道絕對不便宜,價值應當超過自己伏擊這名假丹修士的收獲,畢竟二師兄可以毫不含糊地免去了自己那萬把靈石的債務,卻對這藥水如此心痛。

    雖然許多妖獸的尸體已經血肉模糊,根本不能利用了,但是柳隨云還是找出了不少完整的妖獸殘骸,柳隨云知道錦兒有些挑食,當即只挑出筑基期妖獸以充當血食,只是在分割殘骸的時候,柳隨云卻突然發現了一座靈石山。

    “我操,這到處都是寶啊!”

    柳隨云雖然對于妖獸沒有多少認識,但是進入金晴谷之外,聽著陳星睿、杜陵松他們指指點點,也知道其中的門道,更不要說還參加了幾次大分贓。

    這些筑基期甚至是準金丹期的妖獸,除了血肉可以充當錦兒的食物之外,身上其余的部位,往往能在坊市上換成成把成把的靈石,唯一讓柳隨云有些煩惱的是,自己的儲物袋空間恐怕有些不夠了,他不得不感激地那位送寶上門的假丹修士,沒有他那個五尺見方的儲物袋,恐怕柳隨云都要哭死了了

    只是即便有了這個儲物袋之外,柳隨云覺得自己還是載不動這樣驚人的收獲,這明明是一座靈石山啊!

    這個時候,享受著血食的錦兒在夜光下朝著柳隨云發出了歡快的叫聲,她有新發現了。  

大乐透选号